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花 第一章(三)

李甯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人。

這世上或許有許多不公不平,許多悲傷與不幸,但她很幸運的,都能夠遇到好人伸出援手。

比方說,她出生不久就失去母親,成為孤兒。馬上就有善良的養父母,不嫌棄她身上可怖的胎記,將她撫養長大。雖然因為某種不能說出口的原因,她必須離開養父母的家,但是這份養育之情,就該感恩不盡了。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說這樣的胎記讓她成長過程承受了不少異樣的眼光,成長的過程,總會遇到善良的人鼓勵幫助,她對這一切,都很感激。

連迫不得已離家出走,她都能找到工作,甚至好心的總編還替她找了房子,代她墊押金,甚至成為她的朋友…

這一切的一切,都證明她是個幸運的人,真的沒有什麼值得抱怨的了。

懷著感激的心,她環顧看起來比實際大的套房。並不是房間大,而是她的東西少得可憐。除了房東附屬的書桌、書櫃、單人床,其他什麼都沒有。

但是她的陽台卻加裝了個懸吊式櫥櫃,還有個插頭。勉勉強強可以當個小廚房使用。梵意送了個二手的小冰箱給她,她又買了個電鍋和電火鍋,正式在家裡開伙了。

她最喜歡下班回家的時候,可以自己煮自己的晚餐,有食物的香味…就算是淒清的小套房,也有家的感覺。

在出版社被欺負、被排擠,心情再怎麼低落…只要想到那股香味,就可以打起精神來。

日子一天天過去,隨著王夢鈴出嫁辭職(終於讓她嫁出去了),她也在出版社待滿一年,不再那麼新人了。小圈圈的民意很詭異,今天朝東,明天朝西,欺負李甯久了也會膩。

再說,欺負一個老是不以為意的人,實在也沒什麼很大的意思。

她就這樣安靜平凡的安定下來。

「總編,我要回家了。」她探頭進梵意的小辦公室,「還有什麼事情要幫忙嗎?」

「不用了。」梵意總是抽著煙,「妳先回家吧。」

她和梵意並沒有成為別的女孩那種「密友」。大部分的時候,梵意過她的日子,李甯過自己的。什麼喝茶看電影逛街通通都沒有。

但是她覺得這樣的關係很舒服。

就像這棟大樓給她的感覺。大家都努力過著自己的人生,可能互不認識。但每個人都是善良的…

她喜歡這種「氣」。

進入管理室,她會聞到一股濃郁的檀香。她就知道,那個學佛學得很虔誠的管理員來當班了。他的虔誠和守護的心,除了讓壞人擋在管理室之外,也讓「壞東西」進不了大門。

當然,偶爾也會有奇異的「異類」趁那個管理員不在的時候進入。那麼,電梯或樓梯間就會充滿野獸般的氣味。但是不用擔心,就像相生相剋是天地的至理,就算是「壞東西」進得來,相對的,一些友善的、溫柔的「好朋友」也會高興的降臨。

就像是她住的三樓。電梯出來的那一戶人家,家裡像是很受「好朋友」喜愛,有種甜甜蜜蜜的香氣,讓人很歡喜心安。

住了一陣子,她才知道那是位年紀很小的「地基主」,害羞的小地基主有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年紀大約七八歲的模樣。她很喜歡隱身守在門外,無聲的跟電梯出入的人們打招呼,好像是她唯一的樂趣。

發現李甯看得到她,她害羞的躲了好幾天。確定李甯是個友善的朋友之後…她才怯生生的接受了李甯供奉的甜食。

她很愛吃金莎,更喜歡李甯用金莎的包裝紙作成的金色玫瑰花。幾乎每天都巴望著李甯下班,害羞的收了她的金莎和玫瑰花,這才滿足的結束一天的守候。

就因為她善良的守候,這層居住了無數外地人的套房小社區,才一直平安順遂。

但是這一天,那甜蜜的香氣褪得只剩一些些。更強大、更濃郁的氣味籠罩整個三樓走廊。李甯幾乎不想踏出電梯…那種氣味實在太可怕了。

「恰里。」她在心裡輕喚,「妳還好嗎?」

小地基主掩著臉出現了,抬起頭…她可愛的小臉被抓得見骨,水汪汪的眼睛裡承載著滿溢著恐懼。

只有含著金莎,拿著玫瑰花的時候,她才出現一絲微弱的笑容。

不忍心的摸著她的頭,恰里輕輕嘆息一聲,臉孔慢慢的痊癒。

「我好害怕。」第一次聽到這害羞的小女孩說話,「小心點,姊姊…」她消失在門裡,大概要養很久的傷。

李甯咽了咽口水。她是遠比地基主還弱小的妖怪。她的能力在於強大的魅惑…但這最後的能力讓母親用盡生命封印了。

她不認為,她一點點都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和住進來的「妖異」相抗衡。

儘儘走在走道,她就覺得噁心、想吐,強烈的想要逃走。但是離開這裡…她又能去哪裡呢?

她鼓勵自己,加油,再三公尺…一公尺…兩步…就可以到家了。

越接近家門,那個可怖的味道越重,像是腐屍糾纏著強烈花香的氣味…她頭痛,她頭好痛…

抖著手,她不敢看斜對門。強烈的噁心味道就是從那邊「漏」出來的。

當她終於打開房門,轉身的那瞬間…她看到一個少年,正試圖打開那個門…

等她清醒過來,她已經扳住那少年的肩膀了。

那少年有張清秀到不可思議的臉龐,卻充滿了戒心和不信任。「幹嘛?這是妳家?」

她勉強在這股濃烈惡臭中保持清醒,「…不是。應該也不是你家吧?」

「當然不是。」他狐疑的轉頭看著,「真是臭死人了…我被薰到頭痛了。」他開始敲門,「喂,你們在裡面放什麼?該不會有人死在裡面吧?!」

為什麼人類可以聞到這種味道?這是不可能的…李甯忍住劇烈頭痛,「…別敲門。快離開這裡…」她只是個封住妖力的弱小妖花,實在抵受不了這種侵襲了…

她臉朝下,筆直的倒向地板…

「喂!妳怎麼了?!」少年看起來纖細,腕力卻很驚人的將她抱住,「妳不要緊吧?怎麼突然昏倒?妳家住哪?」

李甯已經沒辦法說話了,只能指了指開著的房門…然後昏了過去。

少年吃驚了,一把將她橫抱起來…這個姊姊還真輕啊。而且她身上有種…令人舒服的,清澈的味道。

聳了聳肩,他將李甯抱進房裡,關上了大門,也把那股令人憎惡的味道關在外面。

這個時候,那惡臭的房門打開了,一雙泛著青光的眼睛,悄悄的望了出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