墮落聖徒行歌 之二十三

堅苦卓絕的冥道,需要靠小團體緊密結合求生存,所以領著若干村落控制權的公會出現了,互相爭奪資源和領土的公會戰也隨之應運而生。

但除了人禍(公會戰),還有天災。

雖然說地獄之歌被宣傳部硬扭向一個十八禁的方向,但是核心的遊戲設計和程式部還是很嚴謹的試圖重現原始設定。所以公會的部份設計的很精緻,「天災」若不地震豪雨之類的玩家大約搞不定,恐怕早就弄出來了。

【Google★廣告贊助】

最後遺留下來又特別有特色的,就是「怪物攻城」。

陽關會長雖然覺得挺倒楣,此刻的他還老神在在。怪物攻城乍聽很可怕,的確偶爾會有神級boss屠城…但機率非常非常的低,觸發點更是非常困難--公會裡所有人罪惡值超過一千點。

之前天下制霸剛成立的時候遭遇過一次,後來大家都建城了,吸收了生活技能玩家。那些搞生產的不太可能染上罪惡值…想染也沒那武力。

所以後來怪物攻城反而成了刷聲望的好時機,任務加上打怪,往往撐住沒城破的公會,實力都會上了一大階。

只是,他很快就知道,這次的「怪物攻城」,沒有那麼簡單。

沒有常見的鋪天蓋地的小怪,滿身是寶的高大頭目。只有五個孤零零的人站在城外,交頭接耳。

「我再說一次哈,」更逍遙凝重了,「所有AE技能,全面禁用。別說我沒提醒…誰用了誰提頭去見頭兒。」

「你這是廢我武功啊!」聖喬治很不滿,「不AE我的dps會很低…」

更逍遙翻白眼,「兄弟,別人不知道,難道我還不知道你的實力?別亂了,咱們誰不會AE?若一人一片跟地圖武器大絕有什麼兩樣?鋪開來這城就是一片白地,城之不存,寶庫焉附?」

「對喔,寶庫。」聖喬治凜然,「謝了兄弟,還好有你提醒啊。」

灰燼和風胥畢竟厚道,低頭仔細整理補給,但娃娃很不厚道的用眼神無限鄙夷。

「溫柔點,悠著點…」更逍遙繼續囉唆,向來言語簡潔沈默的黯淡都受不了了,「時間寶貴。」

「間隔間隔,呼叫黯淡呼叫黯淡…」更逍遙一本正經的在組隊頻道呼喚潛藏得很遠的黯淡,她的回答更簡潔有力了…一顆擦過更逍遙耳際的子彈。

這顆強而有力的子彈治療了更逍遙的唐僧狀態,更準確的奔向剛跑出城門撈聲望和經驗值的會眾。可憐是個皮薄餡美的刺客,要害攻擊三倍傷害,一槍飆血,來得快去得更快,一陣白光回城裡的靈魂熔爐報到了。

陽關公會轟動了。

「是冥殿嗎?是嗎?」會長抓著會裡等級最高的盜賊猛問,鑑定了老半天也不講話。

「不是。」盜賊揮汗,「但是只看得出他們等級在一百以上,銀邊精英,其他鑑定不出來。」

銀邊精英!會長的瞳孔放大了,鼻孔也跟著放大了。

以前這種銀邊精英都在鋪天蓋地的小怪潮中,只能乾流口水,別想打得著…清不到那邊啊!現在卻一個小弟也不帶,大搖大擺的在城門口等著他們推。

「把所有人都叫回來!快快快,組織五團把boss切割開來!先殺補血的!」會長在公會頻道大吼。

但是他不知道,這五個(事實上是六個)「boss」,正是冥殿勢力冥道主麾下直屬侍從。只是惹惱了冥道主,後果很嚴重。陽關公會幾乎把華雪所有客服專線打爆,污言穢語的告黑狀。

一點都不檢討自己挑戰冥道主權威,膽敢陰他屬下的狂悖!

所以冥道主賜了六個能夠隱藏姓名組織容貌的面具,反陰陽關公會一把。

「喂喂?黯淡,」靠著間諜衛星飛劍,更逍遙充當耳目,「他們會長出現了…」

話還沒說完,那個威風凜凜的會長,眉間噴出血泉,前面看只是個彈孔,後腦勺那是模糊一片,在他後面的會眾慘叫連連,幸好很快就化成白光,不然那些目睹慘狀的人得去看心理醫生了。

「收到。」黯淡說。

眾人都安靜了下來。太猛了,這小姐。

但是輸人不輸陣,輸陣就難看面啊!

於是根本不用人分割包圍,不管穿鎧甲皮甲布衣,更逍遙聖喬治和娃娃,就像三台脫軌的自強號衝進玩家堆裡,開始大砍大殺了。

灰燼抓著聖經,恨不得拋出去扔在他們腦袋上。可惜聖經不是投擲武器。

「靠!」她悲淚了,「你們以為我的施法範圍覆蓋全冥道嗎?為什麼每次都這樣!」

風胥嘆了口氣,很斯文簡潔的抹了偷偷摸過來的刺客脖子。

真是一群傻瓜。真的想要砍砍殺殺,其實灰燼身邊最有機會,高手才會來這兒,打起來才痛快。

這些傢伙…太不懂殺人的藝術和真諦了。他輕輕搖了搖頭。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