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世界盡頭小酒館的下午

下午的酒館,客人稀稀疏疏,大半都坐在櫃台。酒館最熱鬧的時候是晚上,越夜越美麗。現在的酒館懶洋洋的,就跟午後的秋日陽光相彷彿。

實在是太無聊了。戰士史瑞百無聊賴的將腳擱在櫃台上,裝作沒看到酒保的狠瞪。無聊的下午,無聊的冒險,無聊的戰場。他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無聊,連之前覺得相當美麗的酒侍都有看膩的感覺。

【Google★廣告贊助】

連個妹都沒有,更是讓這種無聊雪上加霜。

像是他的無聊終於被上天憐憫,一個風塵僕僕的夜精女孩走了進來,後面跟著一隻魔暴龍,她兩頰嫣紅,身上有塵土和旅行的氣味。她坐在櫃台前,只跟史瑞相差三個座位,「請給我一杯果汁。我很渴…」

她將果汁一飲而盡,又點了一杯。然後要了一些肉和水,她餓壞的寵物蹲在地上大嚼起來。

史瑞將腿放下來,熱切的挨著她坐下。這個銀白長髮鬆鬆的挽著辮尾的夜精女孩只是微微欠了欠身,露出溫柔的笑,臉上的刺青像是蝴蝶一樣。

瞥了瞥她未褪的旅塵,「剛去討伐天譴軍嗎?」

「…天譴軍團又入侵了嗎?」她一整個受驚嚇。

史瑞瞪著她。銀白黎明成天站在撒塔斯大放送,聲嘶力竭。她怎麼會不知道?聊了一會兒,他越來越摸不著頭緒。

她說,她叫做蒼.未雪。但她不知道天譴軍團再度入侵,只知道路上有魔法陣,她還殺了幾隻食屍鬼。她知道有傳染病,還糊裡糊塗的跟人家組隊去清理瘟疫,但不知道是殭屍瘟疫再度流行。

她聽說了暴風城國王歸來,卻分不出小國王和正主的分別。但她完全不知道暴風港已經蓋好了。

「…妳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啊?!」史瑞真不敢相信,「妳到底知道什麼?」

「我、我又不是高官貴族,這些我怎麼可能知道?」她很委屈,「我才想問你們怎麼都知道呢…」

「八卦啊,大家都在傳,難道妳也沒有聽說?」

「我沒有八卦的時間…」她有些慚愧的低下頭,「要養活四個妹妹,很忙的。」

蒼是戰爭孤兒。誰也不知道為什麼夜精靈的孩子會流落到撒塔斯,和她一起的,還有另一個叫做橙的夜精靈孤兒。

她們讓一個在戰爭中失去所有家人的德來尼女士收養,這位善良哀傷的養母,之後又收養了一個德來尼孤兒和兩個人類孤兒。

她們這個拼拼湊湊、全無血緣關係的小家庭,雖然一直都很窮困,卻很溫暖。養母慈愛的養育這群女兒,卻在一次血精靈突襲德來尼村莊的衝突中,意外喪生。

身為長女的蒼剛通過獵人初級考試,其他的妹妹們都還小。她毅然決然的擔起家計,這個不太擅長戰鬥的獵人姊姊,卻照著亡母的遺願撫養四個妹妹。

「其實我是個很糟糕的獵人啦。」蒼苦笑,「我到現在還不會風箏呢,使用冰凍陷阱的時機也總是不對。但我是個不錯的草藥師唷,也能接些簡單的任務委託。妹妹們的生活費和學費,我都繳得出來啦…」

事實上,妹妹們長大了,她還是盡心盡力的付出。妹妹們和她不同,非常優秀,常常有團隊邀約。她很高興,總是在燈下一瓶瓶的做藥水,寄給她們,需要什麼材料,就盡力去張羅。

以這群優秀的妹妹為傲,但她卻穿著最陳舊的裝備,拿著幾乎報廢的槍,用著鐵傷子彈。眼睛睜開來幾乎都在採草,連高速飛行座騎都捨不得買,慢慢的用時間換取金錢,替妹妹們的裝備錦上添花。

直到她的術士妹妹淚痕實在看不下去,對她說,「姊姊,夠了。我們都長大了。妳也該…自由了吧?」

「自由了?」她一怔。

「妳想做什麼就可以去做,不要再為我們付出什麼…」淚痕流下眼淚,「姊姊,妳想要什麼呢?」史瑞拼命擦著鼻子,死都不承認自己熱淚盈眶。「…那妳怎麼回答?」

「我啊…」她笑瞇了眼睛,有些像貓兒,「我想當大家的好朋友啊。」

終於不用再養家,蒼馬上去了藍謎島,結識那些需要幫助的墜機受難者。然後去了北郡修道院,等暴風城王國旅遊完畢,又去了丹莫洛。

最後五大主城崇拜,得到一個「大使」的稱號。

「…這有什麼用處啊?!」史瑞叫了起來。

「沒有任何用處啊。」蒼很認真的說,「但我認識了好多不同種族的好朋友。了解他們過往的歷史、苦難和勇氣。這個世界…真的好大啊…我不知道的事情,真的好多好多…」她露出小小的虎牙笑著,「這就是我最想要的,當個快樂的旅行者啊。」

她熱情的拿出一本幾乎有辭典般厚的「書」,上面的名字還燙金:「成就護照」。

史瑞倒抽一口氣,這本書他知道,光翻兩頁就沒勇氣繼續翻了。要把這些成就都達成,他可能老到鬍子拖地板。「…妳要全做完?!」

「沒有啊,怎麼可能?」她翻開「探索」那幾頁,「我旅行了整個東部王國大陸了唷。哈哈,我當初還呆呆的衝進幽暗城前面的鳥點,被守衛砍死呢…卡林多我還沒跑完,你知道菲拉斯有龍嗎?好大一隻,在個小島上呢!那群龍好兇啊~跑魂的時候還掉下懸崖…」

她笑嘻嘻的一格格指過去,雙頰緋紅、眼神閃亮,說著這趟漫長旅程中的所見所聞。

事實上,真的一點用處都沒有。但許多東西都是沒有用處的,但存在卻比較好。因為這些沒有用處的人事物,總是比較美麗,讓這寂寥的世界增添一點無用卻璀璨的色彩。

「妳等等要去卡林多嗎?」史瑞問。

「對呀。」她睜著圓圓的眼睛,「我剛交完烹飪和釣魚的每日任務呢。鱷魚寶寶真可愛…真捨不得交出去。」

「那妳需要一個旅伴嗎?」史瑞幫她把行李背在自己背上,拖起自己的雙手劍。

「欸?」她張著嘴,「但、但是…我很笨的。我還摔下暗影峽谷,還找不到路爬上來呢。」

「沒關係,這樣比較不無聊。」史瑞咧嘴笑,「我也無聊夠久了。」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