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 第七章

烈焰 第七章

羅朝風替羅莉開了盛大的宴會,將她這個畢業於A國知名大學的孫女,介紹給政經界的友人,算是半正式的宣告繼承人底定的消息。

李維沒有回國,他和穿著純黑合身晚禮服的羅莉站在一起,儼然一對璧人。

「會談還沒有結束?」羅莉低低的問。

【Google★廣告贊助】

「UB提出更好的條件。」李維露出充滿魅力的笑,和其他的賓客點頭示意,「羅老還在考慮中。」

羅莉端起香檳,抿了一口。場上有不少熟人,她不禁苦笑。向來將目光轉向瞬息萬變的世界,卻不曾花時間往自己的故鄉看一看。沒想到這個小島卻擁有這樣的實力,讓世界黑暗與光明面的領袖低調的前訪。

「我會說服他的。」李維攙著她,「不會將妳交給任何人。」溫柔卻霸氣的注視著她,「要知道,這不是利益上的聯姻。而是我愛著妳。」

「我知道。」羅莉無奈的笑笑,「羅…祖父的情報網很優異。我和你與UB間的糾葛他大約都曉得了。」晃了晃酒杯裡金黃色的酒液,「…你不該找了來。我也不該自欺欺人的以為自己能過正常人的生活。」

「不要把這些責任都扛在肩上。」李維向她邀舞,「不是為了妳,我也得與羅老打交道。現代的戰爭不是拿著機關槍掃射一番就算了。需要統合各方面。各大洲的經濟、政治、黑暗面…」

他們兩個人在舞池裡翩翩起舞,「要打敗UB,我不能缺任何一個環節。」

李維李維,你想去到什麼地方?

「我要登上這個世界的頂端。」他挺了挺胸膛,「只有登上頂端,我才能守護想要守護的一切。」

「用軍火和毒品?」羅莉諷刺的笑。

「手段之一吧。」他是天生的黑道首領,只是魅惑的一笑,「黑暗是永遠不會消失的。所以,黑暗的世界需要管理。人的野性需要抒發,所以戰爭永不止息。但是戰爭不能無止盡的擴大,在適當的時機就該停止,恢復建設。掌握這世界的軍火,才能調整戰爭與和平的節奏。毒品亦然。以價制量,讓毒品稀少得只能毀滅金字塔頂端的人…而不波及一般人。」他的臉上滿是自信,「光明面的政府只能治理平民百姓。黑暗的世界需要黑暗的君王統御。」

羅莉望著他,對他有了嶄新的評估。如果,他只是個平凡的、貪婪的俊俏黑道份子,對他的愛意或許會隨著歲月和不屑漸漸消失。但是…這樣發著光亮的他…她卻將自己的心陷落得更深。

「你的想法真扭曲。」這樣的想法與她背道而馳,卻充滿魅力。

「我並不要求妳和我的想法相同。」李維帶著她輕巧的在舞池裡優游,「我的理想我會去實現,卻不代表妳必須與我同步。若是妳只會跟隨著我,『羅莉』就不再是『羅莉』了。」

「即使我和你作對?」羅莉眨眨眼睛。

「就算妳和我作對。」寵溺的將她摟近些,「我只想單純的愛著妳。如果妳願意…我願意張開羽翼守護妳…只是我的翅膀會是黑的。」他也眨眨眼。

羅莉笑了起來,將眼睛閉起來。就算是黑的也沒關係…

只要有可以歸屬的地方就行了。可以打開門,將滿是塵土的行囊放下,說,「我回來了。」

只要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就行了…

就算是幻夢,也讓我沈溺一下吧。雖然誓言如此的不可靠,人的心總是善變的。

但是這一刻…這一刻的誠摯,就能夠原諒未來可能的背叛。

「謝謝。」她的臉上滿是溫柔,下定決心要怎麼做了。即使用這一生獻祭,她也不反顧。

兩個人含情脈脈的相望著,卻幾乎同時極度戒備的望向同個方向。

像是一道光照亮了宴會,金髮碧眼的偉男子,俊逸的臉龐宛如天使。單手拿著一大把的豔紅玫瑰,另一隻手插在褲袋裡,似笑非笑的望著他們。

不是光,而是比黑暗更深沈的白夜。羅莉握緊李維的手,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一派從容的走向來者,「歡迎你的光臨,UB先生。」

