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三十

對侍從們來說,跟宏圖霸業打交道,是個非常特別的經驗。

他們倒是知道,宏圖霸業用了一個可怕的價格易主了…大金主不但買下一整個公會,從會長到會員都成了大金主的下屬,領薪水的!

這種「絕對敗家」、「金錢強化」、「破產強化」的敵手還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Google★廣告贊助】

但這不是他們全體石化的緣故。

而是,對方大開城門,走出六個金光閃閃瑞氣千條的三男三女,裝備很好非常好,但一般穿了這樣極頂裝備的人都會關掉光芒顯示,就像侍從們是關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的。

畢竟每個部位的光芒顏色不同,通通開放光芒顯示…很像霓虹燈。運氣不好(或太好?)會完全cosplay理髮院門口轉的那一盞。

這六盞霓虹燈一出場,侍從們就覺得有些吃不消…眼睛吃不消。

但這也不是全體石化的理由。

真正的理由是,排眾而出的戰士(大概吧),全身閃爍著柔和的白芒,拿著一把威風凜凜的長槍,樣式他們非常熟悉…如果掐滅掉白光的話,天天都可以看到狂騎聖喬治穿這樣一身,站在冥殿垂首聽頭兒臭罵。

穿著全套狂騎神裝的戰士(?),非常威嚴有氣勢的仰天戰嚎一聲:

「我的長槍早已經饑渴難耐了!」

這,才是全體石化的緣故。

這個一盤散沙似的團體,終於打從心底有了統一的意志了。因為此時此刻,他們震撼的有了相同的心聲。

傻,大傻,太傻,實在他娘的超級傻!

要怎樣的終極小白才有辦法設計出這麼雷這麼傻的台詞?!

更讓他們震驚的是,這個傻得破碎虛空的戰士(?),非常亢奮和高潮的舉著長槍虛捅天空,激情無比的…嗯,那個上上下下的摩挲…

太猥褻了!除了灰燼和娃娃以外,所有的人心底都狂呼這句悲喊。黯淡悄悄的遮住娃娃的眼睛,風胥這樣猛的傢伙臉孔都浮出可疑的紅暈,將目光轉開,可灰燼居然還捅了捅他的腰。

「幹嘛?」他語氣不善。

「…那個,在遊戲裡會抽筋嘛?」灰燼一臉擔心,「我看他這樣不太妙…要不要密一下GM叫個救護車什麼的?…」

風胥很悲傷,非常悲傷。姊姊!妳好歹也是有過男朋友同居過的人,不要這樣純潔無知好嗎…?這讓我怎麼呼嚨妳?我也會不好意思的!畢竟我是個純真的殺人狂…

幸好聖喬治解除了石化狀態,朝天悲吼了一聲。「你拿老子的槍做啥下流動作?你妹才饑渴難耐,你姐才饑渴難耐,你爸才他娘的饑渴難耐啊我X!」

聖喬治怒了,非常非常的怒了。

他這把槍歷史悠久,從進地獄之歌就跟隨著他,是個吃經驗值極度兇猛的成長型神器。雖然之後又打到更多更好的武器,但他對這把長槍的感情卻非比尋常。

畢竟為了這把長槍,他讓吸血鬼坑得破產兩次,而且用盡心血,等於一個人練兩人份的等級--那把長槍升級經驗跟他一模一樣。這就是為什麼,拿boss練功的聖喬治,等級只和懶得練等的風胥差不多…都餵給那把長槍了。

而這把長槍也沒辜負他的苦心和愛情,每次升級都能親易打敗同等級武器,傲視群倫。

長槍被暴掉了,他雖然傷心欲絕,但也還能接受,只能祝長槍幸福,誰讓他太大意,沒能護住自己心愛的武器。

但是眼前這個終極小白對著自己心愛逾命的長槍做什麼猥褻套槍術啊?!這比在他面前猥褻自己的女人(雖然絕對不會有)還令人怒髮衝冠啊!

就在這個時候,天電閃爍,天空瞬間黑暗如墨,轟然炸雷了。

系統公告:冥道主侍從聖喬治因為機緣巧合,破開生死迷關,頓悟了絕學「狂暴術」!

是的。一直沒有頓悟絕學的聖喬治,在這個悲憤莫名到極點的時刻,居然頓悟了!但是…狂暴術應該是戰士的絕學,為什麼一個聖騎會頓悟…這是個謎,非常神祕的謎。

於是這位很謎的狂騎真的狂暴化了,並且扔了手裡的長槍,一腳把猥褻戰士(?)踢到浮空,發出「哈噠~」這樣的戰吼,當場表演了地獄之歌版的快打旋風。

更逍遙驚嘆的摩挲下巴,開始翻自己的技能表。不知道能不能弄出個幻術,在對方落敗時打出字幕。

畢竟少了那兩個大大的「K.O.」,不管是什麼版本的快打旋風就不完美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