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八

灰燼瞥了一眼風胥,他將自己最豪華的裝備穿了出來,泛著微微的白光,罕見的戴上白銀十字架,腰際掛著聖錘。

而且,跟外人組隊的狀態下,他居然沒有施展「泯然眾人」。

「泯然眾人」這技能強大到變態,但也不是不用付出代價的。在地獄之歌,即使是物理攻擊職業的技能也是耗魔的。「泯然眾人」算是光環系的技能,也是每五秒耗魔。所以平常風胥穿的裝備都是著重於減少技能耗損和回魔的裝備…畢竟他的殺傷力已經夠可怕的了,不用太注重。

【Google★廣告贊助】

原本看他穿得一身高傷,灰燼額頭微微沁汗,害怕這個柔弱布衣刺客衝上去冒充自強號…可是他卻沈默安分的待在灰燼前面,清理著其他隊友沒阻攔到的漏網之魚。

當然,她了解,只要一施展泯然眾人,即使是隊友的她也補不到風胥的血…就算她施展破隱的心靈強化也沒用…但這是一個九十級的史詩級副本,的確對這個百人公會團造成很大的麻煩…可絕對不是他們的麻煩。

地獄之歌封頂上限是八十級。但那是玩家的上限。

他們這群冥道主侍從,等級是沒有上限的。她算是侍徒等級之末,剛破百級,風胥可是一百二十級的銀邊boss人物了。雖然「守護石之三」這個副本的怪多半是妖族英靈,神聖系的法術沒能加成,但天生附帶的等級威壓,也沒什麼危險性。

灰燼環顧四周,整個公會團都很認真,畢竟對他們而言是個非常艱困的副本。雖然公會的名字有點傻,叫什麼「天下制霸」,不過公會成員的素質真的不錯,進退有據。雖然個體上來說有些貧弱,但指揮得好也沒造成太大的傷亡。

更何況有兩個冥道主侍從壓陣,一路上算是有驚無險。

但是灰燼卻悄悄握緊了聖經。

她是看不出任何問題。但拜仇恨值百分之三百的強悍訓練,還是硬磨出了一點危險的嗅覺。

在地獄之歌之前,灰燼沒玩過其他遊戲,可以說是菜鳥中的超級菜鳥。除了那個超高標的仇恨值外,她還擔了一個冥道主侍從的小Boss虛名,不只是怪物想殺她,玩家也想殺她。一天死個幾十次是常有的事情。

一來是她太沒經驗,以為全息遊戲就是這樣,二來也是她在萬念俱灰的狀態,這種殺與被殺反而能夠發洩她緊緊壓在內心的痛楚…就是在這種屍山血海中,殺出了本能和技巧。

之後她接了一個偵查任務,獲得了全冥道完整的地下溶洞地圖,避開了大部分的玩家,才脫離這種殺戮不止的循環。

風胥比她早來兩年。還沒學會泯然眾人的布衣刺客也是撲街的料。論壇上分析冥道主侍徒時,公認灰燼和風胥是最容易攻略的。只是這兩個小boss行蹤詭譎隱密,不容易找而已。

一直到推倒最後一個王,還是沒有出現什麼異狀。

灰燼暗暗嘲笑自己過度小心,耐性等著天下制霸的會長上去擊碎守護石時,風胥詫異的看了她一眼,聳了聳肩。他也納悶,防範了一路,居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只是這會長廢話也太多了吧?滿臉紅暈興奮的演講。怎不趕緊敲了那個破石頭,他們才能傳送回冥殿啊。任務沒完成,他們是走不了的…

走不了?

灰燼抬頭。電光石火間,她只來得及豎起神聖屏障…只有這個是瞬發法術。但是在十面盾砸臉,二十來個悶棍砸腦袋時,屏障再厚也無能為力了…

雖然說,她擁有個物理和法術豁免75%的神器,但畢竟不是百分之百。在被拼命控場時,75%就顯得不是那麼高了。

「不要讓他們會合!加強刺客的控場,先殺補血的!」天下制霸的會長大叫。

…你還真當我們是npc?被砸的臉開花腦震盪兼腰子痛的灰燼大為光火。她果決的開了絕學,立刻呈現十二秒無敵的狀態,清除了所有控場效果。

她實在太大意了。以為和這群二百五組隊就可安保無憂。但她忘了,就算是組隊狀態,還是可以開啟全面攻擊攻擊自己的隊友,她和風胥被控場後就被踢出隊伍,無數的火球冰暴風刃弓箭亂七八糟的扔在她身上,地上鋪著熔漿和毒液。

