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二十七

冥道侍從們這次攻城收穫甚豐。不但包包塞了個爆滿,連未雨綢繆的幾個乾坤袋都沈得幾乎提不動,陽關的領土地契也自動飛到隊長更逍遙的包包,真是徹底的洗劫…連地皮都刮走了。

雖然說領土地契得奉獻給冥道主,聖喬治也對寶庫的名不符實非常不滿意,但是倒給吸血鬼也能積少成多不是?冥道主一早就放下話了,除了地皮,其他戰利品都由侍從們均分。

【Google★廣告贊助】

對一向在窮困邊緣打轉的侍從們,這可是一筆大錢。

但相較於那兩個得意洋洋,對強盜事業非常嫻熟的更逍遙和聖喬治,其他四個人明顯有較高的道德標準。尤其是筋疲力盡的灰燼,實在沒有臉皮扛著贓物招搖過市。她藉口趕路,帶著同僚從地下溶洞遁逃。

不是他們不想用傳送,該死的傳送居然有重量限制。陽關公會實在太肥了,肥得他們人人超標。

對於這個方便迅捷的地下溶洞,果然同僚們交聲稱贊,並且紛紛打聽任務標準。但聽到那個可怕的「萬死不辭」,人人都啞口上了寶石龍,呈現超載狀態,並且客氣的回絕了灰燼提議幫他們刷死亡次數的建議。

站在灰燼背後的風胥啞笑。總算不是只有他一個人被雷…而且聽灰燼的咬牙切齒,看起來很想親手同時執行死刑和復活。他這樣一個純良的殺人狂不禁也有些幸災樂禍。

就在寶石行龍蹣跚前進的時候,更逍遙突然大叫一聲。擁擠的龍背所有兵器突然紛紛出籠,殺氣沖天,以為更逍遙被偷襲了…畢竟他在龍背最末。灰燼更讓寶石行龍急停…全隊東倒西歪,聖喬治差點摔出龍背。

「我知道了!」更逍遙大叫,「我知道頭兒為什麼跟GM吵架,為什麼我們有公會…」他抬頭,看到五雙不善的眼神,摸不著頭緒,「幹嘛停下來?」

聖喬治折響骨節,親手料理了他。兄弟咩,沒辦法。讓別人動手多不好,還是自己來吧。

冥道主喜怒無常,殘暴兇狠,他們這群侍從每天都要挨罵,有時候還會親手滅了他們。

但讓這些侍從親暱的喊他「頭兒」、「吾王」,心底深處都信賴崇慕的緣故,卻是他一個非常強烈的人格特質。

他是個超級護短的人。

被怪物打撲街了,他不會管。任務完成不了,他不會管。但是被玩家推了,冥道主雖然不能直接管,但他又不是只有一個手下。

所以雙人任務的時候,風胥會主動和一點都不熟的灰燼組隊。灰燼被連續追殺了幾次,更逍遙會那麼巧的幫了她。

事實上都是冥道主私下發任務給「老人」,照顧一下小白鴿。不然照她的白鴿程度,早就可以做瞬發傳送的任務了…大約可以做兩次以上。

雖然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冥道主的佔有欲和強烈地域觀,絕對不會是什麼善心。但所有的人還是很感動的。

作為半npc的他們,被剝奪了許多遊戲的權利,甚至連生活技能都無處學習了,更沒有他們能夠使用的工作室。這對他們來說,等於剝奪掉地獄之歌一半以上的內容了。

冥道主這樣護短,就算不管其他人,也得關心一下由他管轄的治療計畫成員。所以他在規則內,讓侍從都劃入冥殿公會,冥宮就成了公會領地。公會領地依法可以建造各種職業工作室,聘請npc師傅。所以才會有風胥的畫廊、黯淡的軍火實驗室等等。

而且他也算是預謀埋下一個伏筆。讓這些可憐天天被覬覦的孩子們,有個反擊的機會--大不了開公會戰。

他會對GM大發雷霆之怒,就是以前GM不講話,直到開了公會戰才忙不迭的請他解散公會,是可忍孰不可忍。

當然有些傲嬌的冥道主絕對不會跟這群侍從透露半分,直到更逍遙他們幾乎拆掉人家的公會城,才發現別人家的配置和冥宮有類似之處。他一直琢磨到半路,才恍然大悟。

所有的人都安靜了下來。這群非常不團結,比散沙還散沙的傢伙,頭回兒團結一致了。

這次上貢,不但貢上了地契,還共同做了個精緻絕倫的棋枰,和兩缽手工打磨的棋子。因為冥道主除了好色貪花外,最愛的事情,就是下棋。

六個人一起合作,其實沒花多久的時間。甚至也沒能親手送上…冥道主又不知所蹤了,東西交給吸血鬼,這六個人又一轟而散。

收到這份禮物,冥道主眼睛都睜圓了。

「…無事獻慇懃,非奸即盜。」他咕噥著表示不屑一顧。

但是他又外出下棋時,卻非常囂張炫耀的拿出打造得美侖美奐的棋枰棋子。

「瞧你尾巴翹的。」在對面的白衣人微笑,兜帽幾乎垂到鼻子,只能看到形狀完美的唇彎著美妙的弧度。

「這是人格魅力。」冥道主托著腮,懶洋洋的說。

「你會這麼喜歡人類,真沒想到啊。」

「下你的,廢話多。」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