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蒼穹(十三)

雖然說,他的傷第二天就好全了,只多了一些淡淡的疤痕,但蒼對他卻更體貼細心,簡直把他當傷患看了。

故意逗她,她也不生氣,只是低下頭。

「別這樣,讓人難受。」史瑞揉亂她的頭髮,「可憐我?」

「不、不是。」蒼紅著臉否認。

【Google★廣告贊助】

「其實我還希望妳可憐我呢。」他湊在蒼的耳邊輕語,「如果妳真的可憐我,那就用妳美麗的身體『安慰』我吧…我比較希望這樣…那樣…」

「混帳!王八蛋!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無聊!」蒼的臉紅到要燒起來了,附帶幾記迅速又漂亮的直拳。

史瑞大笑,卻沒提防讓她打中了一拳,正中鼻樑。雖然沒斷,但蒼從軍了這段時間,讓他訓練得孔武有力,這拳打得他鼻血長流。

摀著鼻子,鼻血還從指縫滲出來。「…妳有當戰士的潛力。」

「對不起對不起!」她快哭了,「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說對不起就沒事了,那還需要警察?」史瑞甕聲甕氣的說,「真要對不起,就到床上去…」

「你去死!」

***

被史瑞逗了幾次,蒼將那股憐憫放在心底,不再表現出來了。

明明知道史瑞是故意逗她的,但她還是會忍不住暴跳…或許是相處久了,她也開始懂史瑞這種應對了。

從小就是孤兒,從來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養母過世後,她連當個孩子的權力都沒有,一直都很艱辛,也從來沒有人疼愛過她。

方式雖然有點奇怪,但史瑞很奇異的疼她。有時候像是看盡無數歲月的長輩,有時候像是普通的哥哥。帶著微微的厭倦,寬容又有耐性的對待她,在她縮回自己的殼時,用他那種奇怪的「幽默」刺激她。

但他會用種愴然、甚至是忌妒的眼神,看待天空飛過的龍。

有回她忍不住,緊緊的拉住他的披風。

「怎麼啦?」他轉頭看蒼。

「…別飛走。」她的語氣有些淒涼。

「我飛不起來啦。」史瑞笑了,疼愛的揉亂她的頭髮。「捨不得我?」

以為她會紅著臉否認,沒想到她哭了。

「…真是傻瓜。」戴著鋼鐵手套的手按著她的頭,「殘忍、任性的傻瓜。夜精靈失去永生了,妳會在時光長流中將我丟下。這樣妳也不讓我飛?」

呆了幾秒,她遲疑的,輕輕的搖了搖頭,卻又快速的點了點頭。

「軟心腸的傻瓜,猶豫不決的『人們』啊…」他垂下眼簾,「我還要很久很久才會厭倦,放心吧。」

蒼哭著點頭,又點頭。

他們後來沒在談這方面的事情,但蒼明顯跟史瑞親近很多。艱苦的戰事之後,疲憊的回到旅館,她喜歡坐在地毯上,靠著史瑞的膝蓋看書,往往會趴在他腿上睡著。史瑞也默許她如此,不再說那些讓她窘迫的話,逼她走開。

望著她的時候,非常愉悅,卻也很苦悶。這樣依賴我,這樣信任我,一條吐著黑火和毒液的黑龍,應該毀滅和給予死亡的黑龍,玷污一切美好純真的黑龍。

活了這麼長久的時光,他頭回感到困擾。

但這種困擾,還不賴。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