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 第八章

烈焰 第八章

「妳想逃離我?」發現羅莉服毒,UB總是笑容可掬的臉變得猙獰,「就算死了我也不准妳逃!救活她!救不活她我就拿你們陪葬!」

轟然一聲巨響,堅固的門整個被炸飛了,李維憤怒至極的臉和無奈的深雪,出現在原本是門的大洞裡。

【Google★廣告贊助】

「我說,安東尼先生。」深雪拍拍頭上的灰,「你的出場一定要這麼華麗?」塑膠炸彈?太暴力了點吧?

「把羅莉還給我!」李維目眥欲裂,手持機關槍對著UB,「羅莉?羅莉!你把羅莉怎麼了?」

「她死了。」UB把羅莉自殺的忿恨遷怒到李維的身上,「就算死了,她也是我的!」

「你這傢伙…」李維正要開槍,深雪連忙阻止,「喂!他說啥你就信啥?萬一羅莉沒死,讓你這槍轟完也歸天了!」他勾勾手指,「UB先生,不管人死了沒有,羅莉還是還我們吧。A國的特種部隊就要來了,你們撤退了事,不知死活的羅莉給我們。大家皆大歡喜,省得動刀動槍…」

回答他的是幾發險些閃不過去的子彈。

「幹!好好跟你講你不聽,到時候完蛋不要怪我…」深雪滾地躲開,被旁邊幾個小卒子搞煩了,「頭頭講話有你們開槍的份?」馬上掛掉兩個侍衛。

「誰叫你們開槍的?不用槍就制服不了他們?」UB的眼睛朝侍衛們的身上瞟了一下,「傷了羅莉的臉怎麼辦?你們的命夠賠嗎?」那冰寒的目光讓所有的侍衛打了個哆嗦。又將目光調回到李維的身上。

兩個人互相瞪視著,眼睛裡燃燒著無明烈火。兩個人全然不理會各自部屬報告的緊急戰況。雙方人馬已經在飯店大廳開戰了,纏鬥極烈,誰也無法支援自己的首領。

「那些雜碎交給你處置。」李維看也不看深雪,「我跟UB的帳,也該總結一下了。」

「你倒好,一對一。我得一對多啊!」深雪叫苦連天,手腳並不輕慢,卻還是讓深黯體術的楊家侍衛踢飛了太陽眼鏡。

「唷,原來是個俏娘們似的公子哥,」侍衛們嘲笑著。

深雪別過臉,啐了一口血。「誰准你們看我的眼睛的?」他的態度突然變得森冷囂張,「除了靜,誰准你們看?」他伸手向踢掉他眼鏡的敵人,還看不清楚招數,已經讓他繞到後面,扭斷脖子。

「看我的眼睛,你們還不夠格。」他扳了扳手指,殘忍的臉色令人發抖,「看起來,只好要你們以死謝罪了!」

這兩個人仍然對峙著,李維先把機關槍丟到一旁。「用槍沒辦法表達我的憤怒。」

UB也把懷裡的手槍丟了,「肉搏?也對。羅莉到底是誰的,還是用男人的方法來決定吧!」

兩個男人全然不防守,只是一味的進攻。深雪一面屠宰對手,尚有餘裕看著兩個人的對決。原以為李維佔體型優勢,應該可以輕鬆取勝,卻沒想到UB雖然纖細,體力和拳法威力如許驚人,若不是李維身形精妙,恐怕早讓他的殺人拳打倒在地了。

UB一拳打垮了整張茶几,李維一腿踢碎了半人高的雕塑,深雪一面思考自己的威力搆不搆得上這種標準,一面打發黏上來的敵人。

等所有的侍衛或死或傷的倒在地上,深雪抱起了沒有呼吸的羅莉,「喂!安東尼,羅莉到手了,快走吧。」

「想走去哪裡?」UB滿臉是血,卻笑得非常瘋狂,將手放在唇邊,吹了聲極尖銳的口哨。

「幹嘛?叫狗啊…」深雪心念一轉,原本要往門口走去,突然警覺的往後一跳,像得了狂犬病的狗滿嘴白沫,狂吼著衝進房間來,看到UB的身影,狺狺而吠的退到門口,一面狂叫不已。

