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三十一

但只看了十秒鐘,更逍遙的眉頭就緊緊皺起來了。

雖然風胥總是無奈的覺得灰燼就個小白鴿,但在更逍遙這個史前骨灰級老玩家眼中,他這隊伍裡頭就沒個不是小白鴿…只有輕重之別而已。

他今年三十五,遊戲齡卻足足有三十。可以說線上遊戲的種種變化和沿革,他都了然在胸,甚至參與了全息遊戲從青澀粗糙到成熟穩定的歷程。

【Google★廣告贊助】

全息遊戲和傳統網遊有很大的不同。尤其表現在高手之上。有三種類型,在全息網遊極佔優勢。

第一種是非常聰明…或說大腦鍛鍊成鋼的腦力工作者。所以許多中老年人進入全息遊戲,反而遠勝大腦全新原裝貨的少年。這類高手跟自己遊戲內的「軀體」適應度極高,反應極快,通常是法系的好人才,物攻就稍差…因為法術大部分都有鎖定目標的特性,而這類高手的吟唱速度信手捻來毫不費力,甚至還能接招時別出心裁。

但物攻的招式卻得交給系統掌控,銜接就會僵硬,也沒辦法做到手動校正。因為這類的高手通常沒有實際的武打經驗。

第二種是對網遊有很深的理解,原本就是遊戲高手。稍微適應一下全息遊戲的出招,就能理解系統規則,運用得出神入化。

他之所以會到地獄之歌,就是個可敬的宿敵也來了。可惜只跟良箴交手了一次,這位橫掃眾多遊戲,稱霸地獄之歌的大神就轉去曼珠沙華了。他之所以沒有跟著轉,就是在累積實力,打算在冥道遠征的時候和大神正式對壘。

雖然只交手一次,他也體認到自己和她的差距有多遠。不得不承認,世間真的有天才這種東西。良箴大約是他漫長遊戲歷程中所見,最能夠本能的將系統規則處理得絲絲入扣,招式銜接如行雲流水,hp和mp掌握得比電腦還嚴謹的天才。

第三種就很妙了。現實中大約學過武,而且學得很不錯。這類高手通常是物攻系的,而且多用普攻打出要害攻擊,反而很少使用招式…因為自我掌控權一但轉移到系統掌控的招式,銜接上會有重大破綻。

