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二十九

讓我們把鏡頭轉到太歲當頭霉運高照的天下制霸。

當然,懷著「老獅子心」的陽關不會提醒註定要受「考驗」的盟友們,但這三大公會結盟的時間很短,互相拍板磚撩陰腳的時候卻很長,各自安排間諜玩無間道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當然不會因為結盟這種小事就撤掉苦心經營的情報部門。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打不進核心,但天下制霸也不真的是笨蛋,詭異的怪物攻城,強到掉渣的boss,如此明顯的巧合,也讓他們高度緊張起來。

緊張了一整個禮拜,卻毫無動靜。

畢竟他們只是玩家,就算主要成份是道上兄弟,紀律性比普通玩家好,但也好得有限。一個禮拜的警戒就已經是極限了,再說,黑道那套玩不開,不練級打寶殺罪犯怎麼養這麼一大群人…

沒錯,天下制霸最聰明的地方,就是靈活。不像陽關那麼死腦筋,抓著道上兄弟的面子不放。他們有特別打劫別人的「好漢組」,也有打劫罪犯的「奉天組」,可謂之黑白通吃,業務靈活。

而且他們也頗有商業頭腦,打劫歸打劫,苦主是可以花錢來贖的。並且發售vip卡,持卡人遇到天下制霸秀一下,就可以免除被打劫的厄運。而且還能九折購買天下制霸黑店裡的貨色,甚至也接特別委託。

不得不說,黑道也是三六九等的。想在遊戲裡混黑道還是得有兩把刷子…

只是這兩把刷子惹到不該惹的人,鬃毛大約都保不住了…是個悲劇中的悲劇。

第十天,天下制霸迎接了「怪物攻城」的洗禮。

花的時間更短--少了符文陣和六個箭塔。收穫更豐富--天下制霸比陽關更肥,戰鬥力稍弱,讓寶石行龍很辛苦…跑了三趟才載完。

天下制霸會長瞪著灰燼和風胥,髮絲在風中無比凌亂。無比淒涼的在心裡湧出一句話,非常文藝有氣質…

人間黑道是滄桑。

(雖然說書人很想吐槽這典故錯誤,應該是「人間正道是滄桑」。不過因為說書人不該在這兒出現,只好把吐槽省下來。)

會長完全明白,明白了怪物攻城的真相。如果你讓同兩個boss滅團兼滅會過,印象絕對是深刻的,深刻而慘烈。

就是因為深刻而慘烈的認知,所以天下制霸會長非常聰明的採取了極度合作的態度,讓準備了滿清十大酷刑的風胥無用武之地,非常遺憾。

這位識時務到超凡入聖何止俊傑的會長,不但洩了尸皇他老人家的底,也把大單的主兒供了出來,一臉諂媚到猥瑣的笑,讓人極度想痛扁,可人家這樣合作,又不怎麼下得了手。

更逍遙考慮了一會兒,「…讓他死個一次就算了。」他朝黯淡打了個響指。

黯淡掏出把左輪手槍,只拍了發子彈。坦白說她也過意不去,人家態度太良好。

蹦的一聲,會長太陽穴竄出血花,化作白光回沒兩步路的靈魂熔爐。

眾皆無言。態度好還是抵不過天道恢恢,九分之一的機會還是讓他撞到。

看著洗劫成一片白地的寶庫,和施施然離去的眾boss…背影這樣的高大威猛。不敢對boss們生氣的天下制霸會長只好仇恨轉嫁,密了陽關會長怒吼,「夠不夠義氣你們?提醒一下會死?!什麼鳥怪物攻城,明明是…」

「我什麼都不知道喔。」陽關會長涼涼的打斷他,「臆測嘛,萬一搞錯,才是沒義氣。」

更為狡猾的天下制霸會長愣了一下,立刻轉怒為喜,奸笑兩聲,「也是。沒證據,都是臆測。」

於是這兩個會長不約而同的達成默契,誰也沒去提醒剛剛易主不久的宏圖霸業。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