「你若出去,就等著讓狗撕裂成碎片吧。」他的眼睛發亮,「你的子彈有限,這些狗可是幾百隻等著你…」

「哇靠!」深雪只好抱著羅莉退到窗邊,「你這傢伙自己瘋不夠,還弄了這麼堆餓不知道多久的瘋狗…」

「我瘋?是這個世界瘋了!乖乖臣服我就沒事了,偏偏要跟我作對!戰爭都是你們害的,像我這麼愛好和平的人…都是你們害我滿手血腥的!」UB瘋狂的進攻,李維兩手交架,卻被他猛烈的一拳打得骨頭發出悶響。

這是骨骼裂開的聲音。

他也趁UB尚未收勢,佯攻一拳,趁他閃躲的時候真正的另一拳才猛烈的打中他的顏面,這拳打斷了UB的鼻樑。

「嘿嘿嘿嘿…」UB抹抹鼻子流下來的血,「我開始喜歡你了…喜歡得恨不得殺死你!」

「幹!」雖然不喜歡以多取勝,深雪已經不耐煩這樣耗下去,才上前卻被李維吼回去,「誰也別來打擾我!」

「對,誰也不要打擾我們…」UB按下遙控器,幾聲爆炸天搖地動,旅客早已脫逃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倖存者發出慘叫。

「電梯沒了,逃生梯也毀了…安東尼奧…」UB眼中精光四射,「除了死!你哪裡也去不了!」就又撲上來。

濃煙和嗶剝聲讓深雪擔憂起來,他奮力打破窗戶,抬頭一看,好極了,往上的樓層和下面的樓層一起燒了起來,就剩他們這個倒楣的十四樓夾心烘烤。怪道特種部隊不採窗戶攻破,總不能過火當人肉川燙吧?

正焦急著,直升機冒著大火氣流不穩的危險,儘可能的靠近,「羅莉小姐呢?你們還好吧?」駕駛緊張的詢問。

「我們快烤熟了,你覺得呢?」深雪將羅莉背在肩膀上,「不要發瘋了!安東尼奧!上下樓層都失火了,再不走沒有機會了!」

「帶羅莉走!快走!」只是一疏神,肋骨著了UB一拳,悶哼一聲,「一切都在這裡了結吧!我已經厭惡這一切了!」他想到羅莉慘白的臉,心如刀割,「這可笑的一切,讓這些有個句點吧!」

「媽的!」深雪背牢羅莉,猛然一躍,正中直升機腳架,一手拉著腳架,還得抱牢羅莉,「我到底欠妳多少人情債,得這樣賣命來還?妳要累死我啊?羅莉塔!」

直升機上的人員趕緊拉住深雪,將羅莉拖了上去。

「喂!笨黑手黨頭子!你再不出來…直升機撐不下去了!」大火造成的亂流讓直升機像是喝醉了酒,歪歪斜斜起來,「西西里島白癡!你到底聽到我說得沒有?羅莉有沒有死,你不親眼確定一下?」

