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二十六

陽關公會會長滿面滄桑的站在被打劫一空的公會寶庫前,髮絲在淒涼的風中非常凌亂。

當五個boss只憑普攻破了大門、符文陣和六個箭塔後,陽關公會已經提不起任何鬥志了。所有的人死氣沈沈的待在議事大廳,唯一慌亂的時候是boss跑進來破壞靈魂熔爐…堅強點的還能走避,不堅強的立刻果斷下線了。

【Google★廣告贊助】

靈魂熔爐被毀,這些明顯AI其高無比的boss,非常人性化的洗劫了公會寶庫,還很不厚道的批評寶庫裡的裝備太差,辜負「寶庫」這樣的美名。

怪物攻城任務,自然是失敗了。為此,公會等級倒退一級,損失了一半的領地。因為寶庫被洗劫一空,當然金幣也沒了…

在黑市金幣幣值節節高漲的此時,陽關的損失難以計算。

更糟糕的是,自從地獄之歌開放公會系統以來,怪物攻城被攻陷的公會實在很少…除了一開始不熟悉公會規則,之後只有實力很弱的小公會才會被攻進城內,但被打破靈魂熔爐的絕無僅有。

陽關公會真是首開先例…對於一個三巨首之一的大公會來說,實在是太丟臉了。

會長最後沮喪的下線,把所有核心成員踢起來開會。

一個年輕的小夥子皺眉,「照我說,那張大單就不該接。」他是陽關的軍師,但這次的怪物攻城向來足智多謀的他也沒輒。

「這次怪物攻城和那張大單有什麼關係…」會長反應過來,跳起來大罵,「靠!被華雪耍了!居然派那六個半npc偽裝什麼怪物攻城…我非告他們不可!」

…混黑社會還想走法律途徑…陽關果然很沒落了。在座的核心會員悽愴的想。

「證據在哪?」軍師冷冰冰的說,「那五個『怪物』只顯示了名字和大約等級,其他都是問號。」

會長張了張嘴,憋得滿臉通紅。沒錯,而且名字很令人無言。那五個boss的名字非常簡潔,分別是「騎士」、「道師」、「死亡守護者」、「癒師」、「刺客」。

「…那也不一定是他們。」會長嘴硬,「最少沒見到他們發同樣的大招。」

「武器符合啊。」軍師有點怒了。

「那些武器誰不會有?又不罕見!」會長決定嘴硬到底。

「那繼續去找冥道主侍從暴裝備好了!」軍師揚高聲音,「只是不知道誰暴誰…搞不好就直接暴公會!大單雖然好,但也得有命賺啊!現在我們連個毛球都沒看到,倒是賠掉大半個家當了!一開始我就說不要接這單…」

「你現在說有什麼用!馬後砲!」

「我之前沒有說嗎?豬玀!」

「你是會長我是會長?」

「你是會長!你是豬玀會長…」

於是這場爭論依舊用拳頭做了個結尾,鼻青臉腫的會長和軍師終於被架開來,用了不少精闢國罵平撫了怒氣,才能夠討論後續。

他們懷疑,卻不能舉證。丟了這麼大的臉,又不敢去論壇興風作浪…只是平白被嘲笑,雖然他們真的不是找理由。

說起來,現在心底滿是悔意。甚至要不要繼續和冥道主對著幹,都有點動搖了。

他們對地獄之歌,就是很單純的認為是個遊戲,能賺很多錢的遊戲。幾乎是變相的被清出罪惡之城,人人心裡滿是怨忿。雖然說後來發展得也不錯,但遠遠不如預期…荒野中的公會城與罪惡之城一比,簡直是個破落小村莊,哪比得上罪惡之城滿地黃金。

陽關的心本來也沒很大,只要控制罪惡之城幾條街道就好…也沒打算很血腥,殺雞取卵不是高明黑道的手段。

收收保護費,弄幾個私娼寮,擺上兩個賭場…就可以輕鬆的賺進大把的錢。他們自認還是很愛好和平的道上兄弟。

但冥道主這可惡的npc,把他們的路都堵實了。逼得他們得這麼辛苦的經營公會,雖說不逾溫飽,但是今天做任務,明天接客戶開G團…這根本就是打金工作室嘛!他們道上兄弟的風骨都蕩然無存了!

所以天下制霸來找他們變換陣營,密謀推翻暴政時,陽關上下毫不猶豫的上了。因為尸皇給的任務說得明明白白,若是幫助尸皇推翻冥道主,就解除罪惡之城的安全區,並且把東區劃給陽關當領地。

也就是說,東區所有商店,不管npc還是玩家開的,都會自動繳納保護費,還不用人手去催繳!而這保護費的多寡,是他們陽關決定的!

而且,別說私娼寮了,想開夜總會、賭城,也都是他們說了算!

尸皇對他們的要求,只是壯大自己實力,盡量把玩家都拉過來轉變陣營,待時機成熟,跟著npc起義大軍一起衝就是了。多好的買賣!多優良的公會任務!

在利益之前,原本打得你死我活的三大公會瞬間和平了。也是在這種和睦親善的氣氛下,宏圖霸業發出來的大單,他們才會合謀準備拿下…因為看起來很簡單。

冥道主侍從的半npc身分,並不是什麼祕密。早期侍從數量還不少時,就頻頻在論壇抱怨。

玩遊戲圖什麼呢?不就是圖打boss炫裝備泡美眉嗎?但是神裝有了…卻得自己掏腰包花天文數字,還得用大量的經驗值養神器。一開始的侍從又弱,走在野外老被當小boss推,泡美眉更是沒戲唱…房間都不能開還泡個屁啊!

最後這些侍從大多數都轉遊戲了,剩下六個孤苦伶仃的孩子,在論壇上都有擊殺記錄過,只是等級高了,難得在安全區外見到罷了。

也不知道金主在哪兒見到某個侍從的裝備,從此念念不忘。花了一筆巨款,指名要暴這六人的裝備,所以才有三大公會守護石副本的周詳計畫。

周詳是很周詳,沒想到這幾個孤苦伶仃的侍從這樣難啃。不過卻也不是毫無勝算的…只有天下制霸那個嫩咖被滅團了,若是人海戰術應該頗有希望。尤其是宏圖霸業逮到時機暴了狂騎所有的裝,陽關公會更是蠢蠢欲動了。

只是誰也沒想到,侍從們這麼小雞肚腸,之前先是宣戰,維修後乾脆怪物攻城。至於實力,更是超乎想像的,恐怖的強悍。

「這事,還是跟同盟說說吧。」軍師雖然一開始就反對接私活兒,到底還比較厚道。

「說什麼?」會長板臉,隨之獰笑,「咱們沒證據不是?」

「…你太壞了。」軍師臉一垮。

會長的視線投向遠方,「天災人禍啊,總是難免的。我現在的心情就像是推小獅子下懸崖的老獅子…這是為了讓盟友成長啊。」

「狗屁。」軍師說。非常的一針見血。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