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花 第四章(三)

他們倆個雙雙昏倒在甬道,讓返家的梵意發現,召救護車送到醫院去。

悶悶的梵意到處找尋可以抽煙的地方,最後只能夠在醫院外面抽。很多事情都不能解釋…事實上,她也害怕。雖然大樓管理員認定是小偷入侵,讓他們倆發現,所以殺人未遂,但是她心裡明白,不是這樣的。

【Google★廣告贊助】

她發現李甯和還笙的地點很詭異,就在往頂樓的樓梯間。晚上八點,誰會上頂樓呢?但她就是發現了。一股讓她難以了解的焦躁,讓她忍不住走向樓梯間,身不由己的往上走…她幾乎要認為自己在夢遊了。

然後發現這兩個奄奄一息的人。

抖著手,她點燃了煙。有些不對勁。在他們所居住的大樓,有些什麼不對了。她想起李甯憂心過的「變態」,那個令人不舒服的房客,他身上有死亡的氣味…

一切都是神經過敏而已吧。她緊緊握住自己的胳臂,強迫自己別發抖。將煙按熄,她進了醫院,詢問病人的狀況。

情況還好。雖然李甯嚴重貧血,那少年差點被扭斷頸骨,所幸兩個人都無大礙。她輕輕觸摸李甯胳臂上淡淡的新疤,心裡有些了然。

她以為…這些事情再也不會找上門。不堪的往事一幕幕的在眼前掠過。摸摸衣領下的頸側,她的眼神變得堅毅。

「得慕。」她輕輕呼喚著。

護士站的電腦嗡的一聲開機了。清秀而隱約的少女浮現身影,「找我嗎?梵意?」她皺了皺眉,「就算妳成功的將氣味掩蓋起來又怎樣?妳會先死於肺癌的。」

梵意苦笑,「沒關係。真的…沒關係。」

這喚起了多年前不願再想起的回憶。

理論上,梵意是雙生子之一。但是她的姊姊在出生以後馬上死亡了。她原本不知道這件事情,直到…那一天為止。

人類的血緣早已不再純粹,混雜了神魔妖靈的血統,這些異能都臣服於人類的強大基因之下沈眠,只有極少數的人的部份展現異能,卻也只能發揮很微小的部份。

而梵意,繼承的就是妖花的稀薄血緣。雖然稀薄,也註定了她一生的坎坷。被女同學不自覺的妒恨,被男同學不自覺的垂涎,飽受排擠之苦,卻只是為了很稀薄的妖花血統。

原本以為這就是地獄,卻沒想到真正的地獄還在等著她…

當她青春期的時候,妖花的血緣大大的旺盛起來,這不僅僅吸引了無數的男人,更吸引了垂涎的妖異。

有一度,她以為自己瘋了,或者這個世界瘋了。她看到超現實的怪物,撲在自己身上,發出氣喘吁吁的嘶吼,就要將她撕吃下肚…

一定是什麼瘋了吧?

若不是得慕趕來,她很可能早就死了。事後,她詢問這個善良的人魂少女,那少女為難很久,露出無奈的笑容,「…我本來應該是妳姊姊。但是出了點事情,我沒趕上…沒有魂魄的身體是活不了好久的。妳要保重…妳的味道實在太濃了…不管怎樣都要熬過青春期,知道嗎?」

從那天起,她開始抽煙,也開始學著掩蓋自己的氣味。

她不願意呼喚得慕,也不靠近人類。因為人類是容易招來妖異的生物。人類的妒恨、貪婪、慾望,容易招致各式各樣的妖異。

就因為知道這世界的表裡只隔很薄很薄的一層,薄得跟輕紗一般。所以她更戒慎恐懼,不讓自己隨便被抓到。

但是現在…她憤怒了。她覺得自己滿腔的血都在沸騰。

我們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有做啊!我們就只是擁有了這個倒楣的血統,就活該變成妖異的食物,像是蛛網的蝴蝶動彈不得面對生吞活剝的命運嗎?

「…我需要妳的幫忙。」她的憤怒讓她忘卻恐懼。

「我也需要妳的幫忙。」得慕靜靜的回答。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