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花 第四章(二)

走出電梯,還笙輕輕啊了一聲,「糟,我得回家拿本參考書…先跟我回家吧。」邊說著,邊走入電梯旁邊的那戶人家。

幼小的地基主正在玩沙包,抬起頭溫柔的看著她。李甯笑了笑,掏出一顆金莎供奉,憐惜的摸摸她猶有傷痕的臉頰。

【Google★廣告贊助】

正在翻箱倒櫃的還笙靜了靜,「…原來妳也看得到啊…我說啊,李甯,『那一邊』跟我們到底不一樣,妳能裝作沒看到就當作沒看到,拜託妳別跟她混太熟…」他揮著手,「去去去,去旁邊玩啦~別纏著我們家客人不放。到底要怎樣妳才能升天啊?我都想盡各種方法了,妳怎麼還在人間留戀?…」繼續翻箱倒櫃。

幼小的地基主咯咯笑了聲,抬頭望著李甯,雖然沒說話,但是李甯知道她的意思。

「他是善良沒惡意的。」

「嗯,我知道。」李甯在心裡悄悄回答。

嗡的一聲,沒有人碰的電腦卻自己開機了。還笙皺眉直起腰,「啊勒,真的越來越像鬼屋了…這台死電腦不知道出了什麼毛病,老是沒事就自己開機…」

李甯覺得有點迷糊,心卻是雪亮的。她覺得電腦裡似乎有些什麼,吸引她不由自主的靠近…

「嘖,是得慕…真麻煩,開機就自動連上MSN…」嘴裡雖然抱怨著,還笙還是盡責的坐下來,打字回答得慕的招呼,「嗯…電腦出毛病自己開機了,我爸還沒下班。」

靠近了些,李甯卻有些暈眩的停下腳步。她搞不懂心裡的感覺…說不上是畏是敬,她覺得電腦如此的人工產品,居然有種讓人迷惑的靈氣存在…

「不舒服?」還笙瞧見她臉色有異,「天啊,我家可是這棟大樓最『乾淨』的地方欸!妳連這兒都不舒服的話,我還真不知道該帶妳去哪兒躲了…」

李甯從迷惑中清醒過來,「…不,不是的。」她慌張的找藉口,「呃…我剛剛去買菜,文蛤得放在鹹水裡吐沙,不然會死光的…」

「煮湯嗎?」說到吃的,還笙的精神都來了。「對對對,文蛤比較重要。反正這是我爸的女朋友,又不是我的誰…參考書參考書…這裡!哈!走吧走吧,我肚子餓了…」

他,果然還是個孩子呀…李甯忍不住笑了出來。跟他一起,像是自己成了真正的人類,擁有個老是吵著肚子餓的家人。那些惡臭,那些異類,都跟她沒有關係…

轉過轉角,她和還笙並肩走著,一樣還是牽著手。不知道是不是習慣了,那股惡臭似乎不那麼令人不舒服了。

當她準備將鑰匙插入鑰匙孔時…還笙突然用驚人的力氣將她拉得踉蹌。「…不是這一間。」

她抬頭,驚出一身冷汗。原本應該是她的房間四十號,卻換成了三十九。三十九…正是那無名妖異的房間。

更可怖的是,她眼前的通道,變得漫長到看不到邊際,每一戶的名牌都是「三十九號」。

「糟了,鬼打牆…」還笙拽住她的手,開始往回走。這才發現回頭已經是死路。強烈的惡臭瀰漫,低語和獰笑在每扇門後面此起彼落的響起,門扇抖動,發出顫抖的聲音。他們交握的雙手沁出汗、濡溼著。

「…往前走。」還笙緊緊的抓住她,「別鬆開我的手。」

他們害怕的往前疾行,空洞的笑聲和威脅從門縫裡傳出來。還笙的心在狂跳,他從來沒有遇過這樣大膽的妖異,敢在他面前搞鬼。畢竟他雖然是個人類,卻莫名的擁有妖鬼忌憚的能力。他一直都相信自己是安全的、強大的,第一次遇到這種幻境,他反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的自信漸漸出現裂痕,這裂痕動搖了他,也讓妖異們更有機可趁。

像是個螺旋般,這漫長的甬道像是永遠也走不完、沒有盡頭。在他們背後的門扉紛紛傳出開啟的聲音,誰也沒有勇氣回頭看看。

在哪裡?到底在哪裡?這個沒有盡頭的迷宮…出口到底在哪裡?

「四十號!」還笙叫出聲音,夾雜在「三十九號」門牌中,他們幾乎忽略了這個小小的出口,李甯連忙掏出鑰匙,害怕過度的她不知不覺鬆開了還笙的手。

「不!不是那個門!」嬌嫩童稚的聲音疾呼,卻太遲了些。李甯已經打開了門。而那個詭詐的名牌,數字飛轉,從「四十」退到「三十九」。

「謝謝。」門縫裡閃著青色瞳孔的男人,瀰漫的令人刺痛的惡臭,將撲上來的還笙打昏過去。

他舔了舔拳頭上的血,帶著瘋狂的目光,一把抓起怕到癱軟的李甯,「妖花,嗯?封印起來就聞不到香味?嗯?等妳開花以後,不知道有多好吃…但我等不到那時候了…」

「住手!」一個沙包打中了男人的臉頰,當中的檀香刺痛了他,卻只是刺痛。

他狂怒的轉過身,露出帶著銀白唾沫的獠牙,「壞事的小鬼,我先吃了妳!」

「不要!」忘記自己的害怕,原本軟癱的李甯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擋在地基主的前面,男人的獠牙刺入了李甯的胳臂,惡狠狠的撕了一大塊,她的血湧出來,不可思議的芳香洋溢,在場的眾生讓妖花的血之芬芳征服了,片刻居然沒有任何眾生動彈。

那是一種難以形容的香氣,令人心魂蕩漾,不可自持。像是想起生命中所有美好的事物,甜蜜的、美味的、笑、歡欣…甚至愛慾。

原本昏迷過去的還笙讓這驚人香氣甦醒了,他獃住,隱隱感到有些不對,卻心笙蕩漾得幾乎沒辦法自持。在他眼中,沒有比這香氣更重要的,也沒有比平凡的李甯更動人的女人。

那種突如其來,沒辦法克制的眷戀,讓他猛悍的撲向男人,完全不在乎那男人的拳頭…但是讓他驚懼的是,眼前這個男人,既是人類、又不是人類。

被花香沖昏了頭又驚嚇了大半夜,還笙顯得很遲鈍,馬上讓男人掐住了頸子。受了重傷的李甯心底雪亮,苦於失血過多,她使不出力氣拯救還笙,情急之下,她甩出了手裡的文蛤,希望能夠讓那妖異附身的男人可以鬆手。

那男人卻驚慌失措起來,「…海水!海水!啊啊啊~」他拋下了還笙和李甯,像是被硫酸潑了,跌跌撞撞的跑回他惡臭的住所。

所有的幻象破解,雖然只有一瞬間,空氣卻變得乾淨、清澈。失血暈眩的李甯勉力抱過昏迷的還笙,見他氣息低微,頸上滿是瘀青,不禁哭了起來。

地基主走了過來,像是籠著白光。她輕輕按住李甯的手臂,傳來一陣舒適的沁涼。原本觸目驚心的巨大傷口慢慢癒合,終究只留下淡淡的疤痕。

她安心的昏了過去。再昏過去之前,她似乎聽到輕輕的聲音,卻不是地基主嬌嫩的稚聲。

「欲劾其鬼,先知其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