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 第二章

烈焰 第二章

「現在,妳有什麼計畫?」探索完了不大的洞窟,二戰的武器和物資散得滿地都是,只是沒有什麼用處。李維轉過身來,羅莉只顧著拆著一堆破亂,連頭都沒抬。

「計畫?什麼計畫?」她旋開滿是沙塵的後蓋,這種真空管構成的無線電真的考倒了她,順著機器構造專注,唔,應該不是那麼難才對…

【Google★廣告贊助】

「離開這裡的計畫!」李維沒好氣,這才注意到她手上的破爛,「這是無線電?」

「二次世界大戰,日軍留下來的設備。」她將零件拆下來,一樣一樣仔細的排列好,「離開這裡?先生,你打算游過滿是鯊魚的海洋,一路游到馬尼拉?我想若是你游得夠快,半個月就可以游到了。」

「妳不打算離開?」李維發怒了,「追兵馬上就來了!」

「沒有船,無法跟外界溝通…連潛水用具都被損毀了,先生,你要怎麼離開?留在這裡吧。飲水沒有問題,食物也算充分…」

「我們沒有糧食了。」

「打獵啊,釣魚啊。槍又不只是拿來殺人的。」她清理了整台無線電,還是悄無聲響。「我真是笨,」她拍拍自己的頭,「沒有電怎麼會響?我下去拆機車的電池,你待在這裡。」

「我跟妳一起去。」李維還是非常不信任她。

正要回答,山崖下達達的馬達聲打斷了他們的談話,他們一起衝到崖邊,望著損毀的碼頭駛近了許多登陸艇,兩輛直升機盤旋著。羅莉發了一會兒呆,拿出望遠鏡看清楚,「靠!先生,你到底惹到什麼角色?E國海軍特種部隊?媽啊!這群傢伙可是到美國特訓回來的!…九十八個?不會吧?要抓你一個人,幾乎出動了一半以上的特種部隊?」

「他們應該全員出動的。」李維冷笑,俊逸的臉龐有著剛毅的氣息,他退出彈匣,將槍上膛。從羅莉的手上拿過望遠鏡,觀察他們的動態。

她又發愣了一會兒,「這單生意我不做了。」她發飆起來,「如果是尋常黑道,我可不放在眼裡。你看到他們的裝備沒有?我要拿什麼躲火箭筒?幹!還有直升機欸!九十八比二?我們投降算了!」

「妳敢投降看看。」他晃了晃手裡的槍,「反正都是死,在這裡先解決妳或被妳解決,總好落到那些人手裡。妳已經讓我雇用了不是嗎?」他笑笑,終於難倒了她,讓他持續陰天的心情好了起來,「聽說中國人一言九鼎,難道中國女人就不是?」

「…我幹嘛接這單賣命的生意?」羅莉喃喃咒罵著,「這下好了。」她快手快腳的把無線電重新組起來,「既然我接了生意,主導權還是在我身上吧?」

李維豎起眉,羅莉手一擋,「我只是要行動的主導權。至於這些鱷魚…」她指指山下的那群特戰隊,「我問你,你受過專業軍事訓練沒有?」

「有。」李維不願多言。

「那好。此時不佔人和--兩個人對九十八,能佔個鳥人和--但是天時和地利我們都占盡了。我敢說鮫島的地形氣候沒人比我更清楚。如果他們正式進攻的話,他們會採什麼戰略?」羅莉抽出背包裡的手繪地圖。

「如果以美軍的思考模式…」他指著沿岸,「他們會在岸邊搜索,然後分成幾個小隊入林…我不清楚他們手上會有什麼設備,不知道有沒有衛星搜尋系統。其實地面部隊不足為懼,倒是那兩輛直升機比較令人頭痛…」

