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二十四

陽關會長又一次從靈魂熔爐跑向大門口,怒髮衝冠。

第四次,第四次了!

他身為一個大公會的會長,在城門口督戰是義務也是榮耀…但他只短短的榮耀了幾秒鐘…最長十秒,短的一出城門就被秒了。

【Google★廣告贊助】

沒錯,他不是血牛…但好歹他也是僅次血牛的狂鬥士啊!身邊圍滿了坦克奶媽,但那個不知道在哪的狙擊手還是抬手說秒就秒,真要把他氣昏了。

失去理智的陽關會長,將他最精銳的小隊派出去圍獵那個不長眼的狙擊手。這個時候,他還以為是有仇的公會趁火打劫,派個槍法很好的弓箭手擔任狙擊手,干擾他們吃掉這五個銀邊精英。

因為他從來沒聽說過哪個boss是使槍的。更沒想到他會跟門口那五個已成圍獵之勢的銀邊精英是一伙的。

當然,後來證明,他錯得厲害,不過「千金難買早知道,萬金難挽沒想到」。人生就是這麼無奈悲慘,就算遊戲也一樣。

精銳小隊終究不負虛名,在會長再次捨身後,他們鎖定了公會城附近的小山丘。地勢高,但山勢平緩,半山腰才開始出現灌木,越往高處樹木越高大,非常反常。

他們也不是成隊形非常囂張小白的衝上山,而是趁著混戰若無其事的化整為零,悄悄的摸上山。

精銳小隊的隊長是個全敏弓箭手,曾經是職業軍人,還是特戰隊的。退伍後年紀還不大,但適應不了社會,最後落得跟道上兄弟混的下場。

不過在地獄之歌,他卻如魚得水,統率著陽關公會的所有盜賊和弓箭手。在三公會勾結對冥道主侍從下黑手唯一有斬獲的,就是他的小隊。雖然從實習死神偷到的不過是件紫裝飾品,但證明了思路無誤,雄圖霸業能爆光狂熱聖騎,實在他的謀略要記上一功。

他是第一個追查到蹤跡的人,神情卻凝重起來。這是個行家。而且還是個很行的行家。

蹤跡那樣隱諱細密,打一槍就換個狙擊點,整理的毫無影蹤。若不是他在軍中相當優秀,恐怕也看不出來。

握緊了十字弓,他的瞳孔爆出精光,異常興奮,卻也更為冷靜。

他暗暗的指揮幾個法師盲燒樹林,打草驚蛇一番。因為他需要先鎖定狙擊手的位置。

果然,狙擊手把餌吞了下去,槍火雖然細微,但在昏暗的樹林異常扎眼。在她狙殺三個法師之後,隊長貓著腰,將現實的技巧和虛擬的技能融合得天衣無縫,巧妙異常的潛行過去,正好看到灌木叢露出一截黝黑的槍管,若不是他有鷹眼這樣的被動技能,一定不會察覺到。

M200狙擊步槍。理想狀況下可以對兩千米距離的人體頭部進行無修正射擊。當然,他知道這是遊戲…擬真極高的全息遊戲。但看到這把大兇器靜靜的藏在這兒,他還是恍惚了一下,強烈的渴望湧了上來。

所以他的十字弓稍稍避開了要害,決定生擒。

能乖乖交出來便罷,不然也能逼問槍械圖紙的下落。若是太死硬就殺到爆。兇狠的神情一掠即過,箭如流光的疾射入灌木叢…卻沒聽到慘叫。

他的反應很快,翻身就要滾動,卻沒滾成…因為他的頸椎挨了重重一腳,被踩在地上,槍聲轟然咆哮。

「絕版手槍,雷電。Thunder.50。」化成白光之際,狙擊手終於開口,居然是女人的聲音。

在他丟出誘餌的時候,他卻沒想到,自己成了人家真正的餌食。

這位隊長的推測很正確,黯淡的確是行家--她原本就出身軍校,雖然後來成了軍火設計工程師,但那也是她從軍多年後的事情了。

她是個真正的軍事迷,不是躲在實驗室裡吹冷氣玩數據的那種。她堅持軍火就是要使用的,沒有在第一線使用過所有的設計都毫無意義。所以她參與過很多特訓,致力於國產武器的改良製造。

