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四十七

如常的上線時,灰燼嚇了一大跳。因為冥道主用要吃人的眼光瞪著她,讓她汗出如漿,不由得衝口而出,「頭兒你怎麼會在?沒出去風流?」

話剛出口她就極度後悔,現在捂嘴也太晚了。

但是冥道主只是陰沈的問,情緒明顯很低落,也很令人膽顫,「妳怎麼上來了?」

【Google★廣告贊助】

灰燼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的說,「…我前天才繳月費,為什麼不上…?」

冥道主一滑,差點沒坐穩。額頭非常罕見的滴下一滴冷汗。他發現小白也是一種境界,非常高超的境界。

「昨天我說什麼,妳沒聽清楚?」冥道主振作起來,「妳早就沒有在地獄之歌的理由了…」

「對喔,」灰燼發火了,「頭兒你怎麼能這樣?!我那麼相信你!你居然拿假貨蒙我!那些任務做起來很累欸!太過分太過分了!」

然後,她不太好意思的撓撓頭,「雖然我知道,頭兒是為了讓我戒掉斷意果。但也不要騙我啊…」

她說不出話來。因為他們詭麗陰美,風華絕代的頭兒,張大了眼睛,望著她發呆,模樣看起來居然…除了純真還真找不到形容詞。比冥道毀滅還可怕這…頭兒露出這樣的神情。

「妳明明不喜歡這個世界。」冥道主終於開口了,只是表情依舊有些茫然。

「嗯,是啊…風景太陰沈,讓人心生憂鬱…」灰燼隨口答著,看著冥道主,一步一步的走向他。

自從被冥道主調戲似的吻過額頭,她早把頭兒打入淫魔行列,根本就不靠近他了。只是她下線之後,想了很多。

她在冥道主之前跪坐下來,把手放在他的膝蓋上。「頭兒,昨天我下線以後,覺得又開心又難過。後來…想通以後,就不難過了。我覺得,應該要好好慶祝一下…我終於走出來了呢。所以晚上的時候,我想去吃頓大餐,看場電影。」

…這離題的功力真的太強悍。冥道主默默的想。聽到現在還不知道她要講啥。

「我手機有好多電話號碼…但是。但是我…我找不到跟我去吃大餐和看電影的人。我哪,應該說很多人哪,生活圈真的很狹窄很狹窄…」她伸出食指和拇指,比了一個很小的距離,「每個人都很孤獨,朋友這回事…變得很奢侈。」

「但是頭兒會在這兒啊,同僚也都在啊。這一年多…就是因為有你們這麼奢侈的存在,我才能好好的、好好的生活下去…直到能夠解脫。」

「頭兒,我真的很愛你們,很愛你。」她滲入了一點哭聲,「請你不要對什麼npc的稱呼心有芥蒂。有很多、很多很多孤獨的人,就是因為有npc的存在,才會覺得孤獨不是那麼刺骨…」

平心而論,灰燼不是什麼美女。她和風胥一樣,都是扔進人群找不到的那種,天賦身帶泯然眾人弱化版。

但是她對冥道主微笑時,笑容非常純潔…甚至是聖潔。雖然她也在哭。

我永不饜足的貪婪,在這瞬間,暫時的飽足了。

「哪,妳這樣很危險呢。」冥道主喃喃著輕撫她的頭頂,「我會貪求妳的靈魂,死後都不放的。」

灰燼皺眉思考了一下,「只有我嗎?」

「我的貪婪很難餵養啊…」冥道主也皺眉,「妳看,那幾個神經病跟我簽約的機率大不大?」

「…頭兒,您果然是死神嗎?」

額暴青筋的冥道主吼,「我怎麼可能是那些低等生物!?他們也就比GM高等一點點…並沒有脫離單細胞生物的行列!!」

站在陰影處的人無聲的笑了一下,轉身走開了。

果然如他想的一樣,離開冥殿的灰燼,往懸圃來了。帶著雨過天青的微笑,對他招手,「風胥!」

抬起煙霧下的臉孔,他跟著微笑,「早安。」

雖然是陰天,卻是個好天氣。實在是太好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