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三十二

回去以後,更逍遙凝重的分派工作。

情報工作,當然是風胥頂著泯然眾人去做了。盡快打聽對方是否來自涅盤狂殺。娃娃和黯淡還是專心科研…她們倆屬於中立屬性,不像其他人吃神聖屬性或除魔技能極重,將來開戰她們才是真正的主力。

連小白鴿灰燼都有任務。讓她與聖喬治分頭去蒐集涅盤狂殺的詳細資料。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Google★廣告贊助】

本來更逍遙心裡還有些沒底,怕是,「他說歸他說,明月照山崗」。畢竟這些傢伙除了頭兒有辦法轄治,可是誰說也當耳邊清風。

畢竟團結啊、凝聚力、榮譽啊,在他們這團體的字典裡是徹底缺字兼缺詞。

可又一次的讓他驚嚇了。

風胥立刻跟所有人借了高精神的裝備,把自己的精神堆到精神百倍精神煥發,恐

怕及得上神級boss了,還是法系的。除了頭兒外,大約只剩下GM能破他的隱。二話不說,泯然眾人,就在大家的面前消失,非常有敬業精神的當他的情報員去了。

連一直都不搭理他的娃娃都牽著黯淡的手,點點頭,和黯淡交頭接耳的討論軍火大業,冷兵器和熱兵器都包了,直奔軍火實驗室。

「那我先下線了。」灰燼招呼一聲,「趁時候還早,我先去翻論壇…對了,大叔,你虛弱狀態需要治療嗎?」

「呃…快好了,不用。」準備滿肚子話好說服這群不靠譜同僚的更逍遙覺得挺難受,一記千鈞重拳打進棉花堆,無處著力的逆血倒流。

「那晚安…還是早安?隨便安了…」灰燼匆匆下線了。

剩下聖喬治和滿臉鬱悶的更逍遙。

「幹嘛?重操舊業?」聖喬治扁眼,「你不幹RL都幾百年了。」問了幾聲,更逍遙只是低頭,「問你話哪!傻什麼?」

更逍遙苦笑兩聲,「…我在想,若是良箴的話,大概不會這麼狼狽。」

「我靠!你不會是愛上她吧?你們槓了幾個遊戲你說!」聖喬治非常鄙夷,「不說暗戀早就不流行,女人這種生物…」

「少來!以前以為她是人妖的時候,不知道是哪個無知少年崇拜得跟前跟後喊大哥。」更逍遙撇嘴。

「喂喂,都幾百年前的事了,別提了啊。」

「我就想打贏她一次。」

聖喬治也沒輒了,「…那還不簡單?你邀她打盤星海,保證幹翻她。」

「切~人不玩戰略遊戲。」

「你傻啊!你那手臭操作…從鍵盤滑鼠臭到感應艙。你啊,還是去玩玩戰略吧,那才是你這陰險人的長處。」

「是啊,」更逍遙承認,「戰略遊戲我能行…可我就愛RPG。」

「那你沒機會了。」聖喬治手一攤,「操作臭,意識慢,連我都比你強些。可一百個我也抵不過一個良大神。」

「誰能像你有野獸般的本能呢?」更逍遙笑,塞了把武器到聖喬治手裡,「可惜腦子不好使。」

聖喬治卻沒有回嘴,怔怔的看著手裡的武器。那是落到白癡戰士手裡的那一把。「你搞屁?!」他吼了起來,「你死在那兒不走,讓我們急出滿身汗,就整這破玩意兒?!」

「順便,順便。」更逍遙乾笑,「反正要斷後了,那白癡又在我旁邊遞太平拳…順手一個五鬼搬運…哪知道他的運氣那麼霉,讓我順了過來。」

看著聖喬治嘎巴嘎巴的折響骨節,更逍遙骨子有些發寒,連忙使出轉移注意力大法,「喂你小子,是不是要我飛去探望你?你再不好好復健,我真飛過去了啊!」

聖喬治臉色一寒,「滾!誰要你飛來?飛機票不要錢?天天這兒見還沒完是吧?」

「喂喂,別四兩撥千斤啊。你那個復健是怎樣?真這輩子都不打算站起來了啊?」

「囉唆。」

「你有種就對你媽講。伯母都告狀到我這兒來了…」

聖喬治臉寒得要出冰凌了,持著長槍,打量著該戳那兒好。可看更逍遙一臉皮皮,他也頹然的收起武器,坐了下來。

他大學的時候玩過復刻版的wow。就是那時候認識了更逍遙和良箴…說認識卻也只是點頭之交--那時更逍遙是頗富盛名的G團團長,良箴是團內第一輸出高手,而他呢,只是G團裡的一個小咖。

