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九

他們回到冥殿時,向來冷淡搞小團體的同僚居然都圍了過來。聖喬治怒火沖天的問,「吃虧了?混帳東西,敢耍老子的人?挖勒~!@#$%^,願上帝的神聖火焰燃盡這些污穢!」

一直很油條的更逍遙親切的問候三大公會的所有女性和女性親屬上下十八代,黯淡默默的組裝大得誇張的M200,娃娃一下下的磨著死神鐮刀,聲音令人牙齒發酸。

【Google★廣告贊助】

灰燼苦笑,「沒,沒事。」只是她整個臉都被打腫了,青青紫紫的,時不時還要流點鼻血。風胥畢竟敏捷比較高,臉沒變形,但一只眼睛流著血淚,瞳孔灰白,看起來吃得虧更大…看起來不像是沒事。

他們平常時相互間都很冷淡,各有各的小圈圈,走不到一塊兒。普遍都有點心理問題的這群人,都是孤僻又高傲的傢伙。被殺了也是打落牙齒和血吞,恥於烙人。再說他們先天受隱藏職業規則的限制,不能夠主動pk。

但這次,真的把他們都惹火了。

很明顯的,這是個陰謀。將原本行蹤不定的「小boss」利用任務的漏洞,集合起來謀殺的陰謀。六十級以後,他們這些強悍的隱藏職業玩家開始發威,深入普通玩家去不了的險惡之地做任務練等,很少出現在別人面前。

若是個別被堵了,那就算了。畢竟能深入到窮山惡水把人挖出來,那是本事。但用陰謀和任務漏洞…那就是挑釁,對所有侍從的挑釁!

其他兩組都有防禦上的優勢,機警的突出重圍,破壞守護石後離開。只有娃娃比較倒楣,被盜賊偷走了一枚戒指,大致上都沒受什麼傷。

但這兩個被擊殺記錄最高的布衣組合,不知道被虐成怎樣,爆了什麼神器了!

他們聚在一起就是討論怎麼引蛇出洞,一口氣滅了這三個愚蠢的公會。

「真的沒有…」灰燼不大好意思的笑笑,把自動落到包裹裡的裝備一把把的掏出來。天下制霸雖然沒有成功,但是「意圖弒殺半神」就有罪惡值,隨著攻擊時間節節高升。

雖然不想要,但這些垃圾還是把她和風胥的包包塞了個死滿,還有好多撿不起來。

「…你們,殺光他們?」更逍遙張目結舌。

「任務失敗,就能走了。」風胥淡淡的說。

更逍遙慘叫一聲,「我怎麼這麼笨!殺光他們就好了呀!還幫他們完成任務…我豬啊!」

兩組人馬表示懊悔。因為他們破壞了守護石,讓那兩個可惡的公會完成了任務。

這次的事件,讓三大公會損失慘重。雖然有兩個公會謀殺未遂任務也完成了,但因為天下制霸的滅團,少了一個守護石,所以冥道遠征的最後任務失敗。冥道主的失敗懲罰非常嚴厲,冥道各大主城含冥殿聲望,以公會為單位,個個降到冷淡。

這表示頂著這個公會名字的會員,每一個購買物品時得忍受兩倍的價格,出售時卻只有一半,拍賣場的委託金漲三倍,讓三個會長都垮了臉。標準偷雞不成蝕把米…而且那把米恐怕有個穀倉那麼多。

可這樣還不讓冥道主解氣。這個非常護短的冥道之主,對那些敢陰他的人毫無憐憫,針對這三個公會下了非常嚴酷的咀咒「陰冥之怒」…

著公會名字的人,足足打了一個月的垃圾,連白色裝備都出不來。

惹得三大公會的會長跑去華雪抗議,地獄之歌的客服和GM欲哭無淚,求爺爺告奶奶的才讓冥道主消氣,撤除了咀咒。

不然再繼續下去,三大公會只好解散重組了。冥殿有個小祈禱室,是屬於隱藏職業玩家的。大部分的傷害灰燼都能處理,但被斬斷手腳之類的「殘廢效果」,非到小祈禱室施展「重生」不可。

風胥傷得比她想像的還重,屬於「重度殘廢效果」…他差點被打出眼珠的左眼不但瞎了,一邊的耳朵也聾了。

身為唯一夠資格的聖職(聖喬治不算。他最盡力的治療效果沒她十分之一),灰燼只來得及匆匆抹了把臉,雖然腫得跟豬頭沒兩樣,但都是皮外傷。可「重生」是高級聖術,她全部的魔恐怕都不太夠,哪有辦法浪費在自己身上。

等她治療並包紮了風胥,她也真把自己的魔榨了個乾淨,疲憊得只能坐下來喝靈水。

「你得休息兩天了。」她疲倦的說。

風胥用他完好的右眼看了看灰燼,撫摸厚厚的紗布。「…妳應該先救自己。」

灰燼乾笑兩聲,「你若被揍死,接下來我更非死不可了。救你就是救我自己啦。」

「妳說謊。」風胥淡淡的說,卻把灰燼噎得咳個不停。

風胥垂下眼簾,「…是我心不在焉,所以才會這麼危險。」

…大哥,你心不在焉、瞎了個眼睛半聾,還能滅了人家一整個公會團…

她微微顫抖了一下。

「灰燼。」風胥一開口,讓她驚跳了一下,「妳…能不能…幫我訂一束花?」

啊?

灰燼一下子蒙了。這是怎樣?會不會跳tone跳太大?

「我沒辦法現實的錢給妳…妳能不能,能不能讓我用遊戲幣?我付一千萬。」

灰燼微微張著嘴。一千萬!折合新台幣可是好幾萬拜託…地獄之歌的幣值一直很高…沒辦法,錢難賺。商城太搶錢,玩家交易都是用金幣的。

「…你這花是要送去北極嗎?」灰燼的臉一垮。

「當然不。」風胥居然泛出淡淡的紅暈,「妳住北極?那就算了…」

「我住台中啦,什麼北極…不對,」灰燼兩手亂揮,「等等,我都讓你說亂了,你花要送哪?」

這個剛滅了人家一公會團精英的冷血刺客居然扭捏起來,「台北…」聲如蚊鳴,「明天是她生日…」

欸?難道他們都同在台灣嗎?但是更讓灰燼缺氧的是,這個可怕的狂信者刺客浮現出羞澀的模樣,讓她完全不能接受。

世界末日要來了嗎?!

她好不容易鎮定住心神,詢問了花種和地點、受贈者姓名。

十一朵紅玫瑰應該不會是送給老媽的對吧?

「署名誰?」

「…就,613吧。」他露出孤絕的神情,「不,算了,還是不要好了。」

「你耍我啊?!」灰燼罵了出來才自覺失言。天喔,這麼有趣…不是,為朋友兩肋插刀都在所不辭何況只是送花,「送花嘛,小錢而已。網路訂很方便…你不用給我錢啦!卡片想寫什麼?要不要我幫你?你們關係怎麼樣?要甜言蜜語還是君子之交但如水…」

(其實只是妳的八卦魂熊熊燃燒而已吧?)

「不要了。」風胥沮喪起來,「這一定是沒有希望的事情…可是我真想知道,她的回答…」

然後風胥就沈默了。但灰燼不能接受他的沈默。即使她自己在愛情路上摔了一大跤差點摔死,但她依舊擁有對愛情的美好憧憬,更希望自己的朋友快樂。

在她追問下,風胥才苦澀的說,「這個地址,是莫離桑精神療養院。」

安靜了一會兒,他很輕很輕的說,「她是護士…613是我的病房號碼。」

灰燼也跟著他一起安靜了下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