賓客騷動了起來,許多與UB有過節的人槍已上膛。

「各位,這是羅家的宴會。」她溫柔的笑笑,充滿威嚴的,「請各位盡情享受歡樂的氣氛,暫且忘掉不愉快的事情。」

「是呀,我今天也是羅家的賓客。」UB好整以暇的望著羅莉,「所以,有些該死的人,就讓你們活著離開這個小島吧。在我求婚的時候,心情總是比較好的。」他將玫瑰一送,那豔紅似乎也染紅了他的手掌,「羅莉,請接受我的求婚。」

會場鴉雀無聲,李維憤怒的握緊了拳頭,指尖緊得刺進掌心。

「婚姻是一生的神聖承諾,恕我無法在現在做出回答。」她已經看到玫瑰的刺沒有處理過,UB手上的豔紅乃是鮮血,「但是,您遠道而來,這束花,我還是很高興的收下了。」

羅莉接過花,銳利堅硬的刺劃傷了她的手掌。她反而緊握了花,任鮮血滴落地板。

我並不怕你,UB。

他笑得無邪,「果然是我看上的女人。羅莉小姐,跳隻舞好嗎?」

李維正要上前,卻讓人按住。帶著太陽眼鏡的陌生男子微微一笑,「她有她的事情要做,你也有你的。想當黑暗君王的人,怎麼可以這樣沈不住氣?」

看著UB與羅莉翩翩起舞,李維又擔心又憤怒,口氣很壞的問:「你是誰?」

「我?我只是欠羅莉恩情的倒楣人。」他推了推眼鏡,「我姓里見,里見深雪。」

「里見深雪?」他心念一轉,「…鬼塚聯合的前總長?你應該死了!」

深雪聳聳肩,「你不知道羅莉擅長和應該死的人打交道嗎?你不也因為羅莉插手,該死的人居然還在陽世混跡?」他好看的嘴唇微微一笑,旁邊的諸多仕女都被深雪的微笑迷得神魂顛倒。

「羅莉要你來的?」李維突然提高警覺。

「看住你,轉告你一些事情。」其實是深雪探訪來的一些消息,「開始準備撤退你所有的人。羅朝風是沒有誠意的。」他笑笑,「你最好相信我。我雖然已經『死了』,里見家的死士還效忠我。不要小看日本黑道的情報力。你若不想成為羅朝風獻給UB的禮物,就趕緊安排後路。還有…注意漢克家族的動向。」

他定定的望著深雪,正好羅莉跟他的眼光遙遙相對,微微點了頭。

「活人才能保護自己的女人。」深雪邪氣的點點他的肩膀,「羅莉撐不住了,我得過去救她。你不要忘記自己的責任和身分。耍大情聖不能在別人的勢力範圍。」

他轉身走向羅莉和UB,毫不在乎的向羅莉邀舞。

李維注視著嬌豔的羅莉,她搭在深雪肩上的手,有著乾涸的血跡。

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轉身,吩咐手下,「準備。」

現在不走,恐怕永遠沒有保護羅莉的一天。只是他的心,卻滴著鮮豔的血。

***

遙望著李維,羅莉和深雪共舞,低低的問,「他肯聽話嗎?」

「如果是為了妳,他肯的。」深雪不露痕跡的遠離UB,這男人全身發出有害的殺氣,只是跟他借一下舞伴,活像要當場射殺自己似的,「我已經跟妳家公司連絡上了。查理慌得什麼似的,要妳離開這裡,趕緊回去。」

