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花 第一章(一)

第一章

梵意從電梯走出來的時候…又聞到那股淡淡的味道。

要怎麼說好呢?那種淡然的氣味其實很難分辨,勉強要形容…只能說是種「水」的味道。淡淡的、清澈的,水的醇厚氣息。

明明知道是那麼若有似無,但還是聞得出來,感覺得到。她瞥了一眼坐在櫃台忙碌的總機小姐,知道氣味是從那個方向傳出來的。

【Google★廣告贊助】

自從這個新的總機小姐第一天來,她就察覺到了。

怎麼看,這位高中才剛畢業的總機小姐都是個平凡的女孩。她紮著俐落的馬尾,平常遮掩在長髮下的鮮紅胎記,變得很明顯、很惹眼。

那是很奇特的胎記。從額際蜿蜒到右耳,順著脖子延升到領子裡面。平常垂著頭髮看不出來,一紮起馬尾就很觸目驚心。

總機小姐像是察覺到她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脖子,「早,沈小姐。」

「早。」梵意漫不經心的在簽到簿裡簽名,「今天綁馬尾呀?」

「嗯。王小姐說…這樣比較清爽。」她依舊是靦腆的笑容,低頭繼續忙手裡的工作。

梵意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王夢鈴吧?編輯部裡幾乎都是女人,女人別的不愛,就愛搞小圈圈。王夢鈴又是當中最愛搞這套、最尖酸刻薄的一個。真不知道哪來這種惡毒的心思,特別以別人的困窘和不幸為樂。

真這麼愛排斥新人,那就不要什麼工作都叫新人做。連新來的總機小姐都不放過…審稿是編輯的工作,不是總機小姐的。

不過她卻神祕的笑了笑。最好王夢鈴早點醒悟…醒悟的晚一點,大概飯碗也砸了。只是,這還不關她的事情,她不想插手。

梵意瀟灑的走入辦公室,一半以上的女孩子熱情的跟她打招呼,另一半用著愛慕的眼光看她。在陰盛陽衰的出版社,極具中性美的沈主編,難免成了這群思婚期女生的理想。

她很明白這一點。或許可以說,她善用這一點。所以讓她管轄的女孩子都服服貼貼,很少出大差錯。

除了老闆以外,誰也沒有意見。

「嘖,梵意。妳偶爾也穿條裙子。」衣著入時、粧點精緻的老闆時惠皺了皺眉,「天天打扮得像個帥哥。難怪妳手下的編輯沒一個想結婚。」

「結婚耽誤工作。還是不結的好。」她頂了回去,笑笑的接過老闆遞過來的咖啡。

這家言情出版社已經成立五六年了,居然能在飽和的市場殺出一條血路,梵意和時惠的合作無間,功不可沒。

「別拐得別人也跟妳一樣不婚。」時惠笑笑,「夢鈴不是說她要結婚了嗎?什麼時候?最近她的工作情形不錯呢…推了幾個新人,實在有賣相。難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人整個機靈起來了。」

梵意哼笑一聲,「哪天她不嚷著結婚?她若真的結婚才是出版社的福音呢…別說了,這次的對象五天就吹。至於工作嘛…嘿嘿嘿…老闆,妳要多用自己眼睛看看才好。」

「唔?」

她將咖啡一飲而盡,「咱們當初說好了,人事妳管,書呢,我管。管人事的要多用眼睛看看。不然等別人知道來挖角,挖得是總機小姐不是編輯,那不是尷尬了嗎?」

擺了擺手,梵意回去工作。

不出她所料,過了幾天,她們開始招募新的總機小姐,至於原本的那一個…則被調進來當編輯了。

是,她是很奸詐。但是一個厭惡人際關係的人,要她自己下達這種命令…謝了,她怕麻煩。像現在這樣多好?一切都如她所願,編輯們罵的是至高無上的老闆,受惠的是審稿像是裝了賺錢天線的總機小姐,和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

但是時惠卻把她塞給自己…梵意就有些頭疼了。

「李甯。這個字念『寧』吧?」她看著時惠轉過來的履歷表。

「是念寧沒錯。」她的聲音甜甜的,柔柔的,卻不卑不亢。這樣的態度很讓人喜歡。

「以後妳在我的部門,就負責第一線審稿。」梵意點了煙,「審完以後寫好審稿單,送到我這兒來,知道嗎?」

「是,我明白了。」她點了點頭。態度這麼篤定,像是一點問題也沒有。

但是梵意知道,問題可大了。

「她才高中畢業欸!而且不是北一女或中山,只是泰山高中欸!」王夢鈴氣呼呼的跑來抱怨,「總機小姐當什麼編輯?她懂什麼?就算要讓她進大辦公室,也該從助編開始。編輯?!我們怎麼可以跟她同個層次…」

這機會不是妳給她的嗎?若不是妳把自己該審的稿都丟給她,她想升上來還沒那麼容易呢。想是這麼想,她還是很空泛的安慰,「哎呀,老闆自然有老闆的考量…天意難測,哪知道她想什麼?大家都是同事,和氣點麼…」

王夢鈴還是很不甘心的抱怨了很久,這才甘願離開。

梵意呼出一口煙。很高興她又渡過了一關。沒人發現她多麼討厭人類。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