「不行了!」直升機駕駛吼起來,「亂流越來越強,不能再接近了!」

「多撐一下好唄,老兄?」深雪滿頭是汗,「真讓那白癡死了,等羅莉醒了,我怎麼跟她交代呀?」

其他機員面面相覷。他們已經做了好幾分鐘的心肺復甦術,羅莉既沒有心跳,也沒有呼吸。

「總統會很難過的。」機員喃喃自語著。

正準備要撤離的時候,窗邊出現了人影。

會是誰?安東尼奧?還是UB?煙霧瀰漫讓人看不清楚。只見那人奮身一躍…

不管了!就算是UB,能見死不救嗎?深雪扣上安全繩,飛身過去拉住他。

那人漆黑的臉慢慢的抬起來…

「羅莉呢?她醒了嗎?」那雙眼睛,是深夜的漆黑,帶著絕望和希望的交織光芒。

「安東尼奧,歡迎你歸來。」深雪吐了一口大氣。

直升機馬上駛離,只差幾秒鐘,大樓爆炸了,險些就被亂流捲了回去。直升機停到最近的大樓停機坪,握著羅莉冰冷的手,李維整個人都呆滯了。

「…我該死在火場,與UB同歸於盡。這樣,就不用接受妳死亡的事實。」擔架都已經在下面緊急待命了,李維還抱著羅莉不肯放手。

「真是西西里島特產笨蛋。」深雪翻翻白眼,「夠了沒?雖然羅莉中的毒叫做『茱麗葉』,你也別擺出羅密歐的架式行不行?你再不讓她接受治療,她會真的死掉的!」

他驚愕的讓醫療人員帶走羅莉,「你怎麼知道?」

「她的毒藥…是我給的。我當然知道。」話才說完,就讓李維一把抓住胸口,「你為什麼給她這麼危險的東西?」

「你到底認不認識羅莉塔?」深雪不高興的拍開他的手,「羅莉塔的意志可比超合金還剛強,我不給她,誰知道她會去弄什麼更恐怖的東西來?她騙我說要在萬不得已的時候,使用在UB身上。我是誰?會讓她騙倒?羅莉要是肯使這種下三濫,她也不會弄得身上到處都是傷!用膝蓋想也知道她準備用在自己身上。」

深雪整了整衣領,「『茱麗葉』的毒性雖強,還不至於致命。只是體溫下降,呼吸和心跳都減緩到冬眠的程度。不過,若不趕緊讓她甦醒,恐怕真的醒不過來了。」他沈重的嘆口氣,「我現在比較擔心她醒過來的時候。會用到自殺這條路…」

事實證明了深雪的擔憂。服用了解毒劑以後,醫師替她做了檢查,凝重的宣佈她可能終身癱瘓的消息。

「為什麼?!」李維激動起來,「她四肢骨折?這我知道!但是為什麼會癱瘓?」

「骨折不是問題…」醫師面有難色,「傷口開刀過,應該會復原的。但是她的脊椎被注射了藥物,所有的知覺都痲痹了,恐怕下半生得臥床…」

活躍的羅莉…生命力旺盛的羅莉…以自己獵人身分驕傲的羅莉…下半生永遠不能動彈了?

李維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抱著頭,萬分頹喪。戰勝UB並沒有想像中的快樂,他只希望用這一切包括財富權勢換回羅莉喪失的行動自由。

「生命救援會會照顧羅莉的。」頭上裹著紗布,手上吊著繃帶的山田趕來,「會長過世了…他遺言要好好的照顧羅莉。不管羅莉變成什麼樣子,她已經是生命救援會的下任會長。」

「去他媽的會長不會長!」李維勢若瘋虎的跳起來,「羅莉是我的!她是我一個人的!放過她吧!」他護在羅莉的床頭,不准任何人靠近。「她為這個世界付出夠多的了!我答應要守護她一輩子,永遠保護她的!誰敢跟我搶?誰敢跟我搶?!」他摀著臉,發出悲絕的哭聲。

那撕裂心胸的悲聲,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那抹充滿生命力的倩影。

閉著眼睛的羅莉早已經醒了過來,聽到所有的對話。

再也不能動彈了…是嗎?

這是懲罰…害死查理和兄姊的懲罰。上天的判決很公平,我背負了這麼多愛我的人的生命。

她緩緩的流下淚。

***

「沒救了。」鬼醫面無表情的告訴眾人,李維頹喪的捶牆壁。

只有山田有跟鬼醫打交道的經驗,「怎樣沒救?她的脊椎被藥物破壞完了?難道不能骨髓移植?」

「不用骨髓移植。化療,解毒,復健,可能可以動。」鬼醫還是板著他的棺材臉。

「那怎麼會沒有救?」山田氣急敗壞,「鬼醫老大,你別嚇人好嗎?」

「沒有生存意志,不想好,當然沒救。」鬼醫開始收出診箱。

山田絆住鬼醫,李維走到羅莉的床前。她變得不像羅莉了。嬌小的她躺在雪白的床單裡頭,動也不動。瘦了一大圈的臉,眼睛變得更大,卻空洞的沒有一絲光輝。

「羅莉。」李維握住她的手,「妳說說話。為什麼這樣了無生趣?妳還有希望的,趕緊治好了…我們再去鮫島,好不好?」

「治不好了。」她的聲音平靜卻虛無,「廢人就是廢人了。讓我回生命救援會吧。這是查理留給我的『家』。我還有個腦袋可以理事。」

李維沒有說話,握住羅莉的手越來越緊,她卻連喊痛都沒有。她已經不會覺得痛了。

「妳可以繼續管理生命救援會。如果這是妳想要的。但是,妳非跟我回西西里島不可。」他在羅莉面前一直壓抑著的跋扈突然全體發作,放開羅莉以後,他一把抓起鬼醫的領子,「治好她。現在立刻動手!」