不足為懼?羅莉揉了揉眉間,決定先把那些人擱到腦後。「直升機在樹林裡是沒啥用處的。但是讓他們發現這裡,我們就失去了制高點。不過,他們應該會往這裡前進…」

她叉著雙臂沈思,「來吧,」無可奈何的,「我來解說地形,我們得盡快擬出作戰計畫…」

***

三個小時後,爾契將軍慘白著臉,向「那個人」報告。

「人抓到了嗎?」陰影裡的男人,聲音仍和煦如春風,「看你的樣子,不像是有好消息呀。」

他揩揩冷汗,「報…報告,目前還在努力中…」

「有死傷了嗎?」他心不在焉的撫著膝上的馬爾濟斯。

「是。有…有三個小隊失聯,一輛直升機墜毀…」將軍結結巴巴,老天,不過是一個逃犯和一個女導遊,為什麼會讓他引以為傲的特種部隊吃癟?

「女導遊?」男人撫了撫下巴,他尋思了一會兒,「怎樣的女導遊?」

「呃…太平洋旅遊開發的行程規劃導遊…一個年輕女孩子,大約二十四歲,長得還滿清秀的,她之前申請到鮫島海域調查無人島…」將軍汗流浹背,任務沒有完成,恐怕自己的生命也如風中之燭。

沒想到,那男人居然笑了。「夠了。爾契,怕什麼呢?如果是別人的話,你恐怕免不了一死…不過有『她』攪局的話,你是佔不了上風的。把你的人撤回吧,不要再白送武器給他們了。」

「是,我馬上辦…」他戰戰兢兢的下達命令,「那…您打算?…」

「我會另派專家去清除。只是爾契呀…你辜負了我的期盼,這叫我怎麼辦呢?」

將軍恐懼的環伺空無一人的密室,「請…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對您有用的,真的會有用的…」

「是呀,應該還有用處的…」他的聲音這樣溫和,「你的腦袋和雙手還得替我賣命呢…那兩條腿就不用了吧?」

螢幕已經看不到倒在地上的將軍了,只傳來陣陣的慘叫。

「你得坐輪椅一陣子了。」他仍然和藹,「若是再誤事,可能永遠得躺在床上一輩子呢。說起來,死亡反而慈悲多了,你說是嗎?」他關掉視訊,唇角有個溫柔的微笑。

「羅莉塔…妳這個壞女孩。我不是告訴過妳,不要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嗎?妳在我手下救走多少人?嘖嘖,我快沒耐性了。但是這一個…妳可不能動。」他溫柔的撫著膝上的馬爾濟斯,「這一次,我期待能將妳的頭放在我的書桌上,天天陪著我。我想,我能如願以償吧?羅莉塔…」

***

羅莉突然打了個寒顫。四下望望,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陸戰隊快速的撤離了,他們還來不及潛上登陸艇,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登陸艇遠離,直升機也飛走了。

