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三十六

最後阿東答應幫她多蒐集點資料…畢竟許多事情他也只是泛泛而聞,知道的不夠詳細。但是身為一個遊戲迷,這樣跨遊戲又牽涉到高層的大事件,能插一腳實在太令人興奮了…就算跑龍套也好。

阿東揮手和灰燼道別,心底不是沒有絲微遺憾。太可惜了,美慧跟兄弟有過一段。雖然很欣賞她,也覺得跟這樣的女孩子過日子應該很棒…但他是個崇尚簡單的人。

【Google★廣告贊助】

打小一起長大的死黨,份量不是一般。愛情來來去去,兄弟可不一樣。年紀越大,朋友越少。他不想把自己單純的生活變得混亂…真讓他追上美慧,跟尚中怎麼見面?尷尬死。

但當個朋友就沒啥問題…想想看,墮落聖徒欸,六死神之一!而且他還拿到簽名了…誰能有啊!他來赴約的時候,自格兒公會的會長羨慕個賊死,死賴活賴要他寄簽名去…也不管寄到加拿大得花多少時間。

他露出單純的笑容,興沖沖的上車。雖然他比灰燼還大一歲,可是心態上還是很

彼得潘,電動和兄弟比女人重要多了。

灰燼的心情也很好。雖然夾雜了一點點懺悔,但更多的是愉快。

她知道,完全知道,應該要慈愛、寬恕、原諒…她知道幸災樂禍不對。但她畢竟是個凡人,並不是聖女。

主啊,原諒我。她低聲禱告。我想您會原諒我…反正我是墮落聖徒。

她面帶微笑的上線,時間稍微晚了點。

但她的愉快只維持到她看清楚了坐在祈禱室前的風胥,就消失無蹤。

他的樣子很淒慘。一隻眼睛只餘血洞,半張臉皮幾乎被割下來,右前臂乾脆沒有了,左手夾著煙的手微微顫抖。

灰燼的怒氣緩緩上升,心火越來越旺。他那樣高精神的狀態,除非自己解除,不然不可能這麼狼狽。她知道風胥對小黑非常在意,而他對越在意的人越想動刀。

這根本就是自找死路。

「你啊,為什麼老愛做這種危險的事情!」她大聲了,「三重重度傷殘加瀕死效果!我要治多久?今晚我啥事都不用做了!…」

她知道自己很刻薄,但不這樣,她沒辦法壓抑心疼的感覺,眼淚也會跟著掉下來。她很生氣,非常生氣。她覺得風胥一點都不愛惜自己…他可是痛覺百分之百的,不像她才只有百分之五。

風胥看了她一眼,冰冷的怒氣漸生,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轉身就要走。

「站住!」灰燼厲聲叫住他。

她果然生氣了,而且非常生氣。

從他把自己搞得非常狼狽以後,當戰鬥的狂熱褪去,他就開始惴惴不安。發現聖喬治那個二百五治不好他,他的不安就越來越升高。

他有點害怕…對的,他這個殺人狂居然害怕起來,害怕灰燼發怒。但他又為自己這種害怕感覺到非常唾棄和暴躁。

我根本不用怕她生氣。她生不生氣關我什麼事情,而且她憑什麼對我生氣…我喜歡、我甘願受傷,她愛治就治,不愛治我就躺兩天,又不會怎樣。

我們又沒有任何關係…我跟誰都不會有關係。他看著那個護士兩年,非常明白,比誰都明白…送花只是強迫自己做個end。

誰都有可能有…但他絕對沒有。可他沒辦法約束渴愛的、依舊年少的心,沒有辦法徹底悶死埋葬。他非常痛苦,並且束手無策。

因為我有病,我生錯年代,我是反社會者。

所以他不敢細想灰燼為何生氣,不敢細想他為什麼怕灰燼生氣。那是碰也不能碰的想法。

他不敢失去灰燼這個唯一的朋友。

所以他抽身就走,罔顧灰燼喊了什麼。可心火旺盛的灰燼上前扯住他的左手臂,「別跑!你這樣一身的傷…」

完了。風胥徹底的絕望。我要失去她了。

他完全沒辦法控制的操縱一把匕首割向灰燼的咽喉,發出受傷野獸般的暴吼,飛快的掐住灰燼纖細的脖子,那把匕首幾乎把他的手掌抹成兩半。

風胥在哭,卻不是因為疼痛。

是絕望,非常絕望。生命中唯一的蜘蛛絲要斷裂了。他終於還是…沒能控制住自己兇殘的天性,對自己唯一的朋友、在意的人動手了。他很想鬆開手指,卻更想掐斷灰燼柔嫩的脖子。

最後他操縱的匕首迴旋,齊腕割斷了自己的左手。看著又喘又咳,臉孔漲紅的灰燼…他真的心如死灰。

他要離開,他要下線。他背過身,決定立刻下線…灰燼卻撲上他後腰,用力抱住他,「去哪?下線可不會好…你現在可是四重重度傷殘!馬上要掛了啊!」

天籟似的治療術不斷的降到他頭上。

風胥低頭痛哭,眼淚混著血,一滴滴的落在胸前…有一些滴在灰燼的手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