「安東尼.奧.亞得斯!」羅莉不耐了。

「叫我李維!妳只能叫我這個名字,這個名字是妳給我的!」他繼續對著鬼醫吼,「治好她!不治好她的話…」

「威脅沒用。」鬼醫叉起手來,他詭異執拗的個性發作了,「沒用。」

山田急著來抓李維的手,「老大,老大!拜託你千萬別傷了他!鬼醫生是我們生命救援會的最後希望啊!拜託拜託,你威脅他也沒用的…他寧願死,看不爽不醫就是不醫呀!」

「威脅沒有用…」李維不知所措起來,我該怎麼辦?看著羅莉與死無異的心灰,他握緊拳頭,「那,這樣有用嗎?」

他跪了下來。「請醫好她!拜託你,醫生!」

整個病房鴉雀無聲,深雪訝異的連太陽眼睛都掉了。

鬼醫打破寂靜,突然大笑起來。認識他這麼多年,山田從沒看他笑過。「小子,站起來。能伸能屈,不錯。」他走過去拍拍羅莉的臉,「喂,看人家。有一半鬥志,就站得起來。」

羅莉把臉一轉,「我不要你管!走開!」

「收了診療金,醫!」他又大笑起來,「黑手黨,跪我!好診療金,醫!」

倒是李維獃住了,「這就是診療金?」

山田無奈卻又放心的嘆口氣,「我早就說過他怪怪的。」

***

化療很成功。也是搶救得宜,藥物還沒有全面性的傷害脊髓,所以,羅莉的病情有了好轉的跡象。

但也只是跡象而已。

鬼醫不願久留,將藥和復健技術教給黑手黨的隨行醫生,不願意跟到西西里島去。

「真的不把羅莉留下?」山田有些難過,「她畢竟是生命救援會的會長。」

「不。」李維替羅莉梳頭,「我答應過羅莉,我要終生保護她。」

「……」羅莉卻不再跟他爭辯。她生命的火苗像是在這一役裡徹底熄滅,再也不想跟這世界爭辯什麼。「山田,你別走。查理臨終的時候,你在他身邊吧?他還有什麼遺言呢?」

他看看李維,搔了搔頭。「…查理說,他一直把妳當成自己的女兒。妳總是孤獨的來去,表面堅強,實際上像是隨時要哭出來。所以他才把妳拉進生命救援會,希望能夠讓妳找到生命的目標。但是讓妳被UB糾纏,他很抱歉。尤其那是他的孩子,他更不知道該怎麼向妳賠不是…」

查理。

祖父和她的衝突越演越烈,直到養父過世以後,她的憤怒已經爆發到最高點。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祖父對這個執拗的孫女覺得頭痛,「妳到A國去留學吧。」對這個年年跳級升學,智商將近兩百卻進出警察局的孫女,他不能放也無法駕馭,「妳去A國留學,我就不再對那家山地人出手。妳要知道,他們所有的災難都是妳帶來的!」

「我去A國就行?」她不羈的眼睛閃了閃。

「對!我只有這個要求!」讓她出國吃點苦,應該就會學乖了吧?