她累得連站直身軀都有困難,只能馬馬虎虎打了兩隻水鼠就回營。鮫島物產豐富,許多野蕉欣欣向榮,她割了一大串,一起拖回去。

剛煮好,前去搜刮死人武器的李維也回來了。

他身上的傷口又增加了,卻蠻不在乎的將武器扔成一座小山,「嘖,沒有食物。」

「那我煮的是什麼?」羅莉沒好氣,「多少吃一點,還有得撐呢。」突如其來的退兵,她反而滿面愁容,「我問你,你到底惹了誰?是不是UB?」

李維僵了一下,「什麼UB?聽都沒聽過。」

「死掉了!真的是?!」她遮著臉,「我最不想跟那個陰陽怪氣的傢伙對壘!怎麼會這樣?我已經躲到這種無人島了,怎麼還會跟『他』扯上關係?」

「妳認識他?」李維驚訝起來,「妳怎麼可能認識他?」

「…我們在生意上有些小摩擦。」她抱住腦袋,「我就知道不該接兼差,都是老闆啦!硬要我接這些玩命的兼差…」

「生意?」李維呆了一呆,「妳是『羅莉塔』?生命獵人羅莉塔?」

「早就不是了啦!」羅莉叫了起來,「這種玩命的工作哪能做得久啊?我只是個普通導遊,導遊!」

生命獵人羅莉塔…是橫跨黑白兩道赫赫有名的人物。長相和國籍不明,專門幫助逃亡者逃出生天。她的成功率接近百分之百,連地下黑暗君王UB都對她頭痛不已。

「什麼百分之百啊?」羅莉不太開心,「我跟UB遭逢五次,當中有三個客戶被殺,險些被UB的部下宰了,還讓他面對面砍了一刀欸!我再也、再也、再也不想見到那個陰森森的王八蛋了,聽到沒有?」

「看起來,妳避免不了囉。」什麼普通的導遊,混蛋!他突然安心不少,「不過傳言歸傳言,妳這麼遜,怎麼樣也不像傳說中的羅莉塔那麼神。」

「喂,你侮辱我喔!」羅莉跳了起來,「每次接『兼差』,我可是都做足了功課,帶了好幾噸重的器材才上陣的!哪像你這麼神秘兮兮,我什麼都不知道,器材全完蛋欸!而且,我是『獵人』,又不是打仗的傭兵!如果我知道會有這麼大群的軍隊蜂擁而至,我早就申請支援,才不會自己肉身上陣!」

「聽說羅莉塔有九條命。」他閒閒的逗她,欣賞著她頰上氣憤的紅暈。

「那只是傳說!媽的,為什麼這種莫名其妙的傳說到處亂傳?是誰爛嘴巴啊?」她氣得又跳又叫,李維只是含笑的叉著手看她。

原來那隻美麗的深海人魚上岸以後,是這樣激烈的一團火。

「我叫安東尼.奧。亞得斯家族的安東尼.奧.亞得斯。我相信妳知道我是誰。」

羅莉靜了下來,嘴張成O型。「你…你是那個黑手黨的下任當家!」她尖叫起來,「這檔生意老娘不接了!」

「恐怕由不得妳不接。」他笑起來,英俊的臉龐帶絲致命的邪美,「就怕UB早就知道妳接了生意。就算妳不接,他大概也滿想要親手割下妳的頭。」

羅莉只覺得一陣昏眩。會推測是UB,只為了這種調動各國軍隊的霸道行徑和神出鬼沒的用兵,她在內心深處,還是滿指望李維只是得罪了E國。

沒想到是真的。

「我會被你害死!」她對李維揮動拳頭。

「會不會死要看妳和我的手段。」他端起肉湯,「吃吧,還有得撐呢。我怕UB會送來死神,養足精神比較重要。」

羅莉氣呼呼的大吃大喝起來,連話都不想跟他說,李維反而主動告訴她,「原本我父親--黑手黨教父是服膺UB的。只是我父親太不聽話了…」

「我不想聽。」羅莉連忙打斷他,「這些祕密你留著吧,拜託,知道太多對我又沒好處。」

李維不理她,繼續說下去,「UB太貪了。他幾乎什麼生意都要佔大份,弄得我們家族不得不對付他--我懷疑他是故意的,趁這機會剷除黑手黨勢力--他謀殺了我父親,父親臨死前要我把貨倉的鑰匙帶走…」

「我說我不要聽了!」羅莉摀著耳朵。

李維硬把她的手拿下來,「不,妳一定要聽。妳的老闆已經收了訂金,我離開西西里島,就是要來找妳的。只是還來不及到定點,就讓UB的人找到了。」

「什麼?!那個死老頭又做了這種事情?」羅莉暴跳起來,「看我宰了那個糟老頭子!」

「要宰他也等我的事情完成--我讓他們拷打了四天。不過,E國將軍對拷打和禁閉實在不太行。他們不敢將我關在E國,拿艘遊艇當監獄兼拷問室。我要說他們的想法有些簡單…只是我脫逃得有點辛苦。之後,遇到了妳。這就是全部的事實。妳需要知道貨倉裡裝些什麼嗎?」

