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花 第八章

第八章

她默默的望著車水馬龍的街道,從二十二樓望下去,連市聲都模糊了。小小的汽車像是玩具,匆忙的人群只有豆點大,匯流成潮,朝著同個方向盲目的忙碌前進。

高居在二十二樓的摩天大樓上,俯瞰紅塵,不知道為什麼,湧起一陣焦躁的寂寞。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她總是很忍耐、非常忍耐著,不讓自己的情緒太波動。她已經失去了封印的保護,又未曾接受過任何妖花長老的教導。她藏不住自己的氣味,也不會控制自己天然的魅惑。

她該怎麼辦?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妳不要太拘束了。」房門輕響,一身俐落的麗人走了進來,神采飛揚,顧盼自若。她叫做柳如是,是一個「平凡」的室內設計師。這個位於二十二樓頂端,有著溫室花園和精巧屋舍的可愛小違建,就是她的。「妳什麼都不用擔心,有我在。」

「柳小姐…」李甯壓抑住自己的憂愁,溫柔的站起來,「謝謝妳收容我。但我不能一直待在這裡…」她會替這位好心人帶來大麻煩的,她不能這樣。

「叫我如是。」如是隨意的拖了張藤椅坐下,和坐在窗台上的李甯相對,「妳用不著擔心這些,我倒想看看誰敢來找麻煩…」她笑起來的時候,眼角有著歡快的笑紋,顯得很有魅力,「梵意將妳托付給我,這個決定很正確。」

李甯默不作聲,心裡很是羞愧。到頭來,她還是一無是處的妖怪,得托賴別人的善心才能生存下去。那天清晨,她發現自己鬢上的花苞和消失的胎記,驚慌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剛好梵意上了MSN,她默默的聽完李甯的哭訴,馬上請如是來接她。從她家到如是的家…像是跨越地獄路一般。幾乎整個都城的妖異和鬼魂都被她吸引來了,甚至包含神魔之類的眾生。

她會被撕碎、吞噬…但最可怕的不是這個,而是她會連累這個好心的陌生人!

「我不能跟妳走!他們…他們…」她害怕得幾乎要癱瘓了,「放我下車,讓我下車!求求妳…」

「他們?」柳如是若無其事的瞄瞄周遭,「什麼他們?別怕,有我在。」

李甯恐懼得幾乎不敢張開眼睛,連怎麼來到如是的家都不記得了。

「妳真的不用怕。」如是很誠懇,除了師妹梵意的委託,她也打從心裡喜歡這株甜美的妖花。真正的美不在外貌,而是發散出來的靜謐氣質。而她,向來都喜愛美麗的事物,「只要有我在,就算妳要出門也是無妨的…妳看今天陽光這麼好,我陪妳出去走走?」

李甯蒼白著臉,拼命搖頭,「…不可以、不可以…我不能連累妳…」她蒙上眼睛,心力交瘁的將臉埋在掌心。

如是同情的看著她,「…看得到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吧?」

她迅速抬頭,愣愣的望著如是。梵意會將自己托付給如是,應該是因為如是也擁有某種「能力」吧?

「事實上,我什麼也看不到。」如是聳了聳肩,「雖然我出身自一個信仰神秘的家族,但是我什麼都看不到。」她的笑容轉為自信,「因為,在我的『領域』之內,一切神魔妖族皆無法力,徒具形體而已;不入流的鬼魂和妖異,在我眼前連現形都不能。」

李甯呆呆的看著她,一個不被眾生法力影響,擁有絕對領域的人類!

