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一

經過幾次會議,更逍遙終於領悟到一個重大的錯誤。

他們這群侍從不熟的時候還能開會,熟了以後就往離題離題再離題、重點劃遍無處不錯的方向大步前進,開會除了增進一點友好度和人際關係熟練度,什麼結論都沒有。

他痛定思痛,非常睿智的使用飛鴿傳書。雖然有點慢,但可以無視任何離題與劃錯重點,達到最好最快速的結果。

【Google★廣告贊助】

撇開那兩個無可救藥的缺點,其實這群都有點毛病的同僚是所有RL夢寐以求的好隊員。意見不多,本事不小,只要指令明確,都肯徹底執行…往往還會執行度破表。

這讓他非常感動。帶過太多自作聰明、自做主張、眼高手低,講得一嘴好副本的正常人…他對同僚們的使命必達感動得熱淚盈眶…

「他們只是懶得動腦筋。」聖喬治很直接的戳破他的感動。

「…你讓我多感動一下會死啊?」更逍遙怒了。

不管願不願意,更逍遙勒令所有的人都配置電鋸一把。他算是把所有同僚的個性摸透了…如果不想用電鋸,那就想辦法提升等級或者是非神聖除魔的技能。

雖然侍從們屬於半npc,但PK的時候還是適用玩家PK的規則。玩家相互間的PK,不像對付怪物還有等級壓制,不然等級低的玩家不能控場高等玩家,高等玩家屢屢出現輾壓暴擊,那只有單方面虐殺了,太不公平。

高等玩家的真正優勢在於技能眾多、傷害力大,血多魔厚。侍從們以往對玩家還多個屬性或技能相剋。

但是這個優勢在修羅移民身上等於沒有了,必須要回歸正統PK的道路。

基於冥道一觸即發,山雨欲來的現況,更逍遙要求所有侍從都戮力於提升等級和學習其他屬性技能,並且對尸之君主以下的精英部屬加以嚴厲打擊,讓他們來個大規模降階(新接任的精英部屬能力是遠遜於老長官的),削弱尸皇的實力,並且破壞尸皇滿天開花、偷天換日的靈魂熔爐。

危險當然挺危險,但是一方面可以練功,一方面可以削弱對方。雖然知道在系統大神之前這樣的努力很微弱,但總比什麼都不做來得好。

原本是死馬當作活馬醫,但在更逍遙陰險毒辣的設計之下,尸皇原本嚴謹的封建軍事朝廷,被整了個滿臉豆花,許多關鍵要位的官吏將帥,屢屢被暗殺,死得非常倒楣鬱悶。新升上來的實力不濟,業務不熟,還得應付同儕間慣有的明爭暗鬥…死的人不多,效果卻出奇的好,很讓尸皇大大頭疼,還遷怒到三大公會,發了好一頓脾氣。

經過這麼段用尸皇的精英和小頭目練功,原本停滯不前的侍從們等級都有所提升,其他屬性的技能也日漸熟練。

因為他們都很小氣,從來沒想過什麼息事寧人,所以該找的場子,還是得找。

雖然不能發起公會戰,但他們可以發起怪物攻城。

***

無疑的,風胥卻比其他同僚走得更遠一點。

除了配合更逍遙的戰略,其他時候,他往往會突然失蹤。不過侍從們都是自由散漫的人,像是任務之餘,娃娃和黯淡也會鑽進山裡尋找礦石或能源,更逍遙和聖喬治更是超任務進度,專挑殭尸族大小頭目打寶去了,常常不見人影。

雖然灰燼上線的時候,風胥都會邊抽煙邊等她,一直陪到她下線,但想逃過補師的法眼,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雖然沒再丟什麼零件,但風胥身上有著可疑的傷痕,雖然處理過了。

「吸血鬼療傷很貴。」灰燼若無其事的說。

「就是。」風胥感慨到一半,噎住了。讓個小白鴿套出話來,他這個立場實在是…

在灰燼泫然欲泣的眼神壓力下,風胥頂不住,招供了。「跟人切磋而已。」

灰燼心底明鏡似的,「你自己說一定會帶上我。」

風胥撓頭,狂撓頭。躊躇好一會兒,「戰鬥中妳…別動手也別補血。」

理論上,侍從們不能跟玩家密語、飛鴿傳書。不過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侍從們都知道,他們不能主動PK玩家,可是玩家不知道這點。

不管是哪個玩家脖子上架著把鋒利的匕首,那把匕首的主人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冥道主侍從,沒人不魂飛魄散。連老媽都願意給他了,何況只是要他寫個飛鴿傳書。

看鴿子飛遠,風胥把匕首收起來,「抱歉了,打擾。」領著張著嘴的灰燼,施施然的走了。

「…這樣真的可以嗎?」灰燼的眼睛直了。

「我沒被系統警告,應該是可以吧。」風胥思考了一下子說,「咱們先去等…那小子不知道幾時能來,可能要等很久…」

他們跑去哀泣森林的一處殘破城堡附近等待,風胥很熟練的拾枯枝生火,取出預先醃好的烤肉串,擺出酒來。

看灰燼望著他發呆,他有些訕訕的笑,「那小子…吃得很差。雖然說虛擬吃什麼也無所謂…但現實吃不到,總不能在虛擬還虧待了。」

「…你們還打出感情啊。」灰燼已經猜出來了,但臉不禁為之一垮。

「不知道怎麼說。」風胥笑了,眼神前所未有的澄澈,「跟他打一次,比我殺一百個人還有效。」他望著自己的手,「也不會…有那種情緒從高峰驟然跌入低潮,自我嫌惡的副作用。」

「哈哈,」他撓頭,「他真的很強,比我依賴本能和技能強多了。只是跟他打過,殺其他人就沒什麼意思…」

灰燼看著風胥,眼神很柔和。她不懂心理學,不過頭兒曾經說過,風胥只是沒找到昇華殺意的方法。或許,這個人可以?

雖然早就猜到這個人就是小黑(……),但她沒想到小黑出場的第一句話讓她如此震撼。

非常冷漠、冷酷,不苟言笑的小黑,一從樹梢飛躍而下,看到她,眼睛瞪得渾圓,顫顫的指著灰燼,又盯著吃掉大半的燒烤,哀號一聲,「我日!你大爺的居然帶妹子來野餐給我看!這是炫耀!赤裸裸的炫耀!他馬的你這炫耀帝…太無恥了你!鄙視,嚴重的鄙視!」

…殺氣沖天的冷酷殺手形象,立刻風化了,崩壞得連渣都沒有。

風胥善意的解釋,「小黑是山西人,鄉音有點重。」

「我再日!他馬的我京片子這麼標準哪來的鄉音你講!」罵到一半,他驟然醒悟,勃然大怒,「靠!誰是小黑啊?老子叫縹緲風塵!要說幾次你才記得住?你他馬才小黑!」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