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遊雜記] 不知所以的對話(上)

「翡雅,我要約會。」

「…我們正在約。」白髮俊美的引路人爆了青筋,「還有,我不叫那個鬼名字。」

「我不想跟你約會好嗎?跟隻無情物約會有什麼意思?」她抱怨著,「我要跟活人約會。翡雅,幫我想想辦法,比方入侵某個男人的大腦之類的…」

【Google★廣告贊助】

「我不叫翡雅!」他大怒,「說幾百遍了!我只管妳在夢境別亂跑,誰管妳其他的事情!我犧牲還不大嗎?妳自己說這是第幾百種造型了?」

「你可以變回來啊。」她興趣缺缺的說。

「然後妳就可以趁機亂跑是嗎?免談!」

「不是亂跑,這是探勘旅遊。」

「旅妳媽啦!」他快活活氣死,「今天妳只能去這邊!」他指了指條小路。

「但我想去那邊。」她指了另一條路。

「…妳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對?妳能不能安分點?」

「反正我醒來就忘光了,去哪邊不都一樣?」

他氣得發噎,「忘光了?最好是忘光光!妳抓著那一點點殘留的記憶寫什麼玩意兒啊?胡編亂寫!為什麼會遇到妳這怪胎…忘也不忘乾淨點…喂!妳去哪?給我回來!」

聽到他在喊,她反而越跑越快,還回頭對他做鬼臉。

「…妳為什麼不趕快死啊?!」引路人憤怒的追著,「妳什麼時候才願意死一死,讓我輕鬆點啊?!站住!那邊不行…不准亂寫!…」

…………………

然後夢醒了。所有的記憶都成了模糊如色塊的情緒,什麼都想不起來。

但有色塊也就夠了。所以混著妄想和希望、憂傷與不滿,亂七八糟的膾煮在一起。

跟她距離最近的,居然是醫生和一隻不知道是啥玩意兒的無情物。

光這點就夠令人傷悲了。

她呆站了一會兒,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好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入夢了。

欸?那個笨蛋彼岸花不在!太妙了!這次落點一定很遠很遠,所以那個囉唆鬼不在…此刻不溜,更待何時?

她匆匆的沿著怪異的道路跑。翡雅罵過她,說她的天賦就是越危險的地方越本能的鑽過去。反正她就往最想去的地方去就對了,一定可以看到最神奇的景觀…

果然,路的盡頭是大團大團的線狀螺旋。那是很奇怪的景象,就好像有很多非常細的線,規則的順著相同或不同的方向轉,然後線團和線團之間有部份交會,把整個路的盡頭都塞滿了。

她興奮的伸出手去觸摸。

「笨蛋!妳是小鬼嗎?看到什麼都用手摸看看…」緊追而來的翡雅大罵,但聲音漸漸消失,她被吸入漩渦中,翡雅越來越模糊,最後看不見了。

等眼前景物清晰,她撞在柔厚的黑絲絨上面,好一會兒才掙扎開來。

抬頭看,是很大幅的窗簾或簾幕,從高到幾乎看不到頂的天花板垂下來。

應該有縫隙吧?她想撥開來看看,因為她聽到古怪的人聲,卻看不到人。但這窗簾或簾幕該死的大,她走到腳酸還找不到縫隙。

她一捶捶在手掌上。我阿呆。我找縫隙作啥?蹲下去掀開就可以了啊…

剛蹲下去,卻猛然被提著領子站起來。一回頭,翡雅的臉孔整個發黑。

「…你看起來像中毒。」她管不住自己,很誠實的說。

「我會先毒死妳再去喝巴拉松。」他磨著牙齒,「妳老實告訴我,事實上這幾十年妳都昏迷在病床上,所以保持五歲的心智對吧?」

「才沒有。」她抗議了,「我只是比較好奇。」

翡雅用一種慷慨激昂的態度罵著流利的異國語言。雖然聽不懂,不過應該是某國髒話。「…妳知不知道妳闖了什麼禍?這個界有法術封鎖!」

「那是什麼?」她迷惑了。

「…簡單說就是妳若不能走到出口出去,還不小心死翹翹,人間的肉體也會死翹翹。」

「清醒就好啦!」

「妳沒聽說有人在睡夢裡翹辮子嗎?通常他們就是誤入這種鬼地方。」

「…翡雅,我還不想死。我小說還沒完稿。」她迅速的淚眼模糊。

「現在知道害怕啦?會哭啦?」翡雅壞脾氣的說,「天天後悔,天天照辦!妳那破小說不寫也罷,早點死死我也早點輕鬆…喂!妳要幹嘛?!」

「早死早超生嘛。」她嘴巴一扁,「我不想在這兒等死。」她掀開簾幕。

「…我為什麼要監護妳這惹禍專精的蠢蛋呢?」翡雅將她往後一推,「快給我武器啊!」

什麼武器?她呆了呆。但翡雅照她的想像穿了整套盔甲,手持巨劍。

翡雅無言,但她不知道翡雅幹嘛不講話。「…妳還是趕緊死一死吧,省得我崩潰。妳要我拿這把破劍打敗這個大廳的人?!」

…哈哈,有點難吼…一望無際、黑壓壓的人群,刀劍像是森林一樣,閃爍的光芒扎痛了她的眼睛。

「這個…」她正色,「你行的,翡雅,我相信你。」

「…我恨妳。」他瞪了她幾眼,轉身面對如海嘯般的敵軍。

………………

然後她醒了。這次記得清楚一點點,她記得翡雅滿臉是血,對著她破口大罵,但罵些什麼已經忘記了。

眨了眨眼睛,她起來,衝到客廳,打開電腦。這個男主角帥呆了…太好了,她抓到了神韻,不然一直有點卡。她先刪掉了之前寫的兩回,行雲流水般亂編著根本就沒有的故事。

這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無情物有時候也滿好剝皮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