但這種高手萬一能夠克服銜接上的障礙,往往非常可怕,可怕到能破壞遊戲平衡。

聖喬治事實上,就屬於第三種。若不是他車禍傷及脊椎,還能更恐怖。作為他的兄弟,沒人比更逍遙知道他的能耐。他拿起長槍還是好事…因為他適應招式,出手不至於太過殘暴。

但那白癡雖然讓聖喬治打得沒有招架之力,連連浮空,血卻下得很慢,十秒居然沒殺掉他。而對方的人出手了。

那是個一身黑衣的少年,袖著匕首。只出兩刀就逼得聖喬治後躍,那個白癡戰士因此逃出生天。這個時候,風胥一晃架住了黑衣少年,讓聖喬治空出手來繼續追殺那個白癡戰士。

「灰燼,補那個白癡一下。」更逍遙說了,「別發呆,快!」

灰燼滿頭黑線。她的治療對地獄之歌的玩家,那就是強酸…殺人不眨眼的。但很悲傷的是,他們一隊六個人,真正的純法系、施法範圍最遠的,只有她這個倒楣補師。

所以很不喜歡撿尾刀,但她還是揮手施放了一個治療術…然後她的眼睛睜圓了。

那個白癡戰士的血居然沒掉,反而補滿了。

「靠!」更逍遙大罵,「陷阱!撤!」他卻飛身進包圍圈,使了個過肩摔,將聖喬治摔往灰燼他們的方向,對著風胥咆哮,「快撤啊!死老百姓!」

風胥遲疑了一下,身形扭曲,發動了泯然眾人。原本他已經跟更逍遙技能分享,但更逍遙卻自己施法破隱。

「快跑!」他掐訣驅劍,落符成陣,一陣強光閃過,轟然沖天青氣閃爍。

只能阻上一阻了…希望這群不靠譜的混帳能跑掉。要是都交代在這兒,被人暴個精光,頭兒絕對饒不了他的。

「我花錢請你們來當大爺?」那個得了命的白癡戰士大罵大跳,「居然讓他們跑了…這個絕對不能跑,殺不掉我就全炒了你們!」

黑衣少年沈著臉殺了過來,和他一起行動的幾個,恐怕都是練家子。

但更逍遙一臉傲氣。這個時候,他不屑自殺,也沒打算放棄…雖然是必死無疑。這些人很神奇的,不受相生相剋的約束。身手比他這個老宅叔叔好太多。

可,那又怎樣?

把他看成待宰的羔羊,那可是大錯特錯。

正準備同歸於盡的時候…他卻聽到熟悉的槍聲,頻率極快,熱血沸騰。接著是十幾把飛刀宛如流星雨般飛入包圍圈,原本更逍遙已經到底的血量瞬間回到七成。

一盤散沙似的冥道主侍從,我行我素不知道配合為何物的他們,卻在這瞬間一起動了起來。黯淡和風胥遠程掩護,灰燼躲著合圍的埋伏走位補血,娃娃扔出了死神鐮刀…嘩啦啦的鐵鍊從中段而出,她握著鐮刀柄,鐵鍊像是無窮無盡,纏繞在更逍遙的腰上,鋒利的鐮刀甚至砍斷正準備把更逍遙捅個透心涼的敵人手臂。

被捲回來的更逍遙挨了幾箭,讓他的血量抵達一個危險的程度。但娃娃一抖鐮刀,半空中收回鐵鍊,聖喬治衝鋒著將他接住,扛在肩膀上就跑。

說時遲,那時快。無人指揮也沒有默契的侍從們,超水準的將掩護、救人、撤退,一氣呵成。沒有人說一個字,卻配合的那樣嫻熟。

這的確是個巧妙的陷阱。沒人相信會是那個白癡戰士設下的。但他們還是全身而退了…因為對方實在不夠了解他們。

白光一閃,六個被包圍的侍從,卻從戰場上消失無蹤。

氣得宏圖霸業的會長(白癡戰士)跳腳,用最難聽的話罵他的部下。

「…老闆,」一個文弱的青年恭敬的說,「沒想到他們會有集體傳送術…我們所擁有的資料實在還太少…實在不是動手的好時機…」

暴躁的會長將他一腳踹到牆上,黑衣少年的臉變色了,殺氣冰冷的緩緩蔓延。

「不服氣?」會長對黑衣少年吼,「踹你哥怎樣?老子花錢是找痛快的,不是找不痛快的!」

青年對黑衣少年搖搖頭,他將臉別開,一臉怨毒。

地下溶洞傳送點。

更逍遙陷入重度虛弱狀態。對方應變太快,發現曝露,立刻發動攻勢。灰燼可以說是邊挨刀邊補血。若不是她死得太有經驗…呃,戰鬥太有經驗,恐怕早就補死了隊友順便補死自己。

「太奇怪了。」聖喬治一臉陰沈,「我對那個渾球的攻擊只剩一半。」

「我居然能補他們的血…」灰燼喃喃。通常她補玩家的血,會出現一個負面狀態「墮落治療」,那個血是嘩啦啦的掉,還有腐蝕效果。

風胥考慮了一下,承認了,「小黑很厲害。」

…誰是小黑啊?所有的人心底都湧出這句話。不要把個可怕刺客取這樣可愛的別名好嗎?

「聖屬性,不能。」黯淡說,「娃娃說,砍起來一樣。」

雖然這樣簡潔,但有石破天驚的效果。

「他們不是鬼靈。」更逍遙開口了,「但也不是妖物。我本來以為是妖族…但我的法術克制不住。」

那是哪來的?

「修羅族,謂之『神敵』,性質卻是『類神』。」更逍遙語氣沈重,「我想,他們應該是從涅盤狂殺移民過來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