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之一

管殺不管埋…

故事背景是「地獄之歌」。

=============

她一踏足,原本沼澤翻滾的爛泥和死亡氣息,無聲無息的乾枯、灰化,漾起一圈圈漣漪的白光。

無數殭尸髑髏的屍首倒在她身後,鋪成一條慘白的蜿蜒小徑,冉冉漂蕩著淨化後的神聖餘氣,一種嚴厲而凝固,比死亡還可怖的的恐懼。

【Google★廣告贊助】

全身籠罩著淡淡白光的她,粗糙而洗得發白的聖袍微微鼓盪,纖細的頸子掛著灰樸樸、不起眼的十字架,背著法杖,手裡捧著聖經,微微仰首,看著按著劍,幾乎有三人高的巨大骷髏將軍,聲調平板。

「吾乃冥主麾下墮落聖徒灰燼,奉旨前來捉拿叛逆。你有權保持緘默。你所說的任何話,都可能成為呈堂證供。在被問話前你有權利諮詢律師,但是在被問話時無權要求自己的律師在場。如果你無法聘請律師,冥主將不會指派辯護律師給你。」

穿著豪華黃金甲的骷髏將軍愣了一下,「那我聘律師做什麼?」

名為灰燼的墮落聖徒微微笑了笑,卻像是打開了冷凍庫。

「交代遺言。」她柔聲。

骷髏將軍被激怒了,仰天一聲憤怒的咆哮,「該死的冥主!你們這些偽神螻蟻都該死!」

場面很宏偉,氣勢很磅礡,一整個天搖地動。

但灰燼早在說廢話時已經開始施法,原本時間還有點不夠,但骷髏將軍一擺他那氣勢萬鈞的post,就剛剛好了。

她連開口都沒有,只是在心底輕輕的喊,「神說,要有光,所以有光。」

巨大的光柱從天而降,將宛如永夜的地下沼澤照得宛如人間六月天的正午太陽。若不是她自己預先戴上太陽眼鏡,也得抓瞎個十來分鐘。即使如此,她自己眼前也是一片白花花,燦亮星星閃了好幾秒才適應。

但比起趴在地上抽搐的倒楣將軍好多了。原本挺神氣的豪華黃金甲燒成洞洞乞丐裝…畢竟他屬於亡靈,對於聖光之類的抵抗力不但沒有,而且是好幾倍的負數。

「請聽聽我珍藏已久的福音…下次重生的時候記得別擺post…阿門。」灰燼揚起手裡精裝鑲銅邊大字足本的聖經,毫不客氣的拍碎了骷髏將軍的眉心。

會心一擊!

愛擺pose的骷髏將軍,堂堂六十級銀邊首領精英。就這樣香消玉殞了。

她輕呼一口氣,坐下來喝水啃麵包。這招「大淨化術」非常威武,非常暴力。絕對是「地獄之歌」居家旅遊殺人滅口打家劫舍的大絕招。問題是施法很慢,符文陣很複雜,需要她所有的魔法值和所有的生命值,還有個恢復效果減半的後遺症。

現在她就可憐兮兮的只剩下一點hp,連一級腐蝕鼠都能咬死她。雖然又啃麵包又喝水,但恢復的速度很慢。可在充滿鬼靈邪魄的冥道,她這個不應該存在的墮落聖徒,卻是個接近無敵的存在。

眼神漸漸潰散,只是機械似的吃東西喝水。朦朧的聖光之下,在她不甚美的臉孔上起了柔焦效果,竟散發出一種楚楚可憐的聖潔和美麗…毫無防備,脆弱又靜謐。

她身後的影子裡扭動了兩下,悄悄升起一個只比霧氣濃一些的淡影。只有刀尖的反光和淫穢舔著唇的舌頭,曝露了暗殺者的身分。

等到她毫無防備、最脆弱的那一刻了!終於可以盡情虐殺蹂躪這個該死的女人!聖女?阿呸!我就要讓她從聖女變成妓女,把她OO又XX,XX又OO,先X在O,然後先O後X,全程拍下來放論壇啊放論壇…

她發出來的悲鳴一定比什麼AV還淫蕩啊~

血花飛濺。也的確有悲鳴。但男人的悲鳴實在難聽得多了,跟殺豬沒什麼兩樣。

一直背在灰燼背後的法杖讓她扛在肩上,將暗殺者刺了個對穿,從心臟刺入,後胛骨突出…眼球也挺突出的。

「下次內心的os不要那麼長,」灰燼溫和的說,「我都等得不耐煩了。」

暗殺者大吼一聲,全身爆起濃重的綠霧。可惡!就算死也拉她下來陪葬!

可惜灰燼沒給他這個機會。她淡淡的說,「願聖光饒恕你。」

藉著法杖作媒介,她施展了「懲惡」,讓暗殺者連自爆都來不及,就化作一道紅光飛去蹲大牢了。身上的裝備則化成白光進入了她的儲物手鐲裡。

「…可惜罪惡值不饒恕你。」她悲憫的搖了搖頭。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