「不用!」羅莉逃開好幾步,有什麼好知道的?不是毒品就是軍火,沒有一樣好相與的,「夠了,這些情報夠了!」她咬牙切齒好一會兒,「我能不能請問你,你和死老頭約的定點在哪?」

「四天前的馬尼拉碼頭。但是我到了碼頭,才發現港口大罷工,妳的船期遲了。」

羅莉用各國語言咒罵老闆,「…難怪他催我回去像催魂!他沒安排其他人來接你嗎?」

他的臉也沈下來,「我跟他也有帳要算。他的消息走漏,我誤以為UB的人就是『生命救援會』的人,要不,我怎會被俘。」

「你若要抓他灌水泥桶,我會幫你忙。」羅莉暴跳如雷,「我早告訴他我不幹這種事情了!」

兩個人氣氣的各想自己的心事。羅莉快手快腳的吃完自己的份,站了起來,「沒辦法了。既然知道是UB,就沒有發呆的時間。我跟他交手幾次,過程都滿痛苦的。這次看你夠不夠幸運,也看我的命夠不夠硬吧。」

她再次攤開地圖,「他這人行徑有模式可循。首先,他應該會空戰喊話,威脅你不投降可能就要飛彈攻擊,消滅一整個島或城市之類的,有些客戶不想波及他人,誤信他的話往往死的很慘。這傢伙是沒信義可言的。你手上握有他要的東西和情報,他就算飛彈攻擊也只是裝腔作勢一下,反正這是無人島,也波及不到別人…」

「我不怕波及到別人。」他一面整理武器一面回答。

羅莉翻翻白眼,是的是的,我知道,教父。「…等等我們到古戰壕躲一躲,應該可以避開流彈的問題。接著他應該會準備到水源地下毒,可憐他對地形不熟,頂多只能下在下游的水塘或水井。附近的水塘或水井不多,在周圍放陷阱大概可以抓到或困住一些人…」

她在地圖上飛快的指著幾個地點,李維跟她討論了幾個戰略。她看了看錶。

「UB的人是出了名的迅捷。但是要到這個鳥不生蛋的小島,最快也得四個鐘頭。感謝一下附近敏感的政治情勢吧,最近F國宣告海域的行徑,把鄰國都惹毛了,各國軍事戒備,就算是UB也沒辦法把噴射機直接飛進來。他需要一點時間運作。這批人是拿來消耗我們體力用的,可以說是免洗部隊。」羅莉揉揉眉頭,「不要在他們身上耗太多力氣。以武器的蒐集和減少對方武裝為主。盡量不要硬碰硬。」

李維不太滿意的看了整張地圖和基本戰略,「就這樣?妳賺這筆導遊費實在太偷懶了。」

羅莉對他翻翻白眼,「要不然勒?你有更好的建議?」她沈重的嘆口氣,「你別妄想搶奪船隻或直升機。UB心狠手辣,所有的運輸設備都有遙控炸彈。真的惹毛了他,他連鑰匙都不要了,直接炸了你再去炸貨倉。他就是這樣玉石俱焚的狂人。」

