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四

原本風胥遲疑,灰燼還是勸服了他,跟大叔報告了這件事情。

大叔看著這兩個超齡少年少女的忐忑不安,搔了搔頭,「這有什麼關係?還管到你們交友情形喔?我又不是你們爸爸。」

啞口無言的灰燼掙扎了一下,「可、可是,他是宏圖霸業的人。」

【Google★廣告贊助】

大叔狂笑了,連聖喬治都咧了嘴。

「孩子就是孩子。」大叔感慨,「青春真好。」

「咱們是玩遊戲,還怕間諜和情報流失喔?」聖喬治笑得挺開心。

大叔揮手,「拜託,咱們是在玩兒,又不是商場廝殺。對方跟你們挖情報,還是我們有什麼機密可以洩漏?」

「手牽手一邊玩去。」聖喬治也跟著揮手。

後來,小黑把他哥帶來玩,交手得比較斯文,沒那麼狂野的掉零件。

小黑和小黑哥都很愛武術,但是現實中不允許,反而在地獄之歌找到舞台和對手。他們和風胥相處的很好,怎麼打也不會生氣。而她呢,從醫生轉任廚娘…她廚藝可有大師級的水準。

據說小黑和小黑哥現實中很節儉,什麼都捨不得吃,風胥的病房餐…你懂的。

其實,我也不是那麼愛玩遊戲。灰燼默默的想。

她總覺得自己反應慢、怕痛,又不怎麼喜歡解任務、練功。每次出團她都很疲倦,壓力大得讓她脾氣暴躁。

但是,她喜歡遇見的朋友們。

來自天南地北,個性相異,國情不同,唯一共通點只有使用華文。但不管是誰,背後都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故事。在地獄之歌為了自己的緣故、相同或歧異的目標,往來或交戰,活得興致盎然。

同時也豐富了她原本蒼白貧瘠的人生。

她喜歡這個,很喜歡。

***

更逍遙大叔成功發動了「怪物攻城」,讓聖喬治很痛快的來次地獄之歌版的快打旋風,更讓大叔珍藏已久的「K.O.」閃亮登場。

事後小黑哥很不服氣,一直抱怨他們作弊…雖然在規則內。

大叔不愧是骨灰級老玩家,一下子就堪破了自己的盲點。他們不是適用於「怪物攻城」麼?真正的怪物攻城,怎麼可能只有六個boss呢?

於是他們借調了冥殿三萬守護軍…來了次威力軍演,效果挺不錯的。最少在冥殿守護軍和六把電鋸的狼顧環伺下,逼得烽火連天和聖喬治釘孤枝,沒有懸念的贏了這次怪物攻城和整個公會倉的財富,不過這回沒賺頭,反而倒貼了一點--都發給守護軍當加班費了。

甚至,他們還熬過了五大君主發動的「圍城逼宮」,系統主持的陣營任務,頭回失敗。

系統大神居然吃鱉,在曼珠沙華遊戲群裡引起軒然大波。直到最後長達七分多鐘的宣傳片,才略窺些門道。

帶著純白面紗到鼻尖的少女,拄著橡木杖,跪著一膝懷著聖經,粉嫩的唇微啟,聲音軟弱,帶著一絲顫抖,卻乾淨澄澈如初晨之風。

她唱著:「野地的花,穿著美麗的衣裳,天空的鳥兒,從來不為生活忙。慈愛的天父,天天都看顧。祂更愛世上人,為他們預備永生的路…」

風吹拂過她的面紗,捲起一片枯黃的葉子,盤旋著帶著鏡頭往下,少女澄澈的歌聲掠過殺氣騰騰的戰場,漸漸滲入號角、鼓聲,漸漸激昂,音樂越來越悲壯,湧著強烈的史詩感。

少女的杖一頓,湧出黯淡朦朧的光,抱著聖經如狂風般,瞬間賜福了整個戰場,殺聲震天中,哀號痛呼與咆哮狂吼交織成一片,血肉橫飛,人命宛如草芥,在殺與被殺中,跟隨著領軍的五個侍從,像是尖刀般插入敵陣中。

然後,激昂的戰歌和囂張的嘈雜模糊了,少女悲感的歌聲縹緲悠遠,「野地的花…」

鏡頭切換,灰燼眼神溫柔的將手放在風胥瞎了的眼睛上,風胥微仰著臉,另一隻眼睛半開半閉。

又再切換,風胥一行透明一行殷紅的血淚,喃喃著,「我會保護妳的。」

歌聲漸遠,切入戰場,更逍遙大叔用背掩護了差點被劈成兩半的娃娃,聖喬治投出自己的長槍洞穿幾乎得手的敵人,好讓黯淡及時狙擊,他自己卻被砍翻在地,被人潮淹沒了…

在戰歌和情勢緊張到極點時,聲音又模糊,無伴奏、縹緲虛無的「野地的花」,將鏡頭投向發狂的風胥,顫顫的扶著幾乎被長刀釘在地上的灰燼。她微微一笑,身形漸漸模糊,浴血的風胥仰天發出悲絕的聲音…

最後泥濘著血的戰場,斷肢、殘臂、屍體,五大君主聯軍猛攻城門,看起來希望已然即將消失…

白紗染血的瀕死少女,粉嫩的唇輕啟,「野地的花…」

終年長陰的冥道天空降下一道光,神聖的聲音響起。

「少女呀,妳的忠誠獻給冥主,虔誠卻是屬於主。主神不會拋棄任何一隻羔羊…」

從遙遠的黎明,雪白的羽翼翱翔而來,賜下神聖嚴厲的聖光…

最後鏡頭轉到一張昏黃的照片,是侍從們談笑晏晏的留影,最後駐足在風胥和灰燼相視而笑的模樣上,漸漸模糊,一片漆黑中,一片白羽飄下,然後是一行廣告。

「天國行歌,即將禮讚。」實在這個宣傳片拍得很好,極度唯美悲壯,在玩家間評價非常高。

但灰燼對這個宣傳片不滿,很不滿。

當然,她得承認,「圍城逼宮」那天,侍從們的確等得無聊,在專屬頻道開起KTV,每個人都唱了歌,連她都推不掉。

被逼著開口時,她正在城牆上,背包裡帶滿了藍水和靈水。讓冥道主「黑暗賜福」過的侍從們,屬性暫時的轉為黑暗,能力增強很多,體現在灰燼身上的就是,她的光環效應大了很多倍,並且可以施加在參戰的玩家身上。

五大君主集合的兵力,在系統大神的支持下,密密麻麻的撲天蓋地,看不到盡頭,湧在沒有封死的罪惡之城的大門口。

其他的人要不就搖滾,要不就軍歌,非常振奮人心。可是這些歌她都不會唱。

所以,她唱了一首「野地的花」。

原本事情就是這樣而已,他們也打得很辛苦。要不是一群長了翅膀的天使(?)來援,城破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只是空軍打陸軍優勢太大,人家還會扔聖光炮,你看多犯規。

但是讓系統大神剪輯過的宣傳片,真是扭曲到不能再扭曲,讓他們這群侍從齊齊吐了半口血,還有半口含在嘴裡,吐不出來也嚥不下去。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