「我能回去哪裡?」羅莉轉了圈,「兩條腿都在流沙裡了。漢克家族呢?有什麼新消息?」

「恐怕讓UB控制住了。」深雪迷人的向旁邊的女士笑,害那位美女誤踩了舞伴的腳,「真糟糕,到處都是眼線。妳確定我們用布農族語交談沒人聽得懂?」

「放心,這些人精通各國語言,卻不懂台灣九族的任何語言。」羅莉擔憂的低下頭,「深雪,我覺得不對勁。」

「這個世界沒有對勁過。」他嘆口氣,「保持連絡。想幫妳的人多如過江之鯽,先不要這麼擔心。許多人欠妳人情債,想讓妳欠人情債的可以繞地球三圈。亮出妳的名號,我行事很便利。還有,靜跟妳問好。」

「幫我問候她。」她優雅的轉身,「對不起,把你們也拖進來。」

「嘖,廢話多。」深雪一躬身,「隨時聽妳差遣,女士。」

再憂愁讓他這麼一攪,羅莉忍不住笑了出來。

宴會未終,羅朝風讓楊秘書來請她。

「亞德斯和UB都跟妳求婚。」羅朝風和藹的詢問她的意見,「但妳終究是羅家繼承人,不能遠嫁。所以,就算妳答應了任何一個的求婚,都必須待在台灣。妳對他們兩人有什麼看法?」

羅莉擦拭著手掌上的血跡,「最後得到天下的,是織田信長,還是德川家康?」

「UB是信長,亞德斯是家康?」羅朝風意味深長的笑笑,「的確滿貼切的。黑魔王的信長UB,城府深沈的家康亞德斯。但是,得到天下的是劉備,還是曹操?」

「都不是。」羅莉微微一笑,眼中卻冰冷的沒有笑意,「是司馬仲達。」

你,羅朝風。你想當司馬仲達。等雙方人馬廝殺到最後,坐收漁翁之利。

羅朝風有點意外,他垂下眼睛想了一下,「信長對違抗者從不留情。家康卻願意對降將寬大為懷。」

如果投靠亞德斯,戰敗定會讓UB趕盡殺絕;情形相反過來,亞額斯卻會從寬處置。

「寧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或者說,不可得罪狂人?」羅莉突然嫵媚的一笑,「這樣還不夠。」

「哦?」羅朝風挑起一邊眉毛。

請你平安的離開,千萬不可回頭,李維。

「我和UB訂婚。至於婚期,請讓我自行決定。」她站起來走出去,回頭問著,「我能不能知道,UB給了什麼聘禮?」

「漢克家族的地盤。」羅朝風笑了,滿意的。

美國?羅莉的訝異一閃而過,「是份大禮。」

她緩緩的走出書房,迷霧中有些什麼讓她緊繃,卻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不對。

楊秘書看著她的背影,「小姐不是比較喜歡安東尼.奧嗎?」

「她轉什麼心思,我會不知道?」羅朝風冷笑,「恐怕她早就知道漢克的事情了。情勢逆轉的此時,她也只能選擇UB。以羅家繼承人的身分下嫁,UB不得不對她的意見有所忌憚。想保住安東尼奧的性命,也只能將自己變成伏兵。只不過,她恐怕得失望了。準備擒住安東尼奧和他的部屬。一個也不能走漏。」

在傳出羅莉與UB訂婚的消息時,羅朝風的人晚了一步。黑手黨的人像是消失在這塊島嶼上,撤退的乾乾淨淨。

***

羅莉開始在羅朝風身邊處理事務。她冷靜擅長分析,人脈意外的寬廣。羅朝風對她的手腕很滿意。

「除了太心慈了,我對她沒什麼抱怨。」羅朝風嘆口氣,「讓她學個兩年,我也該放手這些雜務,好做點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小姐的表現的確很優異。」楊秘書恭謹的說,「但是UB先生要求在A國訂婚。羅家重要的繼承人…恐怕不太好吧?」