在她得病之前,她對生活真是滿意到不能再滿意,唯一的遺憾是,她是個女性,在軍中這環境註定無法得到重視和更多的支持。

這場病幾乎摧毀了她。直到虛擬實際治療計畫才挽救了殘餘的部份。但她還是很高興,很感恩。對管轄著她的npc冥道主充滿了尊敬。

若是冥道主肯讓她研究原子或核子相關科技,她都願意親吻他的鞋子了…可惜冥道主不願意。

這真是最美中不足的地方。逼得她改用魔法能量極度壓縮後充當動能。可這實在太不穩定了…比硝化甘油還不穩定,讓她非常煩惱。

但現在,真正煩惱的是陽關精銳小隊,煩惱得抓狂了。

隊長被轟回城裡的靈魂熔爐。巨大的槍聲咆哮得像是打雷,所有的人都愣住,立刻衝往案發現場。

遠遠的,疏落的灌木叢中,一個穿著迷彩裝的瘦削小個子,扛著一把半自動滑膛槍,正準備衝入樹林中。

「…那是M3,對嗎?」追擊的某個盜賊,吞了口口水。

很快的,就有人用肉體回答這問題。一個疾行攔截她的刺客,用糜爛半個腦袋的代價,讓他們知道這就是暴力異常的霰彈槍。看槍口揚得老高,那個後座力實在不敢想像…

刺客和盜賊止步,一個盾戰吼著衝鋒上去,用盾牌護住頭胸要害,果然暴力歸暴力,穿透不足,只是把盾牌打了個沙花。

「戰士上前!」副隊長吼,「聽口令衝鋒!」

霰彈槍什麼都好,就是填彈麻煩。讓戰士將她堵住,失去機動力的弓箭手比法師還不如。

這個時候,他們還認為黯淡是狗屎運上達天聽的弓箭手,才會擁有這樣的大殺器。

坦白說,陽關精銳小隊應變得很快,也的確戰鬥素質與紀律性非常高。黯淡默默想著。結果來遊戲打打殺殺,真是種人才上的浪費啊…

戰士沈重步伐快速如電的逼近,讓大地都隆隆作響。就在即將得手的那一刻…一聲沈悶的槍鳴,將草地射出一個坑,碎草和泥塊飛揚,藉著巨大的後座力,黯淡居然滯空了。

甩槍填彈轉轟某個戰士的盾牌,再次滯空後倒飛出去,她已經在樹林邊緣。

事實上,這不是M3,而是黯淡改良失敗的霰彈槍。她想解決霰彈槍射程太短的問題,射程是延長了,後座力卻大到讓她肩骨骨折。最後她卯起來死磕,將所有屬性都填在力量上,才勉強能夠駕馭這把猛獸似的霰彈槍。更誤打誤撞的利用了強大後座力,弄出這招「飛射」。

埋伏在樹林邊緣的戰士衝向無暇填彈的她,她卻斜走小退,趁戰士飛躍即將衝鋒的那一刻,把霰彈槍使得像楊家槍,將沈重的戰士挑得浮空後猛刺。

當然沒有槍頭無法造成真正的穿刺傷,但那個戰士覺得自己的腰像是被火車撞上,控制不住的摔飛出去,這一刺一摔,居然讓全防戰士爬不起來,陷入重度暈眩效果。

腎擊?不是吧大姊!妳是弓箭手又不是刺客盜賊,怎麼打人腰子還能打出暈眩?

最後黯淡滾入樹林中,失去蹤影。陽關精銳小隊非常不明智的追入樹林中…然後一個個消失成白光,最後都在公會城靈魂熔爐相聚,一個也沒少。

黯淡將狙擊手的恐怖演繹得淋漓盡致,死於她手裡的人實在遠不如其他夥伴。但重創敵方士氣的程度,卻是其他夥伴望塵莫及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