現在他不會真的炸了這個島,一來是想生擒這個黑手黨下任教父,二來是想親手割了自己的腦袋。羅莉沈重的嘆口氣,決定乖乖去設陷阱。

***

果不其然,三個多小時後,直升機盤旋,用各國語言心戰喊話,直升機得到的回答是之前特種部隊留下來的火箭筒,一發就讓直升機著火,像個火球般墜落海面。

「…我要你朝空鳴槍,不是要你用火箭筒熱情招呼!!」羅莉氣急敗壞的跟在李維後面跑,「太好了,這下子他們全知道我們的行蹤了!天啊~」

當然當然,能把這麼重的火箭筒扛在肩上,準確的打中那麼遠的直升機很值得讚賞,只是…

現在要拿其他直升機的機關槍怎麼辦呀?!羅莉拔腿狂奔,噠噠的機關槍緊跟在身後,她嚇得大叫,「李維!你這王八蛋~~」

他猛轉身,火箭筒朝著她的腦袋。「喂…你別衝動啊…我不是故意要罵你的…啊~」趕緊蹲了下來,火箭彈咻的飛出去,正中後面緊追不捨的直升機。

太刺激了…這種刺激生活我不要啊…

「這裡!」她一拉李維,兩個人雙雙跳進泉水中,潛水沒多遠,又從另一端的伏流出洞,直升機還徒勞無功的攻擊泉水處。

羅莉甩甩頭,示意李維跟上來。那個未來教父嘴角還帶著絲迷醉的笑意。

男人就是這樣…她一面跑一面哀怨,這種暴力美學她怎麼想破腦袋都無法理解,火箭筒和機關槍的愛呀…

終於抵達古戰壕,日本人的防禦工事真不是蓋的,好幾十年了,居然沒有被颶風摧毀,仍然堅固如斯,縱橫宛如迷宮。戰壕兩端已經讓熱帶雨林佔據了,更讓戰壕隱密不見。

羅莉揮著獵刀,劈開藤蔓和氣根,在戰壕裡爬行。找到安全的地點,癱在那兒喘。這個地方有地下泉水經過,水源沒有問題。

李維倒是氣定神閒,看看他身上背的幾十公斤的武器,居然還健步如飛…

「我以為阿諾史瓦辛格的電影也不過是電影。」看看他的裝備,「現在我倒覺得電影算什麼?現實人生恐怖多了!你是生化人吧?是不是?是不是?」

他把手撐在牆上,困住了羅莉,「在海裡度氣給我的時候,妳應該清楚我到底是不是生化人。」臉漸漸的逼近了她…

銀光一閃,羅莉的手術刀逼近他的咽喉,「先生,我被機關槍追得脾氣暴躁。我只答應當你的導遊,可不是伴遊。」她嫌惡著,「怎麼搞的?知道我是羅莉塔以後,態度改變這麼多?」

他睥睨著那把手術刀,「…我不跟尋常女性有牽扯。而羅莉塔…我對神祕的羅莉塔,興趣非常的強烈。」不顧手術刀的威脅,他強項的向前,輕吻到羅莉的唇,手術刀也不留情的輕咬進他的脖子。

「你要冒著腦袋掉下來的危險,吻一個女人?嘖嘖,衝向刀刃的嗜好不太好喔,」她左手拔槍,頂著李維的太陽穴,「嘿,我兩隻手都會開槍,你不會想用腦袋試試看吧?我說過,被機關槍追過的我,脾氣真的很暴躁!」

他笑笑的鬆開羅莉,即使咽喉有絲淺淺的血痕,他的表情卻充滿了興味,「夠狠,羅莉塔。」

「我叫羅莉!」她沒好氣的收起刀子,「是死老頭不會念我的名字,隨便幫我亂加的。」

李維一笑,那燦爛如陽光的笑容連生氣的羅莉都有點眩然。該死,這個死洋鬼子真的好帥。

「你如果不是帥哥,我早給你好看了。」羅莉嘀嘀咕咕的,「我這個對帥哥沒輒的脾氣真的得改一改…」

「什麼?」李維沒聽清楚。

「什麼也沒有!」羅莉大聲起來,落在戰壕附近的炸彈比她大聲,震得她跌倒了,「小心!」李維趕緊扶住她,將她壓在身下,護住她的頭。

不知道轟炸了多久,羅莉只覺得耳朵嗡嗡直響。即使停止了轟炸,羅莉的耳朵還叫了好一會兒才停止。

「我討厭戰爭。」她身上還壓著沈重的李維,胸腔的氧氣都快被擠光了,「我是獵人,不是傭兵!起來!你這個該死的客戶!」

「欸,我幫妳擋石塊和炸彈碎片欸!妳就這樣回報我?」他好笑的撐高一點,瞧瞧,生命獵人在他身下動彈不得,曼妙的身體和他完全沒有間隙。這讓他的男性自尊很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像是馴服一頭優美兇猛的野獸。

