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三

灰燼本名叫做林美慧,今年二十八歲。

但她卻不是因為有心理或精神上的疾病才滯留在地獄之歌,連冥道主都不得不承認,在眾多神經病當中,她完全是個正常人…最少一年前無比正常,正常得超標了。

有時候灰燼也會惆悵的遙想當年…其實也不過一年前,她曾經是個單純溫柔的虔誠少女,連隻蟑螂都不忍心踩死…哪像現在,手起刀落連眉毛都不皺。

【Google★廣告贊助】

如同她那低調又大眾的名字,她從小就是個低調乖巧的乖寶寶、好學生,在百花齊放群魔亂舞的二十一世紀中葉,道德淪喪信仰敗壞的時代,她居然鱗毛鳳爪的出身於數代虔誠的天主教家庭,不得不說是個奇蹟中的奇蹟。

這個單純的乖寶寶,循著一條筆直的康莊大道,考上雖非頂尖卻一流的大學,乖乖的念了實用無比的會計經濟,之後更在一家頗有規模的會計事務所從基層幹起,穩健的累積資歷,緩緩往上攀升。

而她在大學認識的男朋友也感情穩定,論及婚嫁,之所以還沒結婚,是因為兩個年輕人想存夠了頭期款,擁有自己的小窩,才打算共同成立溫馨的家庭。

因為她從來沒玩過任何網路遊戲,所以不知道地獄之歌開服了。更不知道男朋友偷偷摸摸的買了感應艙,所以也不知道男朋友跟她分房睡並不是因為他宣稱的工作太累。

地獄之歌開服三個月後的某一天,提著一大包菜下班回家的灰燼對著空空盪盪的客廳瞠目結舌。這個時候,她以為遭了小偷。

但她慌著找手機報警時,接到男友的簡訊,讓她寧可遭小偷。

簡訊很簡單,只有幾個字,「分手吧,不再見了。」

就在這一天,她安穩平靜的生活被撕成碎片,走入既惡俗又非常老套的失戀情節。男友留給她的,只有半空的租賃小屋,共同帳戶的錢提了個乾乾淨淨。

電話號碼,停用。公司,已經辭職。男友的父母一直不喜歡她的信仰,所以很不喜歡她,當然也不會回答她任何詢問。

這個宛如三流小說的情節,讓這個單純的小女生(即使已經二十七歲)崩潰了。她發瘋似的到處尋找那個負心漢,騷擾遍了所有朋友。而她最好的密友彩雲嘆了口氣,含蓄的給了她一個網址。

那是地獄之歌的官方論壇。有張截圖讓她看得發呆。雖然說遊戲人物都能夠修改容貌,但她那前男友對自己容貌應該有相當的自信,所以是百分之百的符合…正和一個歌德吸血鬼似的女人抱在一起,標題就是「即使在地獄中真愛永不渝」。

明顯已經昏了頭完全失去理智的灰燼,立刻花了一筆大錢購買感應艙,衝進地獄之歌。創建角色時她想不起該創什麼名字,自己的名字又早被取走了…氣極之下,她把好友的姓名吼出來,「范彩雲!」

但真正的打擊還不止於此。當她好不容易摸索出來如何密語並且找到前男友時,她相戀了六年、論及婚嫁的初戀情人說,「噗,彩雲,幾時地獄之歌能創分身了?還是妳本尊被老公發現?妳這小狐狸精…該不會是來盯我吧?我可等妳好久了…都快受不了了…」

…她以為已經是三流小說了,沒想到還能沈淪道更惡俗更老套的九流之外,比民視還老套一個世紀。

她論及婚嫁的男朋友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勾搭在一起,還因為這種虛擬的關係把她給甩了。

等她看到前男友時,她尖叫一聲,撲上去想給他兩個耳光。可惜她這樣的乖寶寶怎麼了解巴掌連擊的奧義?反而被一個窩心腳踹飛到牆壁上,痛得站不起來的她劈頭蓋臉的挨了一頓辱罵。

大腦嚴重當機的她,愣愣的倚在燈柱下。悲憤、羞恥、痛苦、發狂…種種的情緒激盪,讓她寸步不能移。

當一個俊美卻猥瑣的男人遞鑰匙時,她接受了。

她明白當中的意義。為了尋找負心漢,她幾乎把說明書翻爛了。在這種絕望痛苦中,她怒火中燒兼自暴自棄的決定墮落了!

