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

從感應艙起身時,灰燼有種惡夢初醒的感覺。

回首事情發生到現在,長長兩個月已經過去了。她照了鏡子,把自己差點嚇死。鏡裡的人活像殭尸,她認了半天才發現是自己。

為什麼我把自己搞成這樣?她有些迷惘。

【Google★廣告贊助】

她還記得那種心痛得只能蜷縮流淚的強烈苦楚,但現在只有一種麻木的感覺。她竟然有些慶幸,失戀不會死人,但那種痛苦讓人巴不得去死。

最少她現在會覺得餓,想起來該去上班…不過兩個月的曠職,恐怕要重新找工作了。

可至少,她終於回到現實,而不是沈溺在無邊無際的追憶哀傷憤怒和心痛了。

雖然一開始,還是有點渾渾噩噩,但最少生活上可以自理,掩飾好一點,也跟正常人沒什麼差別。她無比珍惜此刻的清醒,所以才會回去地獄之歌。

她重新找了工作,搬了家。但如同冥道主所言,斷意果只能維持現實生活的二十四小時,她在搬家忙碌時的斷層,讓她感受到漸漸追上來、強酸侵蝕般的苦楚,她更比上班打卡還認真的抱著冥道主的大腿不放,氣得雍容又慵懶的冥道主大失形象的破口大罵,而且還甩不掉她。

「放手…不對,放腿!這玩意兒不能老吃,會上癮!妳這表現跟毒蟲有啥兩樣…」冥道主真氣得發抖。

「任務。」灰燼是很執著的,「獎賞不要裝備也不要錢,我只要斷意果。」

「妳這死毒蟲!不要再抱著我大腿!」冥道主氣急敗壞,「果然耶老頭的信徒都是群~!@#$%$!!妳滾去曼珠沙華不好嗎?風景優美氣氛佳!不然去修羅道也不錯啊!打打殺殺還可以暴人裝備或者自己暴裝備…」

「任務…」

「…我知道了,知道了!放手…放手!」

可以說,灰燼的墮落聖徒生涯,就是從這枚斷意果開始的。

地獄之歌是個很妙的遊戲…或者說整個曼珠沙華系列遊戲群都很妙。最妙的是高等NPC的AI高得讓人吃驚,並且有各自獨立的人格。尤其是像史詩首領級,冥道的冥道主、妖界的醫君、修羅道的阿努王,AI高到不但自己統領的界或道無所不知,而且還可以不甩GM。反過頭來,GM得對這些史詩級首領恭恭敬敬,省得這些智慧高超宛如遊戲裡神祇的首領們搞什麼小動作陰人…比方說擅自更改任務或副本之類的。

當然,大部分的時候,這些首領們都還算是相當合作,讓遊戲裡的世界可以順利運行。

這就是為什麼冥道主覺得很煩,卻不能一傢伙滅了這些神經病的緣故…雖然他的確做得到。

他終究還是得依循規則而行,只能勉強容忍這些不應該存在的「異端」。他不禁有些懷念那個可愛的異端良箴。心理承受度高,卻有自己的道德標準,能夠刺激冥道進化出無道德的秩序,卻不是將之破壞。

如果說,曼珠沙華的基調是恢宏壯闊,涅盤狂殺是血腥殺戮,那冥道就是無道德的陰謀詭譎。

系統主機的總AI要求的是平衡,當出現足以破壞平衡的發展時,就會致力於平衡。表彰於冥道的就是,當出現多少隱藏職業的異端,就會提高冥道主的屬下更高的AI,讓他們更有利於推翻冥道主這樣有前途的偉大事業。

對的。表面頹廢無道德的冥道,冥道主之下的各路冥王貴族,無不把目光虎視眈眈的盯在那個高高的王座,連個六級殭尸頭子都會幻想奪位稱帝。

但冥道主覺得自己吃虧,很吃虧。表面上很強大的隱藏職業玩家,其實都是不靠譜的神經病。給他的通常是無盡的麻煩,而不是助力。

當初設定的隱藏職業,往往都是從他界(尤其是天界)脫逃而來的叛徒,的確很好很強大,對鬼靈邪魄的殺傷力超級強悍…但他這群不靠譜的侍從卻常常不分敵我,殺個底朝天,連他苦心安排的間諜網都一起連根拔起啊混帳!

冥道主真的深深感到悲哀。

和這些神經病磨練久了,他早就千錘百鍊,知道給任務的時候千萬不要含糊其詞,一定要說得清清楚楚,嚴厲制止他們大殺四方的慾望,並且定下後果嚴重的懲罰…

雖然效果一直都不太好,總比什麼都不做的強。

只是他不知道,這個新來的墮落聖徒在接完任務以後詫異的想,「沒想到這麼漂亮的美攻頭兒,居然是個唐僧…可惜了真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