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蒼穹(九)

他們星月趕路,到達溫特加德要塞的時候,才知道「緊急」根本不足以形容。

下城已經被攻破,殭屍橫行,一半多的平民還困在裡面。軍隊被衝散了,各自據點奮勇抗戰,一時之間,也難以聯絡。

溫特加德鎮現在改名叫腐屍農地,被困的農夫和平民甚多,只能空降去救。若不是各地的冒險者新兵前來支援,城破指日可待。

【Google★廣告贊助】

巨大的空中堡壘像是險惡不祥的烏雲,陰影幾乎可以覆蓋整個腐屍農地。

他們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一下馬就馬上投入空中救援工作。蒼的飛行技巧實在算不上好,但比起旁邊光飛就會撞牆的新兵強太多了。而史瑞,這條困在人身裡的黑龍,駕馭鷹鷲獸就跟呼吸一樣簡單,他飛快迅速的救起困在腐屍農地的平民,引起一陣陣的歡呼。

「我問你,妳剛飛去遺民之濱做什麼?」他在鷹鷲獸上大叫,狂風都刮不走他的聲音。

「…我找不到要塞在哪。」

「…………跟著我。」

等到日暮,確定再也沒有任何生還者的時候,他們才疲憊的到旅館休息。史瑞完好如初,精神奕奕。但蒼卻狼狽不堪,到處都是擦傷和抓傷,後背的鎖甲還被扯出一大條裂縫。

「…妳先去洗澡,我幫妳把裝備拿去送修。」史瑞用命令的口吻跟她說。

「好。」她露出有點侷促的笑,「等我習慣…就不會這樣了。」

史瑞沈重的嘆口氣,她那套裝備修了快十金。真是笨啊…救不到就算了,誰會怪妳呢?這不過是個好玩的遊戲,生命宛如夢幻般的輕霧。

「人們」,原本就是夢幻般的輕霧。很快就老了,很快就死了。從壽命接近永恆的龍族眼中,即使是夜精靈--失去永生的夜精靈,也是朝露般的存在。

拿回她的鎖甲,回到房間,蒼已經趴在床上熟睡過去,連被子都還沒來得及蓋。

默默的看了她一會兒,拉起被子,輕輕的幫她蓋上。看著那堆破舊的鎖甲,看了很久很久。

明明是,夢幻般輕霧似的生命。有什麼值得燃燒的呢?時間會沖刷掉一切,無關善惡,不分種族,什麼都沒有例外。但這些「人們」,這些…「人們」。

他找出一瓶油,開始擦拭鎖甲上的銹痕。

誰也不明白,包括他自己在內。他為什麼執拗的違抗父親,偉大的死亡之翼。父親的要求那麼簡單…不過就是要他如姊姊般,魅惑、困惑,散佈恐怖和死亡。

但他實在覺得很無聊,很沒有意思。傷害這些蜉蝣似的「人們」有什麼意義?他們很快就會死了。才剛認識一個「人們」,不上幾十年,等再想到他時,只能看到孤零零的墳墓。

留著「人們」不是比較好嗎?最少他們吵吵鬧鬧、倉倉促促,用種令人難以了解的熱情,往死裡奔,毫無懸念,充滿勇氣。

有他們裝飾這世界,也可以顯得不那麼無聊。比跟心思單一的黑龍在一起,有趣多了。

「既然那麼愛當人類,」他那發瘋的偉大父親咆哮,「你就永遠當人類吧!」

當然,你不能指望瘋子明白,懶得毀滅人類和喜歡當人類是兩回事。但他也不想抗辯,聳聳肩。

當個人類還滿有趣的--剛開始的時候。但漸漸的,他覺得厭倦、無聊起來。

直到遇到蒼。

啊,她很好玩。一年多了,還沒被戰火玷污,太有趣了。十年呢?百年呢?誰知道。這丫頭總是讓他很驚奇。

他將整套擦得亮晶晶的鎖甲擺在床頭的桌上,半臥在她身邊,看著她安詳的睡顏。白天不管多傷心多難過多沮喪,她決心要睡覺的時候,就會把那些拋得乾乾淨淨。

這是無情呢?還是某種強悍。

「人們」,實在太有意思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