「你喜歡手術刀還是左輪手槍?」羅莉的青筋都爆出來了,「直接說,千萬不要客氣!」

嘖,只是她的爪子和利牙也未免太鋒利了些。

羅莉大口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你能不能了解一下現在的狀況?我們隨時會死欸!你還有空調戲我?!我從來沒接過你這麼搞不清楚狀況的客戶…」

「妳是羅莉塔,不是嗎?」他挑挑眉,突然正色,「兩天了。妳讓我平安活過兩天。或許一開始我對妳不夠信任,但是妳的表現的確讓我刮目相看。妳不是只會哭或是只有浪漫幻想的笨女人,妳冷靜,搞得清楚狀況,生命托付在妳手上,我很放心。」

羅莉看了看他,嗤的一聲,「嘖,你也只是個相信名牌的傢伙。」她豎起耳朵仔細聽著動靜,「你相信『羅莉塔』,卻不相信『羅莉』。重名氣不重實質將來一定會變成你的致命傷。」聽見重新鳥鳴獸啼,知道沒有人接近,讓她安心了些,「你還是等逃得性命再這麼放心吧。」

她的表情嚴肅,「因為,這次我真的沒有把握。你的性命和我的性命,得各自守好。」

因為,對手是UB。

UB,Uplate Black。這個被稱為UB的男人,一直隱身在犯罪組織和各國政要身後,操縱著全世界。

或許各國警政單位和國際警察都想殲滅UB這個組織,但是對羅莉來說,UB不是組織,只是一個男人。

一個讓她打從骨子裡冷起來的男人。

羅莉對於自己獵人的本領很是自豪。她敏銳的感官和訓練有素的身手,以及接近野生動物的本能,在在讓她出獵未曾落空。即使接下生命獵人的兼差,不管是FBI還是回教恐怖組織,她總能安全的護送客戶到達目的地。

因為她夠用功,夠縝密,應變夠快速。

只要對手不是UB,她的成功率的確是百分之百。

這幾年,UB的勢力越來越壯大,她敏銳的感受到那股黑暗的不安。越來越多的人得逃離UB的魔掌,她的成功率卻連一半都不到。

她不想再繼續當生命獵人,也是因為這股無力感。

「妳怕他?」李維微偏著頭看她,「我以為羅莉塔什麼也不怕。」

「你錯了。我怕。」她深深吸一口氣,太陽漸漸西斜,這恐怖的一天就要過去。他們得趁著夜晚,獵殺來襲的敵人。

「我怕UB。但是,我更怕客戶死在我懷裡。」她沈默了一會兒,望著微紅的月,越來越不安,猛然抓住李維的手臂,「安東尼.奧,不要死。不要讓我悔恨的看著你的屍體!」

「…叫我李維。」他微笑,攝人心魄的微笑著,「我之前的名字,在這裡沒有意義。妳的生命和我的性命,我都會守護完全。」

這個天真的大少爺…羅莉忍不住也跟著笑起來,「來吧。這是個狩獵的夜晚。為了自己的性命,這場廝殺,恐怕避不了。」

這是個華麗的,血腥卻邪美的夜晚。飛躍在半空中,襯著微紅的月,是兩個美麗如天使的死神。

傳回UB總部的最後一句話居然是:「美麗的死神來訪了…」對UB的先攻部隊而言,是腦海裡最後也是最美的影像。

在陰影裡的男人,嘴角拉起淡淡的笑意,渴慕而貪婪著。「是的,我知道。」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有第一手的正版小說可以看,幹嘛去看二三手轉貼呢?(ˊ.ω.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