就某種意義上來說,她是無敵的。

「但,妳是個奇怪的例外。」如是似乎很困擾,「既然妳進入了我的『領域』,應該會停止變化才是…但是…」她做了個無奈的手勢,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

李甯摸了摸鬢上的兩個花苞。自從「動情」之後,封印消逝無蹤,母親犧牲生命換來的苦心成了泡影;而她的花苞卻一日日的茁壯、微啟,即使在絕對領域內,還是悄悄的散發濃郁的香氣。

那是洗在多次澡也無法洗去的香氣。

如是也在思考。她從來沒有碰過這種現象…身為古老降妖家族的一員,這種無可奈何的天賦讓許多人將即將變成吸血鬼或狼人的無辜者送來,在她的領域內,這些人可以保持人類的身分直到被治癒。

這是她第一次收容到自己能力失效的無辜者,讓她很好奇。雖然說,她一點也不介意李甯要住多久,甚至歡迎她住下來。面對一株芳香到迷離的解語花,實在是特殊的體驗。

但是看她這樣驚懼、害怕,甚至莫名的流淚,如是還是不太好受。

「聽我說,」她聲音放柔,「我很歡迎妳住下來…妳也看到了,我獨居,跟家人也不太來往,個性又孤僻。有個朋友來住,我當然很歡迎。妳先安心住一陣子,總會有辦法解決的…梵意已經去幫妳想辦法了。我這師妹雖然晚入門,但是師父可是很看好她的呢!妳且安心吧…」

除了滿懷感激,她還能說什麼?但是…但是…

即使不見蹤影,她也感覺到了,附近流盪的鬼魂和妖異,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就像是腐肉吸引蒼蠅,這些鬼魂妖異也被她的香氣吸引而來。

看著她孤獨的坐在窗台上,原本要離開的如是不忍的回頭,「李甯,妳並不是囚犯。」

她苦苦的笑了笑。這致命的花香,已經將她囚禁起來了。

如是是個室內設計師,還是很大牌那種。她敏銳的美感讓她可以理直氣壯的待在家裡工作,除了去客戶那兒探勘一下,回來畫畫設計圖,偶爾去看看工地,其他的雜事幾乎都丟給助手去做。

「不然我花那麼多錢請他們幹嘛?」她一直很理直氣壯,接案子也看她高不高興,對客戶也向來愛理不理的。

奇怪的是,她的態度越高傲,喜歡來拜託她的豪宅主人就越多。「這裝潢是柳如是設計的。」儼然成了富豪間的一個驕詞。

事實上,她也不靠這個維生,說明白些,這不過是個障眼法。

若是她認真起來,可以說人間沒有任何眾生可以跟她相抗衡。天界忌憚,魔界也不太想惹她。好在她生性淡泊,不喜歡惹麻煩,又住在有管理者的都城,所以一向也還相安無事。

(表面上是這樣啦。)

但是她收容過太多半妖魔或半神人,也在「無意間」破壞過不少「大人物」的偉大計畫,明裡沒人找她麻煩,暗地裡就…

尤其她又收容了這樣一株純種妖花,自從李甯破除封印之後,她馥郁至極的芳香,已經讓她失去了名字。

在眾生眼中,她成了長生不老藥的藥引,仙丹神藥的上好材料,或者是煉化成絕佳的仙器、聽話而法力強大的妖仙傀儡,不懷好意的諸神眾魔各有各的美好想像,暗暗的舔著牙齒,垂涎著恨不得一把抓來嘗試。