對他來說,良箴大神,大叔高手,都是遙不可及的人物。

但大叔和他的大學母校是同一個,都是東南亞華人到北京求學數載,倍感親切。雖然各有緣故離開了遊戲,卻一直都有聯繫。即使他們也離得滿遠的…

一個在雅加達,一個在新加坡。

直到他的前女友開車撞倒他,將他脊椎拖出毛病導致下肢癱瘓。他在萬念俱灰自我封閉後,才和這個老學長失去連絡。

至於他相戀多年的女朋友為什麼會這樣狠心…說來說去,就是他傻。他還相信什麼精誠所致金石為開,畢竟事先沒徵兆,明明都要訂婚了,突然就分手了。

他要一個理由,女友說不出理由。那時他實在年輕無知,人家都上了新男友買給她的新車,他居然還攔著車問,不撞他撞誰。

為了讓父母親安心,也因為對父母愧疚--孩子長大了卻為了一個破女人拖殘了,反而要讓白髮蒼蒼的爸媽照顧他--他一直表現的很平靜,很溫和,緊緊壓住內心的憤怒和哀痛。

也就是從這時候開始,他對女性的仇恨飆升到百分之三百,範圍抵達全地球。只有自己的老媽能豁免。

他對語言文字頗有天分。雖然說軟體翻譯早就很成熟了,但是手工翻譯還是有一定市場的--畢竟手工翻譯更精確更能掌握精髓。為了不成為拖累,他在家翻譯,倒是闖出了小小名號,頗能自給自足。

但是自己的兒,父母親哪會不知道。若是他暴躁亂發脾氣,說不定父母還不會心疼得這樣。可好好一個斯文孩子,病成這樣還這樣懂事溫和,反過來安慰他們…那真是心如刀割一般。

看他一日日沈默,面對自己還強顏歡笑,爸媽不知道暗暗流了多少淚。後來兩人一商議,看別的年輕人玩什麼全息遊戲樂得很,決定也給兒子買一個,聽說在遊戲裡是站得起來的…好歹給兒子散散心不是?

結果老爸一問,看花了眼。一堆遊戲,古今中外的,光看簡介也看不來。後來拍案,不求最好,只求最貴。就這麼一個兒子,還遭這樣大罪,奢侈點怎麼了?咱們家也算小康,難道還供不起這是?

只是這個最貴的遊戲,剛好是地獄之歌…而聖喬治的心理承受度,也完完全全不過關,這才成了侍從之一。

可他能說麼?不能。爸媽花大錢給他散心,還能挑三揀四是吧?再說,當侍從也不錯,吸血鬼選單一開,他眼花撩亂之餘,只見金光閃爍,滿滿的神器…年少時他就愛打寶,現在可是裝備滿身足以推翻所有的boss啊!而且是單推!

至於女人,無視就好。反正這些女人神經都有毛病。

結果入了遊戲幾個月,才在某次閒聊,發現這個同名的「更逍遙」大叔,正是舊相識。

人生的緣份實在很難說。

「…伯母好像有點誤會。」更逍遙無奈,「我說你啊,你的仇女症也該好了吧?破壞老子的名譽啊我X!誰跟你演斷背山我他馬的…」

聖喬治一臉嫌惡,「哇靠,我比較委屈好不好?就跟你說沒事不要飛來…我媽就好這口,你還給她製造幻想的材料啊你大爺的。」

「這年頭當男人真難。」更逍遙感慨,「跟女人走在一起被閒言閒語,跟男人走在一起更不安全。天亡吾也…所以,你好歹也安生些,乖乖去復健吧。我的名譽啊我X…」

「你去死!」聖喬治大罵,悶悶的回答,「知道了。明明沒有用…唉。」

兩個人沈默了一會兒。有個腐女娘,是兒子和兒子朋友的雙重不幸。

「喂,你真要認真了?」聖喬治覺得很不可思議,「你不是很討厭這種紛爭嗎?還去跨遊戲追查了。其實你只要跟頭兒報告…」

「我不想。」更逍遙打斷他。

「…其實裝備爆了也就爆了。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聖喬治倒是想得開。

「我忍不下這口氣。」看著聖喬治的斜眼,他無奈的解釋,「不只是你,咱們這群侍從誰挨刀,我就要那群土匪殺千刀。」

「…狼團重出江湖啊?」聖喬治笑了起來。以前他們的G團就叫做狼團。金主超愛跟的,打手也非常忠誠。因為老狼頭(更逍遙)能保證全團入副本安全。沒辦法,狼團不挑事兒,可敵對的部落敢挑事,他立刻護送金主離開,全團追殺。有回殺到人家主城門口罵戰,裝備紅了又紅,紅了又紅,修裝機器人不知道開多少次,老狼頭都沒退後半步。

這就是老狼頭的風格。

結果他來到地獄之歌,一整個溫柔善良了。只跟著他到處打寶,單純的玩玩。

更逍遙自己說,之前那樣玩太激情也太累了。現在他就想隨便玩玩,打打寶,練練操作,設法打趴良箴。

他安靜了很久,笑了。「沒辦法,」更逍遙攤手,「這群神經病讓我想起最初的狼團。」

那是很遙遠,很遙遠的少年回憶。

但也是非常非常珍貴的回憶。

「…哥們,你果然老了。」聖喬治凝重的搖頭,「『話當年』就是老化的徵兆之一。」

「死開!老子才三十出頭,老屁!」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