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後記

今日陽光燦爛。

抬起兜帽下的蒼白臉孔,他笑了一下。雖然有點變形,但還是很歡欣。

這是很艱辛的一步,他有些顫抖,但看到向他招手,滿面笑容的少女,他就穩定下來了,很自然的跨出大門。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說,醫學發達,活過百歲已然尋常,三十之前的人都可稱少年少女…但畢竟他們都三十出頭,再稱之為少女似乎有點怪。

可是,在他眼中,她就是永遠的少女。

「風胥!」灰燼笑得很燦爛。

「灰燼。」他有些侷促的打招呼,竟然有些羞澀。

今天是個很重要的日子。住院多年的風胥,終於通過評估,可以緩慢的進入社會了。醫生們准了他的請假,可以傍晚再回來。

雖然戴著簡便型遙控電子鎖鏈,並且在皮下注射了一個微型GPS全方位監控,但他還是很高興,非常高興。

更高興的是,灰燼來接他。

「你想去哪裡?」灰燼比他還開心。相伴多年,她比誰都明白風胥的悲傷和努力。

「…吃大餐,看電影。」他低聲說。

灰燼愣住了,「看電影?看什麼電影?」

「妳想看什麼電影?」他飛快的瞥了眼灰燼的胸口。真的有D吧…心臟是在…喂喂,別亂想。他警告自己。

灰燼沒講話,他有點不安。低頭注視著鞋尖,不太有把握的說,「那個…如果沒大狀況,我可以請假…陪妳看電影。唔,我有錢…我協助一個醫生寫論文,有報酬,所以…」

「你偷聽我跟頭兒說話啊?」灰燼的聲音有些緊繃,「都幾年前的事了。」

「妳…不也還記得嗎?」風胥還是低著頭。

只是很快的,他覺得兩頰溫暖,灰燼神經很大條的把他的頭抬起來,眼神很清澈,「要請我看電影呢,你要看著我的眼睛啊。」

她的眼角,有點點淚光。

「好的。」他溫馴的問,「能請妳看電影嗎?」

灰燼有些哽咽,「…我很樂意。但我先請你吃飯吧。」

「我想抽根煙。」

「我們去個薰不到別人的地方。」

於是,在台北街頭,找到一面沒什麼行人的牆,風胥抽煙,灰燼跟他聊天。

「小黑和小黑哥上個禮拜來台北玩,到醫院來看我。」

「真的?」

「他們過得不錯哩。開了一個補習班,沒想到全息遊戲一流行,真有人想學武術了。」

「大叔和鐵皮罐頭是不是下個月要來玩?」

「嗯。娃娃和黯淡的醫生終於同意了…妳要一起來嗎?」

「當然。」

風胥覺得,今天的陽光,特別溫暖。

或許是因為,他終於可以請灰燼去看電影的關係。

今日陽光燦爛,非常燦爛。

並肩走向公車站,風胥吹著口哨。灰燼聽了一會兒,加了進來,小聲的唱,野地的花。

於是,在二十一世紀中葉的台北街頭,迴響著墮落聖徒行歌,悠揚如燦爛陽光。

(墮落聖徒行歌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