但墮落…對於她這樣一個僅僅抵達心理承受度最低標的虔誠少女來說,其困難度無異於一級新手屠世界精英首領九九九級的龍。

看著脫得赤條條,底下還有個啥在晃的男人…她逼緊了嗓子,緊緊貼在門板上,氣勢萬均的尖叫,「救命啊!」同時也讓監控整個地獄之歌的系統主機發出恐怖的長鳴…原本安祥的GM室陷入兵荒馬亂雞飛狗跳的狀態…

名為「范彩雲」的玩家,心理承受度一洩千里的從五飛奔到零,並且從負數開始探底了!

「斷線!快把她移出遊戲!」GM的頭頭大吼。

值班的GM卻只冒著滿頭大汗把這個明顯快要精神崩潰的玩家移出「房間」,「頭兒,不行!這樣可能會造成玩家精神損害,甚至誘發精神疾病!」

「…夢境系統呢?快開啟啊!」

「開啟不了啦!她精神太亢奮…承受度太弱了啊!」

頭兒已經快氣瘋了,「把這個該死的警笛關掉!吵得不能思考了這…」

GM室繼續呈現暴走狀態的雞飛狗跳。所以說,人類都是一群白癡。支著頤,這在冥殿假寐的冥道主緩緩睜開他美麗的眼睛,很輕很輕的嘆了口氣。

懶洋洋的揮了揮手,把不斷尖叫的「范彩雲」瞬移到他面前,順手改了她的名字,「灰燼」。

申請改名後會有十秒鐘的僵直狀態,所以她沒了聲音,已經負數到「-967」的心理承受度終於停止往下探底。在冥道主往她的嘴裡投了顆杏狀的果實後,承受度緩緩回升,終於不再是那樣觸目驚心的負數了。

灰燼雖然看不到那個心理承受度,卻覺得原本痛得像是碎割了心,連呼吸都會牽扯傷口的劇烈心痛,居然漸漸麻木了起來。那種感覺就像是拔了牙但麻醉藥還沒退去。稱不上舒服,但比拔牙後那種痛不欲生好太多了。

看她終於安靜下來,冥道主撐著臉,拎著一張公告,非常公式化又平板的說,「我只說一遍啊,要是沒聽清楚自己去找客服部…親愛的玩家您好,根據您的心理承受度,並不適合地獄之歌的環境。您可以選擇移民到曼珠沙華,本公司將給予以下補償…」

「你給我吃的這是什麼?」灰燼愣愣的問,面無表情的。

「斷意果。」冥道主不耐煩了,「別打岔。我都忘了念到哪…對了,咳,您可以選擇下列種族,並且給予屬性補償…」

「曼珠沙華有斷意果嗎?」灰燼毫無生氣的問。

「當然沒有,只有本王才有這珍稀的玩意兒…不要再插嘴了!屬性補償如下…」

「那可以維持多久?」

「二十四小時!現實時間。」冥道主有些怒了,「妳讓我念完行不行?」

「要怎樣你才會給我斷意果?」

「做任務…靠!我不是告訴妳不要打岔嗎?」

「那你給我任務吧。」

「妳聽不懂人話?還是華文妳聽不懂?本王精通二十六種語言,妳指定好了!讓我把官方公告念完行不?!」

「任務。還有斷意果。」

「…………」

冥道主對於自己的一時雞婆表示非常懊悔。身邊環繞著趕不走的神經病又添一名,讓他頭痛的指數,又再次的攀了新高。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