「UB還不敢動她。」羅朝風信心滿滿,「留著她比殺掉她好。藉著聯姻,他可以理直氣壯的使用羅家任何資源。當然,那個狂人行事不照常規,也不能不防。楊,去挑選些得意的部下保護小姐。順便跟A國的官方打個招呼。總是要有些準備。」

一切都照他的佈局進行,羅朝風注視著地球儀。就快了…不到幾年…世界掌握在他手裡的日子,就快來臨了…

***

處理這些骯髒的官商勾結令人疲憊。羅莉讓司機先回去,撐著傘讓自己清靜一下。

嘩嘩的大雨像是在洗刷這世間的污穢,沈默的人群溼淋淋的在雨霧的夜裡行走,宛如鬼魅。

心不在焉的與行人錯肩,相同的腳步聲總在她幾步外跟隨,她警惕起來。手術刀正要離手…

「是我。」雨聲幾乎掩蓋了這樣的低語。

「你…」

李維將她拖進暗巷,像是末日將至,瘋狂的吻她。

讓這樣狂風暴雨似的吻甜蜜的襲擊,滿心的責備漸漸軟弱,她緊繃的神經放鬆開來,在夜雨的掩護下,讓彼此的渴慕,用身體的親密訴說。

「你為什麼沒有走?」依在他的胸前,羅莉的語氣焦灼異常,「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李維痛苦的將她抱在懷裡,緊得兩個人幾乎窒息,「不要去A國,不要跟UB訂婚!妳不要為了我的安危,自願把自己放在這麼危險的地方!」

他知道?他知道我之所以這麼做的原因?羅莉睜大眼睛,「…這是我的選擇。我只能這麼做。」

「一定還有別的辦法。」交織在李維臉上的雨水似淚水,「我並不軟弱到不能跟UB一戰!」

「…他控制了漢克家族的所有地盤。」羅莉眨眨眼,眨去睫上的雨水,或者是,淚水。「不行的。戰力比來說,你只能站穩腳跟。UB這兩年並不是什麼事情也沒做…我也不能只是躲避著UB,總要找個有利的位置與他面對面。這不只是為你,也是為了自己。」

「…我不能讓妳去。」李維狂熱的眼神搜巡著她的臉,讓他魂牽夢縈,輾轉思念的臉,「那個瘋子想殺妳很久了!妳在他的身邊…不行!說什麼也不能讓妳去!我並不是想獨佔妳才這麼說,雖然我也的確想把妳困在我的床上,哪裡也不讓妳去…但是妳得先活著!如果妳嫁給平常人,跟我決裂也沒關係,只要妳活著就可以了!但是UB…我怎麼能夠看妳去送死?我說過要讓妳在我的羽翼下受保護的。」

第一次,他看見羅莉流淚。美麗的微笑著,並且流淚。

「我很高興。沒有人想要保護我,來我面前,都是要我保護的…」她的眼淚混著雨,像是珍珠一般,「你是第一個…」

她輕輕的啜泣起來,疲憊不已的心靈像是被洗滌一樣。

「羅莉…我保護妳。這輩子我都保護妳。跟我走吧…漁船在宜蘭等著,我們可以一起離開…」心疼的將嬌小的她摟緊。這雙纖小的肩膀,扛過多少人的生死,卻沒人幫她分擔憂苦。

她搖搖頭,笑著搖頭。「我還是會去A國的。李維,我會幫你拖點時間,等你整合好你的陣營。我和UB只是訂婚,訂婚宴後,必須馬上回來。這是他答應羅朝風的條件。身為羅家繼承人令我痛恨,相反的,卻也成了保護我的名分。回去吧,李維。我有該做的事情,你也有你該做的。你不該任性而深涉險地…」