誰也不記得她也是眾生之一,她也是活生生、有感情、有思想的眾生,連帶的也忘記了她的名字。

阻礙在他們前面的,是這個可恨的、擁有奇怪能力的人類,新仇加上舊恨,漸漸累積、累積…這些不滿終於爆發起來了。

說到底,她不過是個血肉之軀的人類,而且還是個女人。人類,就用人類的辦法來整治吧。而人類總數量有幾十億,當中自然有抹殺討厭鬼的清道夫…

這天,如是正在跟李甯聊天,她突然停了下來,輕輕的嘆口氣,自言自語著,「他們幾時才要學乖呀…」

「嗯?」李甯一下子摸不著頭緒。

「有訪客,等等我再來陪妳…」如是笑咪咪的摸摸她的頭髮,轉身下樓,一面從樓梯的夾層拿出一大袋行李。

她幾乎是愉悅的看著門把悄悄轉動,看起來手法滿專業的。

門外的黑衣人小心翼翼的將門打開,從門縫裡瞧出來…只見黑黝黝的巨大槍管已經指著他的腦袋。

「有埋伏!」黑衣人馬上就地滾開,同伴們仗著強大的火力,將尚未完全開啟的大門射得跟蜂窩一樣。

門內一陣寂靜,這個暗殺小隊悄悄的將門推開…

毫髮無傷的麗人聳了聳肩,「我是做室內設計的,你們認為…」

一陣震耳欲聾的槍聲,卻只將眼前的麗人…或者說,映著麗人身影的鏡子打了個粉碎。只見她從死角跳了出來,大喊一聲,「surprise!」然後掏出一把口徑大到嚇人的槍…

殺手們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讓她那把槍憑空轟了出去,還衝破了好幾堵牆壁。

「啊咧,」如是搔了搔頭,「我拿錯槍了…怎麼把實驗品拿了出來?要跟老爸說了,這種衝擊波空氣槍威力太大,不適合鎮暴啦…」

第一波攻擊失利,第二小隊衝了過來。她甩了甩槍管,「不適合鎮暴,但是適合對付殺手啊…」

環顧宛如特種部隊的殺手集團,她冷笑,「也不去打聽看看,我可是領有合法殺人執照的!」

李甯聽到槍聲大作,想要衝下來,發現通往樓梯的門已經鎖上。不到幾分鐘,乒乒乓乓的聲音結束了,她抬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居然有直升機試圖降落在溫室花園。

啊…絕對領域怯神驅魔,就是擋不住人類的!

