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二十五

陽關公會會長憤怒得要冒煙了。

死回來的精銳一個個精神委靡、神情呆滯,連他最器重的隊長都滿眼迷茫的望著天空,「雷電,雷電…雷電停產了啊,不應該啊…那是傳說中的手槍…」

他怒吼了半天,這群高手不但枯萎,而且眼淚汪汪的告訴他,那個狙擊手是高手中的高手,瞧一眼就會失去戰鬥意志。

【Google★廣告贊助】

如果照他們的描述,黯淡應該是FBI、KGB和GSG聯手特訓出來的女殺手008,附帶生化機械眼,瞪人都會死的那種。

當然我們知道,事實不是那麼回事。

只是她的表現實在太離譜,太打擊人了,自己小隊士氣受到重創,再起不能,也得要有個說法。結果就是讓已經死得很累的會眾,士氣筆直下降到地平線以下。

會長憤怒、狂怒、震怒了。

雖然想推倒那五個boss看起來難度有點大,不停的有人死回來。但拓荒哪有不死人的?!更何況就他看來,希望很大…因為這些boss的血不多,要不是當中那個補師太奶了,回血光環太卑鄙了,不然只是有點困難而已嘛!

畢竟這些銀邊精英都沒有大招!有的還規規矩矩的一個個普攻…上哪找這麼親和又親自送到家門口的boss!

偏偏就不知道哪個混帳公會什麼時候不好尋仇,偏偏買了個殺手現在來搗蛋!

大怒的會長衝向城門…上面的城樓,氣勢萬鈞的怒吼,「我X妳祖宗十八代,臭婊子…」

這次他活得久一點,活了一分鐘。人家黯淡總是要找適合的狙擊點不是?這一分鐘更逍遙很盡責的轉播會長的精彩國罵…

只見一顆發出尖銳破空聲的子彈迎面而來…但被城市守護符文陣擋住了。嚇得差點失禁的會長愣了一下,又復狂喜,非常王霸之氣,「小賤人,我看妳還有什麼招!我XX妳OO…」

他罵戰沒兩句,只見子彈接踵而來,還沒搞清楚狀況,又是一槍飆血,化成白光恨歸靈魂熔爐。

毫無意外又非常悲情。

更逍遙寒了寒。擁有間諜衛星飛劍的他,不像死得不明不白的會長。城市守護符文陣就是個大能量罩。重複打擊同個點就會讓能量稀薄不足防護。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可是極度困難。

要知道,黯淡距離這兒將近兩公里。她這個可以扛兩把機槍的純力量狙擊手,敏捷一點也沒有點,屬性的命中低下,完全得不到系統的輔助,而是她個人現實完整實力的體現。

黯淡保持她冷靜寡言的風格,「目標已over。待機中。」

這次更逍遙不敢扮唐僧了。而陽關會長終於被搞哭了。「…大姊!妳有這槍法為什麼不去奧運會拿金牌,跑來折騰我們玩兒…」那真是一整個慘。

陽關公會在「怪物攻城」兩個小時後,所有的人幾乎都死了一遍以上。主要的精英團更是死了不計其數。

人人眼神呆滯,士氣極度低下。

還別說,遊戲死亡不痛不癢是吧?但面對不可戰勝的敵人,死個幾次就會從憤怒漸漸往沮喪和絕望走去。boss沒大招是吧?那個回血光環每秒跳上千的,要多強大的dps才能滅一個?可人家普攻捅兩下死一個啊!

好不容易看到希望,血量不足25%了。可人家的boss補師手一抬…嘿!滿血了!還打屁啊!?

你說殺補師?廢話,誰不知道殺補師?可補師身邊有個能破隱的boss刺客啊!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宰一雙。公會精英盜賊和刺客那個前仆後繼啊…血淚交織得多慘。

好吧,刺客boss都普攻沒錯,但架不住人家動作快,一手抹脖子一手插太陽穴,乾淨俐落。逼得很高手氣質千山我獨行的盜賊刺客得圍毆,人家玩兒似的一一打發,死得那個慘狀淒涼…

控場?不控場還能有全屍,出手控場的讓人庖丁解牛了。像是有深仇大恨似的,逃都逃不掉你說這怎麼回事,控場技還附加三倍仇恨值的,這怎麼算的?

等好不容易纏住了boss刺客…人家boss補師不是善類啊!你看過拿書砸人能一砸上千血的補師麼?更不要說那個跟boss狼狽為奸的狙擊手,時不時打黑槍,天地不仁啊!

換人吧,那個穿布衣的小姑娘好像比較好欺負…你見鬼吧!看到人家的死神鐮刀沒有?人家普攻就是一揮一百八十度,扇型中招,血那是嘩啦啦的掉,還斷手折腳飛肉片。前後揮兩下,嘿,那就是絞肉機。

布衣都打不動了,還想撬橫衝直撞的鐵皮罐頭?不撞死就是組上積德了。那個穿皮甲充大俠的更萬惡,東捅西戳,如鬼似魅,把圍著他的人都搞半殘了,陰險的朝人臉扔火符…死得太冤了,為什麼一張輕飄飄的紙能打人一半血?!太不講理了!

但真正讓陽關公會絕望到火速回城防守,不再奢望打boss的,卻是那個拿聖經砸人的補師。

追得氣喘吁吁淚流滿面的灰燼,絕望的看著遠在她施法範圍外的三個同僚,而且他們的血都挺危險的。這個危急的時刻,風胥讓幾個身手很好的刺客纏住了,沒辦法護著她向前。一個死皮賴臉的防戰扔了盾,抱著她大腿,誓死要拖住她。

她真是欲哭無淚,血牛又不是聖經可以輕易砸死的,而且死了一個血牛,還有千千萬萬個血牛。這個人海戰術實在太無賴。

束手無策了,她一頓橡木杖,施展了一個冷卻時間非常長的補血大招,「慈悲泉湧」。

半空中出現了柔和的光亮…一個虛幻的湧泉出現,宛如細雨般覆蓋了整個戰場。

所有同僚的血一整個突飛猛進,幾乎要腦充血了。但是陽關公會會眾的血,卻稀哩嘩啦一洩千里。

那飄飄盪盪宛如黃金春雨的「雨滴」,對他們這些神聖或中立屬性的侍從來說,是大補;對冥道原生物包括玩家來說,是比硫酸還可怕的大凶。

對血條的傷害還遠不如視覺和心理上的傷害…看著自己的身體冒泡泡蝕肉出骨頭誰不慘叫啊?

陽關公會大敗退,有的離城門太遠的乾脆自殺回城,省得繼續受這種折磨。

還沒殺過癮的更逍遙砸砸嘴,「不是說禁用地圖武器嗎?不是我說妳啊灰燼…」

「閉嘴!」憤怒到出離的灰燼吼了,「你們這三台脫軌的自強號!不這樣誰補得到!!」

老實人生氣最可怕,尤其是老實的女孩,更可怕。

連仇女最深的聖喬治都不敢多話,忿忿的踢了一腳城門。結果這一腳,讓城門冒出個「-2000」。

「哎呀,」聖喬治感嘆了,「他們家城門偷工減料是吧?怎麼這麼軟啊。」

心驚膽戰躲在城門另一頭的會眾悲淚了。這群守城門口的,正好是維修前挑戰過冥宮大門的倒楣鬼。

誰家的城門能跟冥宮一樣,堅固耐用還會閃躲招架的。boss這話多欺負人你說…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