我們沒有任性的權力。羅莉的話讓他清醒些,卻更錐心。

「我是『再』回來,而不是沒有走。拜深雪所賜,我得到日本黑道的承諾與聯盟。」他絕望的撫著這張嬌弱又堅強的臉,「答應我,一定要平安。」

「我討厭戰爭。」羅莉閉上眼睛,「我等你準備好,終結戰爭。」

雨嘩嘩的下,兩個人的淚融合在一起。

***

「沒讓司機接送?」羅莉才打開門,羅朝風關心的看著她。

「很近不是嗎?再說,我也想走走路,靜心籌劃些事情。」羅莉走進來,全身溼漉漉的,表情平靜。

「我以為妳帶了傘。」

「帶了。只是風太大,把雨傘吹花,乾脆丟掉了。」接過女佣送上來的熱毛巾,「好在雨勢變小了。」她轉頭看著不言語的祖父,「怕我危險?不會的,祖父。沒什麼人動得了我。」

「的確。在台灣,沒有人動得了羅朝風的孫女。再說,妳是『羅莉塔』。」羅朝風也笑笑,「去洗澡吧,別著涼了。」

她的身上沒有異狀。但是有種氣氛,讓他不安。

見了誰?他過濾了羅莉的在台關係,原本讓他在意的那個日本人,也只是普通百姓,幾年前和羅莉相識,有時幫她傳遞台東那兒的情形,沒什麼好在意的。部落那兒也有眼線,並沒有任何異常。

她那種壓抑的焦躁消失,像是…像是剛見過情人一樣。

不可能是安東尼奧。根據情報,他應該還在西西里島…

難道在訂婚之前,羅莉又結識了什麼低三下四的人?越想越不安,這個機警的孫女,太不容易掌控。

「楊,」他出聲,「告訴UB訂婚宴提前好了。後天羅莉就登機。」

***

終於到了這一天。

黑暗帝王UB與羅家的羅莉塔訂婚,是震動世界的大事。為了確保訂婚典禮的安全,雙方人馬佈置了嚴密的保全與人員,進出甚至要接受檢測。

受邀的賓客忐忑不安的參禮,不少人是為了目睹傳聞中的羅莉塔而來,當她穿著米白繡滿珍珠的禮服出現時,賓客不禁發出讚嘆。

她簡約的沒有戴任何首飾,只有耳朵上那對簡單的珍珠耳環,美麗的臉龐薄施胭脂,嚴肅的表情讓絕美的面容有種凜然的威嚴。與穿著同樣米白禮服的UB站在一起,燦爛的金髮與照人的黑髮相輝映,像是童話裡公主和王子的婚禮。

典禮流暢的進行,訂婚宴也沒有絲毫的窒礙。表面冷靜的羅莉小心的注意在場賓客,抵達A國後,她試圖連絡將總部也設在A國的查理,卻沒有連絡上。深雪也兩三天沒有回訊。又擔心李維發了神經,突然跑來自投羅網。

幸好他不在這裡。

輕輕呼出一口氣。這難熬的一天終於過去。和UB幾乎沒有交談,訂婚像是一種祭典而已。

她一刻也不想多待,走進飯店的房間,妝也沒卸,就開始準備行李。

「現在準備行李,太早了吧?」UB笑語嫣然的站在她的門口。

雖然奇怪他怎麼突破羅家守衛的保全,羅莉還是心平氣和的,「祖父要我典禮結束就回國去。」

「妳不用回去了。」他好整以暇的坐在沙發上,「因為,命令妳的人已經消失。」

什麼?她退後一步,好跟UB的距離拉開些。「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UB如夢般微笑,「就是說,羅家已經消失了。」他笑著搖搖頭,「羅莉塔,妳知道嗎?影子存在太久,也會有自己的生命,渴望取代實體存在於陽光下。」

她還在消化UB的啞謎,房門豁然打開,守衛吼著,「羅莉小姐!快離開這裡!」

她衝上前,守衛掩護著她,對著UB開槍,他們奔沒幾步,隨行保護的羅家侍衛前來接應,她剛放下心來,一陣槍響,躲避不及的羅莉已經讓羅家侍衛打中了四肢。氣絕的守衛倒在她的身邊。

「真傷腦筋。」其他的侍衛笑著,「乖乖聽話不就好了?愚忠就是這種下場。」

羅莉明白了。「你們都是楊家的人?」影子楊家要取代實體羅家了!

