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二

小黑說得武俠些,是武林世家。

最少在狹窄的圈子內,他們家算是有頭有臉,算得上號的武林高手。

可在二十一世紀中葉,連信教的人的成了鱗毛鳳爪,何況是習武的高手。而且在高度文明的此時此刻,嚴重結晶化的社會,連個看公司大門的守衛都要大學畢業,生在窮鄉僻壤還嚴守祖訓習武不懈的武林世家可說毫無競爭力。

【Google★廣告贊助】

畢竟武學上要有寸進,花費的心力和工夫非同小可,比訓練奧運運動員還嗆,你看過幾個運動員能在學業上跟人爭長短的?人的精力非常有限。

於是這些武林世家都陷入了困境。要不就牙一咬眼一閉,往黑社會的道路走去…但現在文明社會的法律和治安都很良好,黑社會越來越不景氣。武功再高也抵不過槍子兒。

有些就乾脆拋棄祖訓,督促孩子唸書將來好謀生。念不好,有個基本學歷,最少能進軍校或警校…再怎麼拋棄祖訓,條件還是比平常人強多了。

小黑他們家,是那種史前活化石級的頑固派。武功練得很好很強大,但在就業的道路上混得很落魄。若不是饑渴難耐…呃,我是說,烽火連天的老爸不放心自己惹禍的兒子,跑去跟小有交情的小黑家雇了一票子弟陪少爺玩遊戲,小黑現在還在跟他老哥一起掃大街存大學學費。

小黑說,其實他不想念大學,真正該念的是他那個聰明的哥哥。但是他哥哥堅持這已經不是古老武學的年代,不管喜不喜歡要不要,小黑一定得把大學混畢業。

薪水並不太高,但已經是額外的收入了。就是看在錢的份上,小黑才沒把烽火連天砸個稀巴爛…他的脾氣實在不是太好,那個少爺除了白癡兼自我感覺良好外,討人喜歡實在不是這位有錢少爺的強項。

但小黑實在是個開朗活潑的人,雖然經歷聽起來很慘,到他嘴裡倒是妙趣橫生,自比顏回,更勝子路,引經據典的,可見他們家不但傳承了古老武學,連古文學都很認真的課讀了。

看著手舞足蹈的小黑,自說自答得非常開心,風胥有些歉意的要害偵測了一下灰燼。

風胥密語灰燼:「我已經聽他說八次了…這是第九次。所以…我才不想帶妳來。」

灰燼密語風胥:「…我了解。謝謝你…我還挺得住。第一印象果然不準…」

風胥安靜了片刻,回密說,「他快說到了…」

「…我老哥還說,要裝酷沈默寡言才把得到妹子!其實我老哥算無遺策,但為什麼這點就不靈呢?小風你說說看?說把不到也不太對…我約會過你知道嗎?不是網路喔,現實的!我長得也小帥啊小風你說是不是?你知道一個遊戲內要遇到本國的就很難了,何況同市?那可是難上加難啊你知道嗎?奇怪的是,跟我約過會就把我拉進黑名單,難道我就那麼不上相嗎?太過分了這個!…」

你老哥實在很睿智。灰燼默默的想。

小黑連氣都不喘的講到一半,轉頭看風胥,表情很凝重,「小風,你跟這個妹子現實見過面沒有?」

風胥有些手足無措,「呃,咱們還是開打吧。」

小黑馬上轉移目標,「小灰灰,你跟小風現實見過面沒有?」

…誰是小灰灰?灰燼本來不想回答,但話嘮的精神攻擊實在太可怕,連心靈強化都無效,她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

小黑誇張的哀號一聲,「為什麼?!為什麼小風跟我走相同的酷哥路線,他把得到妹子我把不到?人生為何如此悲催一整個餐桌…」

風胥微弱的抗議,「我們不是…灰燼是我…朋友。」

「你不要再狡辯了!解釋就是掩飾,懂不?!難道我縹緲風塵是那種挖朋友牆角的混帳嗎?!小灰灰,妳通信號碼是多少?能不能視訊?妳在台灣啊?哎,為什麼這麼遠…小風你別這樣,我不是挖你牆角,只是想跟小灰灰看有沒有深入了解的機會,雖然真的有點遠…」

…終於明白為什麼小黑把不到妹了。即使有算無遺策的哥哥,還是不抵話嘮的破壞力。就算風胥拖著他的後領往空地走去,他的嘴巴還是沒有停過。

直到風胥拔出匕首,小黑的眼神才為之一變,森嚴殺氣冰寒的緩緩溢出,讓驚訝的灰燼往後退了幾步。

這個時候的小黑,像是出鞘的利劍,隱隱泛著收割人命的寒光。風胥微微的笑著,眼神迷離渴血,舔了舔匕首的刃面。

…男人真是一種神奇的生物。灰燼默默的想。明明很痛又會丟零件,還是興奮得個個變身…真難以了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