她的血只剩下一半了。

幸好,十二秒,可以做的事情很多。

她火速的把風胥組隊,開啟了「神聖祈禱」(回血)、「神聖譴責」(範圍型神聖傷害)、「速度強化」(攻擊與行走速度提高)三個光環,這時候的風胥,只剩下血皮了。雖然神聖祈禱光環可以持續回血,但緩不濟急。

無敵還剩下三秒。大治療術也需要三秒。她毫無遲疑的將燦爛的大治療術投向風胥,剛施完法就挨了一場鋪天蓋地的刀光劍影和暴風火球洗禮…

或許,冥道主侍從各種技能都很強很變態,但他們的血量卻遠遠比不上真正的boss,依舊是遵循著玩家應有的增幅。即使因為神聖譴責的高傷害,死了幾個盜賊刺客後只剩下坦克在前面扛,但遠攻型的玩家還是不斷的攻擊,讓她的血量火速的下降…

就在勝利在望時,灰燼和風胥突然消失了。連光環都沒了。

看著在他們前面跑來跑去喧譁不止的笨蛋,籠罩在泯然眾人光環下的灰燼想給自己補血,卻被風胥按住。「不行。現在不能補血,更不能喝紅…總之增益型道具都不能使用。」

灰燼悶悶的放下手。現在他們的位置,正在守護石的旁邊。風胥一直以為是廢招的「技能分享」救了他們一命。但他們心情並沒有因為死裡逃生而比較美麗。

「上策是,」風胥冷淡的說,「敲碎守護石,就會出現傳送門,我們可以走。」

血氣兩虧的灰燼沈默了一會兒,咬牙切齒的說,「上策是很好,但我不喜歡。」

「正好。」風胥依舊冰冷,「我也不喜歡。」

原本範圍六十碼的「神聖譴責」,突然擴大到三百碼,範圍擴大,價格…我是說傷害不變,每五秒三千三千的跳,還附帶緩速效果。

但是「神聖治療」、「速度強化」的範圍卻縮小到只針對隊友,效果加倍,每秒上千上千的跳,偶爾還會出現暴擊。

灰燼雙手拄著法杖,杖端與大地接觸的部份翻湧著強烈的聖光。要施展這樣效果宏大的光環,不但是體力和精神力上極大的考驗,她的魔也嘩啦啦似流水的瘋狂消耗。

「五分鐘。」她有些悲傷的說,「這種狀態只能維持五分鐘。」

「夠了。」風胥點點頭,面無表情的拋出十八把匕首。

他是狂信者刺客,少見的精神和敏捷並重。除了雙持匕首,還能用精神力操控。玩家的盜賊或刺客走精神流的非常少,畢竟副手武器已經比主手少一半攻擊力了,再操控的武器也依此遞減。頂多只能當當伏兵,實在不如力敏或敏力配點。

狂信者刺客最佔便宜的就是,他沒有武器遞減的問題。雖然精敏並重這樣的配點實在不怎麼正常…

但這個時候,沒人會去想他的配點正不正常,廢不廢。

因為他開始分身了。一變二、二變四…等八個分身雙持又操縱十六把匕首衝下守護石祭壇,原本衝鋒上去的玩家又嗷嗷亂叫的衝下來…滿天飛舞著斷肢殘臂和血花肉塊的場景實在太可怕了。

遠攻的法師弓箭手還以為自己是安全的…但橫越六十碼的匕首雨告訴他們,在發怒的狂信者之前,任何生物都不是安全的。

灰燼撐了四分多鐘就終止施法,安坐在祭壇邊喝靈水回魔。她已經喝了太多特藍,導致出現藥物中毒的負面狀態,只好在戰場上喝水了。

但是想偷襲她的盜賊或刺客很可憐…畢竟被大字足本鑲銅邊的聖經生生敲破腦袋,還是死於牧師手裡,心靈上會受到很大的傷害。

被速度強化的狂信者刺客(乘以八)狂犁過一遍,歷時六分四十九秒,天下制霸公會團九十八人,滅團。

「好像有點久。」心火還很旺的灰燼說。

「剛被控場時砸瞎了一隻眼睛。」收回分身的風胥癱坐在祭壇前,「準頭有點不夠。」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