卻沒想到,她是出國唸書了,卻更鞭長莫及。

那年,羅莉正好十六歲。

到了人生地不熟的A國,她的功課仍然好到年年跳級,心卻封閉起來,誰也別想入侵。

查理是第一個跟她交談的人,「小妹妹,妳好可愛…要不要打工呀?」色瞇瞇的聖誕老人,羅莉給他的回答是一個耳光。

後來聽演講才發現他是傑出校友,管著一個跨國的大旅遊集團。

「原來妳是學妹啊?」查理臉上還貼著膠布,「要不要來當特別導遊呀?只要接受一點點訓練就行了…」

那一點點的訓練讓許多學員半夜逃走,結訓時只剩下她一個人。

查理…是從哪裡看出來她的潛質呢?到現在還是不明白。

一個任務接著一個任務…查理總是笑嘻嘻的等她回來…

以為自己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浮萍般的怨嘆。總是把眼光渴慕的望著無法歸鄉的所在,卻沒有發現,遠在異鄉的查理,已經是她的故鄉,她的家。

「我真是個笨蛋,」她微笑著,眼淚卻撲簌簌的流下來,「總是要到失去,我才會發現,原來我早就有家了…」

查理…

她放悲聲大哭了起來,癱瘓的痛苦還不如失去至親的痛。這茫然冷漠的世間,誰也不再等她回來…

「有我啊,羅莉。」李維抱住她,「還有我啊…我不是答應妳,這一生都要守護妳嗎?我在的地方,都是妳的家。」他的眼淚滲入羅莉的頭髮,像是溫暖的雨。

「不要忘記我們喔。」山田翹翹大拇指,閉了隻眼睛,「如果黑手黨老大跟妳分手了,妳隨時可以回到生命救援會,我們全球四千個夥伴都會火速到妳身邊。妳不只是會長而已,還是我們生命救援會的鑽石招牌,『羅莉塔』大人喔!」

為什麼,眼淚停不下來呢?我虧欠這麼多生命,為什麼我還有資格得到這麼多?我是該受懲罰的…

是夜,她夢見了查理和養父,哥哥姊姊也回復童年的樣子,圍繞在他們小小的山屋。

她又是那個會跑會跳,精力充沛的羅莉。跟他們一起,她永遠也不想離開。

只是,有個令她思念的聲音,總是不斷的呼喚她。那樣焦灼的聲音…像是撕裂心肺的痛苦…

這種痛苦,很熟悉。

「所以,小羅莉塔。現在還太早,妳也該回去囉。」查理按著她的肩膀,「跟妳相遇,真的是太好了。妳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女兒喔。」

「要當個了不起的獵人喔。」養父拍拍她的頭。

「我們的山得守住呢。阿火,加油!」哥哥姊姊也笑著。

醒來時,眼淚沾溼了枕頭。轉頭看到李維趴在她的枕側,也流著淚。我這個樣子…痛苦的不是我一個人。

想幫他擦擦眼淚,沒發現自己的肩膀動了動,只能將頭前傾些。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我還是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

「所以…」深雪推推太陽眼鏡,「你還是當心點好。」

「嗯…先不要讓羅莉知道。」李維笑笑。

「這樣真的好嗎?」山田有點頭痛,「我們也接跟黑手黨敵對的案子。到時候起衝突,可不要怪我們生命救援會。」

「我不會的。」他微笑,那股霸氣又回到他身上,「如果我放水,羅莉才會生氣呢。所以,你們全力以赴吧。因為我們也將全力以赴…」

他的表情真可怕。山田苦笑著,內心畫了個十字,天上的父啊,拜託拜託,不要讓我們接到跟黑手黨有關的案子…

十條命都不夠死。

羅莉做完最後的檢查,讓鬼醫推了出來。

「羅莉,所有的設備都已經在西西里島等妳了。」山田握握她柔弱無力的手,「天涯若比鄰,網路這麼發達,我們還是一起的。」

「謝謝。」羅莉的臉上出現暌違已久的朝氣,「總部拜託你了,山田。」

「放心吧。」他翹翹大拇指,「趕緊痊癒,我們一起去出任務呀!」

「嗯。」羅莉讓李維抱在懷裡,登上了飛機,「等我回來!我一定會回來!」

高大俊逸的黑手黨頭子,抱著一身純白的生命救援會的美麗會長,像是一幅詭異衝突卻和諧的畫。

「嗯,活像是魔王和天使長戀愛的圖畫。」深雪自言自語,伸了伸懶腰。「哎,我到底欠羅莉塔多少恩情?居然還沒有還完呢…」

兩個人面面相覷,這樣的晴空,卻有陰霾的烏雲逼近著…

「快變天了。」山田看著天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