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三十三

灰燼下線的時候,正好是凌晨四點。

她匆匆洗了把臉,就坐在電腦前打開涅盤狂殺的官方論壇…然後就震驚了。

一直以來,她都很不愛看地獄之歌的論壇。她就沒弄懂,為什麼玩個遊戲而已,必須要互相叫戰互罵狂噴口水戰,從搶怪到搶女人甚至搶根棒棒糖都能弄上來大作文章,一整個烏煙瘴氣混亂不堪。

【Google★廣告贊助】

沒想到,她錯了。

跟涅盤狂殺的王霸之氣,虎軀狂震比起來…地獄之歌真是溫文儒雅,含蓄內斂。最少地獄之歌的還會掩飾一下,不會那麼率真的直接問候人家女性親屬,其直接親近到距離等於負數,而且特別關注人家的某些器官,連馬賽克都不打的。

而且地獄之歌雖然來自天南地北的華人,最少大家有共識儘可能的說中文。涅盤狂殺那真是南腔北調,港式中文的俚語就夠她猜的了,哪裡還有辦法架得住注音文和拼音文。加上遊戲裡和遊戲外的憤青,一下子要滅遊戲裡的這國那國,一下

文和拼音文。加上遊戲裡和遊戲外的憤青,一下子要滅遊戲裡的這國那國,一下子又離題八百里遠的準備滅日屠美…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她玩了一年多,勉強搞懂了mt、dps這類比較粗淺的行話,但看到滿篇的fs和撫摸師等等黑話真的完全當機。

看到八點該去上班了,她還是滿臉茫然。終於體悟到,地球真的很危險。

向來認真嚴肅,不在上班時間打屁聊天的灰燼,終於破例了。她在上班時間偷偷的看涅盤狂殺的官網,不禁暗暗佩服,大叔真是強…正如他所說的,修羅族種族天賦是「神性免疫」,不然也不能作為唯一能正面與天人對陣不落下風,讓天界頭疼不已的「神敵」。

但修羅族的屬性並非邪惡,所以灰燼、風胥、聖喬治等於廢了一半,大叔也因此削弱不少…不能仗著屬性相剋在地獄之歌橫行霸道了。

可這些人來作啥?她不懂了。地獄之歌的月費是驚天動地的貴,但發展的很畸形…不管是副本實力還是PK實力,都是曼珠沙華遊戲群當中最弱的。國(城)戰風氣也不發達。最大的特色就是「春城無處不飛花」。

這些人為什麼要花大錢大力氣轉來這兒?人數還很不少…她不但挨刀,還挨了很多法術。

越想越糊塗,她關上官網網頁,盡量的把心思擺在工作上,可她發現自己時時晃神。猶豫了大半天,中午的時候,她打開好友名單,沈吟了很久,終於下定決心傳了一通簡訊。

以前的朋友她都沒有連絡了,而且長年「不在線上」。只是她懷著複雜的情感,一直沒有刪除。

「阿慧?」對方發了一個驚訝的表情。

「嗨,阿東,好久不見。」她微微苦笑,「有點事找你,有空嗎?」

等了一會兒,阿東的訊息才傳來,「我跟尚中很久沒連絡了。」

迷糊了一下,灰燼才恍然大悟。該死,她差點忘了尚中是誰…在一起六年呢!分手時她差點崩潰。結果現在差點想不起人家的名字…姓讓她想了半天才想起來。

「我不是要問他啦。」她苦笑兩聲,「你還玩遊戲不?有沒認識玩涅盤狂殺的人?」阿東是遊戲狂,和她前男友是死忠兼換帖。她實在不知道要問誰,最後還是得問以前那票朋友。

「…妳在涅盤狂殺?幾級?要我帶嗎?但妳怎麼會來?妳還是花點錢轉去曼珠沙華吧!不是不帶妳,只是這兒從上線殺到下線,不太適合妳…」

…好吧,她不小心去按到開關。阿東就這毛病,平常的時候沈默寡言,沾到遊戲的邊就滔滔不絕,水龍頭整個故障,關都關不起來。

灰燼抹汗,幸好傳簡訊,不然當面就得挨炮轟。「不是,我在地獄之歌。」

結果阿東好半天沒回話。她撓頭,現在是怎樣?阿東年紀大了,學會關水龍頭?

「…剛我把鍵盤摔了。」阿東姍姍來遲的回了訊。

「為啥?」

「阿慧,我知道尚中那樣太不對了,阿嬌也過分了…但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可妳也犯不著為了那兩個傢伙跑去糟蹋自己…」

灰燼狂撓頭,什麼跟什麼?阿東怎麼一整個牛頭不對馬嘴。她用查帳的仔細將對話記錄翻了一遍,才驚覺壞在告訴他自格兒在玩地獄之歌。

她有些哭笑不得,「不是,這解釋起來有點複雜…我不算玩家…不對,我是玩家,但不是那種玩家…呃,等等你google一下什麼是『冥道主侍從』好了。我算是半npc…」

「哇靠!」阿東驚嘆了,「妳是墮落聖徒?我看了影片覺得有點像,可不敢確定…妳真的是地獄之歌六死神之一啊?」

「你怎麼知道?什麼六死神?」灰燼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晚上我請妳吃飯!」阿東超激動的,六死神啊!太酷了這是。

「我在台中欸。」

「高鐵才一個多小時!我去我去!約哪好呢…我先去查美食板,晚點跟妳講啊。我們公會會羨慕死我,我跟墮落聖徒吃飯欸!」

怎麼回事?什麼跟什麼?灰燼一臉茫然的抓頭,怎麼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