UB將四肢中槍的羅莉抱了起來,「水銀瀉地,無孔不入。羅莉塔,我的這步棋下得還好吧?」

槍傷如烈火般燃燒的疼痛,她微喘著,「UB!楊家不見得比羅家好控制!我好歹也是羅家繼承人。我與你聯姻…」

「不過是訂婚,對吧?我並不把羅家擁有的那點勢力放在眼裡。楊家敢背叛我?我照樣讓他家毀人亡。我要的只是妳,羅莉塔。」他的眼睛不正常的發亮,像是瘋狂的清醒。

「我什麼也沒有,只有這條命而已。」太失算了。她完全沒有預料到楊秘書的倒戈。

「不,妳擁有世界上任何組織都比不上的勢力。」UB將羅莉放在床上,雙手壓住她手臂的傷口,她痛得滿臉是汗,「有了妳,等於有了『生命救援會』。那是一百個羅家也比不上的。」

「生命救援會不是我的。」她微喘著,極力忍耐槍傷。不該因為同行就忽略了,侍衛們拿著大口徑的手槍時,她就該注意。她的四肢恐怕都骨折了,「我只是生命救援會的員工而已。」

「不,生命救援會已經是妳的了。妳不知道嗎?」UB神情很愉悅,「查理疼愛妳已經超過自己的子女了。他在遺囑裡頭註明,『太平洋旅遊開發』及相關企業,全部交給妳繼承。」

遺囑?「查理…你把查理怎麼了?」不可能!任何大軍也無法殺進生命救援會解決查理的性命!

「還能怎麼了?我只是讓他的遺囑生效呀。」他吩咐屬下將動彈不得的羅莉面朝下的架住,醫生面無表情的拿起注射筒。「不要動。不會痛的…我只是讓妳的脊椎痲痹,再也不能動彈而已。」

「你騙我!」羅莉用力掙扎著,「查理不可能被你殺了…他也不可能立下那種遺囑!放開我!」

「羅莉塔呀…妳仔細看看我的臉。」UB湊近羅莉的臉,他興奮得連呼吸都急促了,「妳知道查理離婚很久了吧?他的桌子上有張全家福的照片…」

羅莉不敢置信的望著他,「…你是布萊克?查理的長子?!」

「所以才知道他的遺囑,殺得了他。」看著羅莉因為脊椎注射而僵直顫抖,他的眼睛湛亮的令人發寒,「他完全不知道我就是UB呢,張開雙臂筆直的衝進我懷裡,一刀還殺不死他,得用槍打爆他的太陽穴…」

「UB!」羅莉吼了起來,「你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不放過?」她脖子以下的存在感漸漸消失,心痛卻壓過癱瘓的恐懼。

「羅莉塔,妳不也跟我一樣?!」UB獰笑的臉俊美而森森,「妳也咀咒著自己的親生祖父,希冀著他的死亡吧?我代妳動手了呢。為了愛妳,我連妳的另一個弱點都消除了…台灣的水土保持實在做得不太好,只是一顆炸彈就可以毀掉整個部落啊…」

「你這個惡魔…」羅莉滿臉的淚,「我要殺了你!我殺了你!」

「妳殺不了我了,羅莉塔。」他愛憐的將她抱在懷裡,「妳再也無法動彈,這樣乖乖的就好…」他撫著全身顫抖的羅莉,「我說過,要把妳擺在我的書桌上,永遠陪著我。」

那我不如死。她咬破預藏在牙齒裡的蠟丸,預備到地下向查理和哥哥姊姊賠罪。

意識漸漸模糊之際,她想到李維。

這讓昏迷瀕死的她,淚如泉湧。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