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六

冥道主的心情很壞,非常壞。

未來會叫做「米迦勒」的天使頭子,卻比他火氣還大。「卑劣污穢的暗影渣滓…言而無信就是你的名字啊…」三對羽翼極展,憑空凝聚雷電為矛。

「許多人的死因都是廢話太多。」冥道主冷冷的伸手,環繞黑暗的火焰在他掌心跳動。

【Google★廣告贊助】

就在一觸即發,空氣充滿劈哩啪啦的靜電,讓滿頭霧水的侍從們也跟著怒髮衝冠(被電的)…兩個人又同時鳴金收兵,異口同聲怒氣滿點的喊,「這破玩意兒!」

搞不清楚狀況的侍從被淫威…神威深重的冥道主草草打發,只剩下他和天使頭子相互怒視,眼神倒是很炙熱。

「你明明答應了!」天使頭子發現瞪久了眼睛也很酸,很受傷的喊,「她雖然把忠誠獻給你,但是虔誠又不是!而且虔誠度對你有個屁用?!你為什麼要損人不利己…」

「她的虔誠對象也不是你。」冥道主冷笑,「甚至不是耶老頭…名義上是而已。人類虔誠的對象可完美多了。」

天使頭子被噎住,一臉鬱悶。

「再說,我已經告訴她真相,她對我的忠誠大約也消滅了吧。」冥道主別開臉,「至於你怎麼招攬她,是你的事情。」

冥道主的心情一直很惡劣。

受限於系統規則,除非侍從都死光,不然他不能出手。五大君主和他都受相同的束縛。他也知道,系統對於圍城逼宮的結局早已寫定,他再憤怒也沒有用。

灰燼在戰場上「甦醒」,只是把這命定往後拖延一點時間…還真的是很少的一點點。

但是,和喜歡西洋棋、喜愛秩序的「米迦勒」不同,他喜歡圍棋,因為他的本質不是善良或邪惡,而是渾沌。

渾沌的形態有很多種,他所表現出來的,就是無比執著的貪念。所有屬於他的人事物,他都貪婪得不肯放手。

冥道是他的,軍隊是他的,一根草一個鬼靈…通通是他的。

他的侍從,當然、絕對,毫無疑問,完完全全是他的。

以前他對人類沒有興趣,跟其他神靈沒什麼兩樣。漠然的注視,偶爾發笑。若不是人類的週期最短,是歷劫最好的地方,他連動眼皮看看的興致都沒有。

但是,但是。當人類屬於他時,他發現貪婪就沒辦法控制的不斷湧出,讓他非常興奮而激昂。

這是一種強烈的愛情,非常強烈的。當灰燼不肯放棄,甦醒後發動了天恩降臨,陰險的鳥人給了他一個提議。

「我可以鑽漏洞幫你。」米迦勒提議,「天恩降臨可以降多少天使,是我說了算。你只要給我一個延攬的機會…反正虔誠度你也沒有用,你又不是只有一個侍從…」

「我拒絕。」冥道主想都沒想。

「呵。」米迦勒笑了笑,「難道…你不想知道,『愛情』…是這說法嗎?是你單方面的一廂情願,還是小聖徒也懷抱著相同的『愛情』呢?」

「那不叫愛情,那是…」冥道主卻啞口了。

那是一雙雙,相信的眼睛。全心全意的信賴。是嘴裡不斷離題和劃錯重點,不太靠譜又用盡全力,玩也玩得非常真…的一群笨蛋。

讓他發完脾氣、扶額頭疼完,忍不住失笑的一群笨蛋。

他貪婪、很愛,非常愛這群笨蛋。尤其是那兩個笨得出奇、傷痕累累的笨蛋。

「我為什麼會答應你呢?」冥道主喃喃著。

「結果你也沒有做到啊!混帳!」天使頭子非常痛心疾首。

哼。冥道主默默的想。就不給你,怎麼樣?我寧可…讓她回去現實生活,不再出現。鳥人就是鳥人,太不懂貪婪的細膩了。就算放走純潔的小白鴿,讓她回歸鴿群,也不會給任何人。

我可是…渾沌之貪婪者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