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花 第三章(二)

「…老爸,老爸!你要聊到多晚都行…能不能請你先洗澡?」他對著一臉呆相的老爸嚷,「你不洗澡我怎麼洗衣服?再不洗你沒襪子穿了…」

老爸像是趕蒼蠅一樣揮手,「你先洗啦~別吵我,現在正是重要的時刻…」

…把妹還有重要時刻喔?還笙垮下雙肩,突然覺得立場有點顛倒。到底誰是爸爸誰是小孩…

【Google★廣告贊助】

他看著天花板,深深的嘆了口氣。

等他洗好澡,把頭髮都吹乾了,他老爸的「重要時刻」還沒結束。

「…我說,老爸,你再不去洗澡,我就不管你的衣服了。你自己洗吧…」他板著臉,將滿滿一籃的衣服拖到陽台去。

「喔唷…這麼晚洗衣服會吵到人家欸…」他老爸抱怨著,依依不捨的打了幾個字,「等我一下啦,不孝子…」

…這個倒楣的不孝子在拖地板啊,臭老爸…

他嘆著氣,將老爸脫了一地的衣服撿起來,還要穿的掛好,要洗的扔進洗衣籃。他和老爸住在一個套房裡,雖然不大,好處是打理起來很快。身為單親家庭的孩子是沒有撒嬌的權力的。

尤其是他還有個需要人照料的小爸爸。

等他整理好房間,瞥了眼電腦,發現有個對話框跑出來。

「嗨,你叫什麼名字?」發訊息的人叫做「得慕」。

…這名字他聽說過,老爸正在把的妹不就這個名字嗎?難道她不知道老爸的名字?

他張望一下浴室,嘩啦啦的水聲。老爸的壞習慣之一就是…進去浴室像是準備洗到溺死一樣。

「我問你呢,小朋友。你是立擎的小朋友吧?」得慕還放了個笑臉符號。

…這個妹…不不不,他是說,這個小姐好生奇怪…不知不覺,他坐了下來,開始打字,「我哥提起過我?」

「噗,是你爸爸吧?為什麼說是你哥?」

「…知道他有小孩,老爸就把不到妹了…不不不,我是說,追不到女孩。」

很神奇的,他和這位「得慕」聊了起來。雖然透過冷冰冰的螢幕,他卻感到很親切,有種奇怪的熨貼感。不知道為什麼,他不但告訴了得慕他的名字,也告訴她了許多許多…

連最近出現在大樓裡的「鬼東西」都說了。

「你說惡臭?」得慕很仔細的問,「怎樣的臭味?像死老鼠呢?還是像是東西壞掉?別人也聞得到嗎?」

為什麼他連這個都說了?還笙呆了呆。但還是不由自主的回答,「除了一個姊姊以外,好像沒人聞到這股味道…」

「我懂了。」得慕輕笑。為什麼望著螢幕知道她在笑?還笙突然有些害怕。「別擔心,應該很快就會消失了…」

妳怎麼知道?妳到底是誰?還笙想問,卻被他老爸一腳踹下椅子,「哇靠,居然趁你老爸洗澡偷把老爸的妹?!要把妹等你身高破一百八啦!連老爸的妹都敢把,不想活啦!」

誰想把你的妹啊…還是這樣古裡古怪的妹。要把也把…也要把…

他腦海突然出現李甯靜謐的容顏,和她身上那股清澈淡然的氣息。

哇哇哇~我在想什麼?想什麼啊~~

他的手胡亂揮動,像是要趕走那些胡思亂想。紅著臉扛起滿籃的髒衣服,嘩啦啦的往陽台的洗衣機倒。

我果然是那笨蛋的孩子嗎…?在我身邊的女人就想把?啊啊啊~我不要啊~

「…很晚了,別在陽台鬼叫好嗎?」他老爸遞過來奇怪的一眼。

「我不要像你啦!」還笙對著老爸揮拳,「我才不像你生冷不忌,老嫩通通來呢?!」

「臭小子,你對我是有啥意見?!」他老爸手裡忙著把妹,嘴巴還不停的罵,「像我有什麼不好?你說清楚啊~」

…說得清楚他就不會這麼無力了…

「哎…我不要變成那種男人啦…」他哀怨的趴在洗衣機上。

***

第二天,他依舊在管理室等李甯回家。

看到李甯撐著小藍傘走進來,襯著一身雪白,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臉紅了,心跳個不停。

他在神經啥?不是天天見面嗎?都是臭老爸啦…什麼把妹把妹,他跟李甯才不是那種關係…

就、就是,就是天天見面吃飯寫功課,連話都很少說啊。他只是為了要保護李甯,不讓那種鬼東西傷害她而已…

萬一那隻鬼東西不見了呢?

他的心猛然一沈。對啊…萬一那個鬼東西走了,他似乎找不到任何理由留在李甯身邊…

「生病了?」李甯觀察他好一會兒,「怎麼臉孔像是紅綠燈,一下子青一下子紅?」還是壞掉的紅綠燈呢。

「哪哪哪哪有!」他握住自己的臉,很兇的回答,「哪有哪有哪有!」

「…沒有是嗎?」李甯苦笑。看他這麼有精神的生氣,大約沒事吧…?「餓了嗎?」

「那還用說?!」還笙不知道在兇什麼,「幹嘛這麼晚?我等到快餓死了…」

話一說出口,他馬上後悔了。為什麼看到她就只會喊餓啊~這樣不是很孩子氣嗎?

「…但是今天我準時下班欸。」李甯遲疑的指著鐘,才剛好五點半,「你若真的很餓,要不要先出去吃點東西…」

「不要!」啊啊啊~為什麼就只會對她兇啊!?他不想這樣啊~「走了啦!又拿這麼重的稿子回來,想工作到死喔?!」一把搶走她手裡的牛皮紙袋。

他真的快氣死了…卻是氣自己。為什麼開口沒好話啊?為什麼為什麼…

李甯卻只是寬容的笑笑,跟著他走入電梯。伸出手,幫他將衣領翻出來。

…要命,她的手碰到我了。他將臉一別,掩飾火燒的臉頰,「喂,我不是小孩啊。」

「呵呵,我知道。順手嘛。」李甯還是寬容的、溫柔的。

電梯門開了,這股該死的惡臭一點消散的跡象都沒有。李甯還是

縮了縮,他睇了一眼,伸手握住李甯。

這是他一天當中最喜歡的時刻了。可以光明正大的牽著她。

這個時候,他會覺得自己真的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是個大人。真正可以保護她、照顧她。

…其實也沒差很多歲啊,五歲而已。

「有一天我會長大的。」他沒頭沒腦的冒出這一句,「…就算我長大,我也會保護妳的。」

李甯的表情卻有些悵然,但是還笙沒有看到。

「是啊,我知道。我知道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