要是被帶走…她會面臨怎樣的命運?她寧可一死,也絕對不想面對那種無知的險惡。她悄悄的伸手入懷,那是一把小小的銀刀,她從家裡倉皇逃出時,就帶了這樣小東西。

若不是…若不是…若不是她還有小小的、卑微的渴望,她實在厭倦這種恐懼和自我嫌惡的日子啊。

「還笙…」她閉上眼睛,咬牙將銀刀抵在咽喉…

只覺手一空,如是像是變魔術一樣將她的銀刀拿走,「啊呀呀,刀子是這樣玩的嗎?沒收!」

皺眉看著盤旋的直升機,「花樣真是越來越多…」眼神轉為森冷,「這是殉職,誰讓你們選了風險這麼高的職業呢?」

她扛出榴彈槍,一發就讓直升機成了一團火球。

如是的眼神一直都是這麼冰冷無情,簡直讓人恐懼了。但是這個時候,李甯卻只能愣愣的看著她。

或許,她還是有可以棲身的地方吧?她可以留在這裡,直到找到變回人類的方式。她的確,是個幸運的人。

「…謝謝。」她哭了起來。

「…需要把事情鬧得那麼大嗎?師姐?」風塵僕僕的梵意瞪著轟破隔間的牆壁,頭痛了起來。

她和這個任性的師姐相處過一年,跟她學習槍法和體技(搏擊)。那真是痛不欲生的一年…

當初要把李甯托付給她的時候,梵意也很猶豫。她這個師姐脾氣古怪,看不上眼的人通常不假辭色,對於看上眼的人,行事又過分「華麗」,實在讓人頭痛不已…

但是李甯的狀況,又不能托付給別人。

「我可是領有合法殺人執照的。」如是大剌剌的將腳擱在茶几上,慢條斯理的擦槍,「我已經派工人來修理了。」

「領有殺人執照也不用轟破牆壁啊!」梵意握拳,「師姐,我們在眾人不知道的世界裡,行事要盡量隱密低調…」

「我隱密啊。」如是理直氣壯,「反正整個二十二樓都是我的,我只在我家裡轟人喔。放心啦,媒體我都打點過了…」

「…媒體?」梵意覺得一陣陣的頭昏,「師姐,那個失事的直升機該不會也…」

「他們想來綁架小李甯啊。」如是生氣了,「妳把人託給我,萬一被綁走了,我的面子要擱哪?」

…是這樣嗎?師姐,應該是妳老早就想這樣大幹一場吧…

李甯坐在一邊,眼睛瞪得大大的。她像是踏入了另一個世界…領有合法殺人執照的絕對領域者,勢力大到可以左右媒體。

而這樣的人,是梵意的「師姐」。

梵意到底加入了什麼「機構」…?她抱住腦袋,不敢想下去。

等到跟梵意獨處時,她吞吐了一會兒,還是鼓起勇氣,「…梵意,就算、就算要面對自己的命運,妳也犯不著加入黑社會啊…」

啥?正在察看花苞的梵意張大眼睛,轉了轉心思,忍不住笑了出來,「我的天…哈哈,看起來像是對吧?不是啦…」想想那個有強烈暴力傾向的師姐,覺得實在很沒說服力。

她搔了搔頭,「其實…我們「機構」已經存在很久啦。國家會改朝換代,到底還是要靠我們來維繫另一面的和平,所以各政權對我們還算尊重。妳知道,我也知道…我們現在所在的世界,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理性、科學的。表和裡,只隔了一層很薄很薄的紗…只是大多數的人不會看到而已。」

看不到,卻不表示不受影響。

「我們哪,很像是『裡世界』的警察,管轄著『移民』。」梵意無奈的笑笑,「警察可以抓光所有壞人嗎?不能。警察能夠阻止所有罪惡嗎?不能。警察的最大作用是嚇阻,我們也是如此。當權者得跟我們合作,不然失蹤人口可能會更多、懸案也會堆積如山。『移民』又不全是佛祖下凡…」

她們都沈默了。表裡之間的薄弱隔層,身有妖族血統的她們,比誰都清楚。

「不談這個了,我不該告訴妳這些。」梵意振作起來,「絕對領域對妳沒用,嗯?我剛看了一下…」她遲疑了,「我會盡力。」

「開花會怎麼樣?」李甯抬起眼,「我會怎麼樣?」

梵意呆了一下,不知道怎麼告訴她。「一般來說,妖花漫長的一生,都不見得會開花。」

「為什麼?」李甯不懂,「妳不是說,『宗教或善良的土壤裡,仍然開出許多聖潔的花朵』?」

「這是比方。」梵意苦笑,「妳沒發現…這些族民幾乎終身未嫁嗎?而我…」她自嘲的笑笑,「我這輩子也絕對不愛上誰。雖然我的血緣很稀薄,但是我也不希望發生這種事情。因為妖花一族已經接近滅種了,再也沒人可以教導我怎麼隱藏香氣…」

她獃住了。怔怔的看著梵意有些難過的臉孔。「…會怎麼樣?」

「不會怎麼樣。」梵意故做歡快的說,「我不會讓妳怎麼樣。」

雖然梵意不肯告訴她,隔了幾天,她發現書架上少了一本書。

「香水」。

她並不笨,除了梵意和如是會進來她的房間,再也沒有別人。偷偷把這本書藏起來…

李甯已經知道綻放後的命運了。

香水的主角,最後撒上滿身致命的香水,讓瘋狂愛慕的群眾分吃了。

她抱住雙臂,發冷的坐在窗台上。模糊的車水馬龍,是這城市寂寞到發狂的聲音。

***

「妳把書藏起來,她不就知道了?」如是皺著眉,拎著「香水」像是拎著條毒蛇。

「我一時心慌,順手就拿出來了。」梵意很懊惱,「我想她知道了。」

這對師姊妹相對嘆氣。她們討論過很多回,就是想不通為什麼絕對領域對李甯沒用。

「我想,是有種該死的法力不受絕對領域的規範吧。」梵意下了個結論。

「哪有法力可以在我的領域裡面張狂?」如是很不高興,「我的能力是絕對的!沒有任何例外!」

「妳知道妖花終生幾乎不開花,要怎樣才會綻放?」

如是狐疑的搖搖頭。

「妖花是個膽怯、弱小,除了生存無暇他顧的植物性妖族,不用開花也能夠繁殖。」梵意拍了拍一大疊厚厚的文獻,「妖花開花就跟竹子開花一樣稀奇。」

「竹子開花?」如是嚇得一跳,「天啊,難道李甯要死了?!」

「當然不是啦!」梵意沒好氣,想想卻更沮喪了,「但是也差不了好遠…她真心愛上某人,完完全全的。」

如是啞然片刻,嘆了口氣。「我的領域的確是擋不住這種該死的法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