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花 第五章(一)

第五章

微雨。

濛濛的雨滴和霧分不清,周圍幾乎看不清楚,蒼白的街燈像是一盞盞含淚的眼睛。梵意站定,掏出一根煙,點了火,一縷白煙融入霧雨中。

「煙抽太多了。」得慕微微皺眉,她的身影在霧雨中更隱約。雨絲穿透了她,一個化形為少女的人魂。

【Google★廣告贊助】

梵意笑了笑,抽完那根煙,卻沒有說話。霧雨濡溼了她的頭髮,讓她原本成熟的臉孔帶著幾分稚氣。

「我先去把滿身的煙味洗掉吧。」她抬頭看著居住的大樓,再也不能逃避了。

「…會有點危險。」得慕憂心的跟上來,「妳真的確定嗎?還是等死而復生者痊癒,我再…」

「不,就是現在。」梵意斬釘截鐵,「我早晚要面對的…一直躲也不是辦法。」她拍了拍提包,「這個確定可以?」

「可以的。我已經追查到『牠』的名字。」得慕有些自得,「管理者的電腦裡有各路人魂,追查消息很容易的…只是我沒想到牠的來頭這麼大。」

進入大樓,得慕因為得到梵意的邀請,可以跟隨進去。梵意洗澡的時候,她靠在門上喟嘆著,「…他原是舜帝時的神官。擁有大神通的女丑,就是他的師父。當時天界跟人間還有通路,他是那種可以跟神人面對面的大人物…」

在遙遠的時代,神人與人類往來頻繁,神官可以直接出使天界。那如夢似幻的年代啊…神聖巫女女丑依舊年輕,意氣風發的乘著陵魚四海遨遊,她更年輕、更才氣縱橫的弟子,留在舜帝的身邊輔佐,上達天聽,下輔百姓。

只是留戀青春,留戀生命,並不是女人才特有的。年輕俊俏的神官,比他身為女子的師父更看不開,更留戀自己水中的倒影。他祕密的研發師父嚴厲禁止的長生不老之藥,希冀留下自己永恆的青春和生命。

只是,沒有什麼是可以永恆留住的。他的貪念導致厄運。

當女丑趕來時,百里內已經沒有任何生物了。只見形跡俱毀的弟子,啖食了一切,將所有屍首都融合在自己灰濛濛、半透明的貪念中了。

「弟子啊,我心愛的弟子啊…」她悲歎,「你我原本都可白髮蒼蒼,坦然納入死亡的懷抱,骨肉還土,魂魄還諸眾生。你這樣虛幻的強求,是能強求到什麼…」

因為吞噬過多的眾生,神官的神智也被反噬殆盡。他發出吼叫,全身冒出兇猛的烈火,將原本就只剩下黃土的乾枯大地燒成赤地。

即使擁有大神通,女丑還是跟失去理智的神官鬥足了七天七夜,才將他禁閉起來,囚禁在深海。

聽完以後,洗好澡的梵意沈默許久。「…這真的是發生過的事情?」

「…女丑魂魄仍在,只是東渡去了日本。」得慕很是感傷,「擁有再大的神通,依舊是充滿迷惑的眾生啊…」

有些憂愁的看著剛洗好澡的梵意,如水般清澈、透明而溫軟的芳香洋溢起來,雖然比起正統妖花還有些許淡薄…仍然可以輕易的顛倒男性,和引起女性的妒恨。

「這樣真的好嗎?」得慕很憂愁,「『牠』不是尋常妖物。牠很聰明,非常聰明。聰明到可以寄宿在人的身上,卻一點行蹤也不露,悄悄的溜進這個戒備森嚴的城市。我追查牠的行蹤很久了…好不容易才找到牠,卻因為牠張開的結界,我沒辦法透過網路線進來。牠的法力恐怕在我之上啊…」

「我們不是有剋制牠的利器嗎?」梵意笑了笑,「還有一個美味的餌。別擔心,牠會上鉤的…姊姊。」

這聲稱呼讓得慕獃住了。啊啊…她原本會成為梵意的雙生子姊姊,她可以擁有自己的人生,再也跟這些事情無關無涉。

她原本可以當個人類的。

「…為什麼,妳要放棄投胎呢?」梵意低語,「如果妳跟我一起面對這種命運,我也不至於這樣孤立無援…」

得慕沈默了很久,笑了笑,「總是有些人…是比投胎重要很多。」她雖然笑著,表情卻很哀戚,非常哀戚,就算是一閃而逝。

「我是管理者的管家,」她苦笑的指著自己,「我若投胎了,誰來幫她打理那群吵死人的傢伙?她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了,還指望她來煩這些呢…」

不能再擁有自己的人生雖然遺憾,但是她有需要照顧關心的那個人。這是她選擇的主人,她選擇的道路。

「妳不是孤立無援的,」得慕透明的手拍了拍她,「我們原本就有姊妹的情份,只要妳呼喚我,天涯海角我都會來的。」

梵意寧視著她,突然展顏一笑。這麼多年來,她終於打開了心裡的一個死結,真正的笑了。

「走吧,姊姊。」她笑得非常勇敢、美麗,「我們去收拾那隻妖異。」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