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六

接完傭兵特殊任務,灰燼沒有多留。因為冥殿已經不太安全了。

雖然冥道主面容還是那麼白皙,那樣絕美,同樣的風華絕代。但是和他相處了一年多,灰燼敏銳的察覺到,偉大又英明神武的冥道主已經快被她其他同僚點燃暴走狀態了。

這就是她和其他同僚最大的不同。畢竟她只是個吸毒犯(斷情果中毒…),不是神經病。

【Google★廣告贊助】

等頭兒冷靜點的時候再回去還任務好了…還好她還有點存貨…

無疑的,她的選擇非常睿智。她剛接近冥宮大門,就聽到遙遠冥殿的冥道主怒吼,「…你們殺了黿龍?!我叫你們殺了嗎?!我只讓你們去教訓一下骨皇…他的領地距離黿龍三千里啊混帳!你們不知道黿龍支撐著冥道一角嗎?!難怪最近不停的地震啊…」

「我沒有喔…」弒神狙擊手黯淡用她有些僵硬機械的嗓音說,「頭兒,但我不要這個獎勵…能不能給我核子反應爐…」

「滾!冥道是東方玄幻…不要轉移話題,不要插嘴!那個裝聖光的鐵皮罐頭和鬼畫符的死道士!怎麼不說話?說啊!為什麼沒事幹去把黿龍拖出來殺…」

「那是極度邪惡的存在!吾輩豈能容這等邪物橫行…而且聽說它掉落龍槍。」狂熱聖騎聖喬治很理直氣壯的說。

「我需要黿龍的殼占卜啊,聽說很準…」蜀山劍俠更逍遙聲音小多了,但並沒有讓冥道主感覺好些。

一片雞飛狗跳中,實習死神娃娃用童稚又陰森森的聲音說,「哥哥,我可以殺他們了嗎?…」

灰燼趕緊跨出大門。她想冥道主會親手殺了那群「純樸」的同僚…而且不只一次。

她可不想遭受池魚之殃…畢竟她比同僚們聰明多了…當然也是幾次血淚交織的教訓所致。

幸好那個鐵皮罐頭邀她去殺黿龍時她拒絕了,還勸了兩句(雖然很敷衍),怎麼算帳也翻不出她的錯兒,看她是多麼高瞻遠矚…

她步下漫長的階梯時,覺得頸側一涼,四肢百骸都為之一僵。目光微微的朝左,果然是狂信者刺客風胥。跟她差不多高的風胥貌似文弱少年,穿件港漫風格的無袖短袍,肌肉也不怎麼結實…但只是外表。

灰燼艱難的咧了咧嘴角,她覺得應該比哭還難看。但風胥飛快的測量了她的頸動脈的位置和出手方位,點了點頭。

聰明人不是只有她一個。

當然,她知道風胥並沒有惡意,甚至可以說是友善…在所有同僚中,也只有風胥和她的關係非常勉強的可以算朋友…最少必須雙出任務時,她寧願和風胥一組。

其他人的變數都太大。跟他們出副本…是災難中的災難。

風胥雖然可怕,但只要有人(或怪)讓他盡情的割得雞零狗碎,他就會很敬業。其他人都以為自己是自強號,不管包著鐵皮還是布衣,狂奔著一頭栽入怪堆中…哪怕面對比自己高上十幾二十級、一眼看不完的眾多精英怪。

(有時候中間還夾著boss)

「…感覺不好。」風胥難得多話,「任務。」

「太巧了點,」灰燼思考了一會兒,「怎麼三大公會都決定現在拓荒?」

他們同時從冥道主的手底接了個傭兵特殊任務。三個史詩級副本,對應冥道和妖界的邊境守護石。打破三個守護石就可以開啟冥道遠征的世界任務。

但是地獄之歌的副本進度是所有曼珠沙華系列遊戲當中最弱的,要指望玩家自己開啟,實力實在有點不足。所以冥道中的公會若聲望到了虔誠,可以祈求冥道主協助。

當然冥道主才懶得管這些螻蟻之輩…雖然不怎麼靠得住,他老人家身邊難道沒個把人?他們這些等同半神的半npc,就得無奈的接下這個傭兵特殊任務。

畢竟冥主侍從不但普遍封頂,一身華貴,誰沒幾個神器?總不能享了福利不盡義務。

「還是把補給先打算好…你麵包和水…」灰燼轉頭,卻啞然失聲。怎麼風胥一下子就不見了?

「…我在這裡…」風胥的聲音飄渺,她認了好一會兒才發現就在左手邊。「我那兒有特藍。等等拿給妳…」

太強了。灰燼後背緩緩的沁出冷汗。風胥這招「泯然眾人」比什麼「隱身」還可怕。他人明明站在那兒,不出聲誰也不會注意到,就一整個路人甲,不要說相貌,連身高性別都沒有印象。

他們這六個人,大部分都認為實習死神娃娃最可怕。自稱遊戲翻滾數十年的更逍遙就帶著哭聲說,實習死神根本就是冥河娃娃,獻了一首「娃娃國,娃娃兵。狂熱又聖冰,快速又會搞自爆,英勇存人心。」從此再也不敢跟她交手。

但是灰燼卻覺得,娃娃雖然手段殘了點,場面血腥了點,到底殺氣沖天,打不過還有機會逃掉。

可是風胥抹了你脖子,把你大卸八塊了,你可能還沒注意到他就站在你面前。

灰燼打了個冷顫。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