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風飛翔(十二)

【Google★廣告贊助】



那一夜之後,其實我們的關係並沒有什麼改變。

奎爾薩斯還是非常跋扈、霸道。依舊拖著我的手臂,大踏步往前走,披風張狂的飛舞。

但我實在有些想笑。

因為召募隊友是我的工作,來的若是女子,他頂多別開頭,冷漠的望著前方,一言不發;若是男子…那就有點糟了。

他會從背後突然按住我的肩膀,用一種像是要吃人的兇狠瞪著男隊友。他這個樣子嚇跑好幾個不錯的攻擊手,讓我有點頭痛。

「…奎爾薩斯。」

「我討厭他們看妳的眼神!」

【Google★廣告贊助】



什麼眼神?沒那回事好嗎?

但連占卜者旅館的帥哥老闆都說我變美了,還曖昧的擠擠眼,問我奎爾薩斯表現如何。

「你對他很有興趣?我不知道奎爾薩斯接不接受同性欸,」我壞壞的笑,「我問問他好了。」

他哭著跪地求饒。

我並不是因為成為女人才有所改變。而是我學會面對,讓沈重成為我的一部份,而不是逃避。

如果說,我變美了一點點。那是因為我知道抬起頭,知道要堅強。我知道囂張跋扈的奎爾薩斯非常需要我,我也希望依賴他之餘,也能被他所依靠。

但我不知道這樣一點點的改變,會讓別人看我的眼光有所不同。這倒是始料非及。

在某個午後,奎爾薩斯在午寐,我到世界盡頭小酒館攤開一大堆地圖和資料,正在做筆記。

冒險者公會給我們一個難題,要我們去探索卡拉贊。當然已經有很多人去過了,但卡拉贊真的太大了,有許多祕密尚未挖掘。我正在過濾合適的隊友名單,並且就前人的資料整理出簡單有效的戰略。

其實這些奎爾薩斯做得比我好。但他太厭惡與人接觸,我做會好一點。

但我有個毛病,在太安靜的地方反而無法工作。要這麼吵雜,我才能專心做這些書面作業。

因為大家都這麼熟了,連奎爾薩斯的見慣了。所以他們也不會來打擾我,讓我專心工作。

直到有人遮住了光源,我才茫然的抬頭。我以為是午睡的奎爾薩斯起床了。

是阿瑞斯。

我還以為我會有什麼反應呢,結果居然一片平靜。點了點頭當作招呼,我低頭繼續和一大堆資料奮鬥。

「要去卡拉贊?」他低頭看了一眼資料,拉開椅子就坐下來。

「嗯。第一次去準備要詳細一點。」我沒多說,只是埋頭繼續筆記。

「妳沒問題的。」他笑笑,「妳不帶領著隊友攻略了困難等級的黑色沼澤了嗎?」

「…我一個人是打不過的。若不是奎爾薩斯和隊友們的幫助,我也只是個喊話的人。」但我不明白,他怎麼會知道?

「我有個朋友,常跟隨你們隊伍。他對妳贊不絕口,說妳有著最精細的頭腦和最冷靜的判斷。」

「過獎了。」我低頭繼續研究資料。

「妳要來我們公會當RL嗎?可以從卡拉開始。我們公會人才濟濟,妳可以任意挑選妳要的人。」

我抬頭,張大眼睛看著他。然後開始想笑。

「不,謝謝。我不想加入任何公會。」尤其跟你同個公會。伊露恩在上,我看起來像這麼笨嗎?

「奎爾薩斯也…」

「我確定他絕對不想。」我打斷他的話。奎爾薩斯是因為我討厭打仗,是因為跟我一起才接受冒險者公會的任務。若不是因為我,他應該回戰場砍他的人,繼續當殺人魔王。

他靜靜的看著我。我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有種吸引人的魅力。但經過這一切,我早就免疫了。

「妳跟他在一起嗎?」

我放下筆,疊起手,嚴肅的看著他。我想全撒塔斯都知道我和他在一起。這些八卦居民閒極無聊,除了八卦別無可做。再說,奎爾薩斯拖著我滿城跑,有眼睛都看得到。

「對。但這跟任何人都無關吧…」我突然意識到他的意思,畢竟我不像以前那麼單純,「而且我告訴過他,我今年九十二歲了。」

我有點憤怒,但這種憤怒中,還有種微微勝利的況味。

「他不是普通人。但…我是凡人。」他眼底籠罩著悲哀,低下頭,「我只是個凡人。」

我輕笑。老天,跟我說這個做什麼?

「請你簡明的告訴我,你今天的目的?應該不是懺悔或敘舊吧?你們公會需要RL,找上我。我只能客氣而堅決的回絕。我們談話到此為止,好嗎?我還有工作要做。」

「但妳要委屈奎爾薩斯嗎?」他抬頭,「他是個極度強悍的攻擊手,妳卻委屈他,讓他拿起劍盾,這就是他要的嗎?」

我一下子說不出話來。我當然知道奎爾薩斯比較適合當個攻擊手,他冷血殘酷的殺氣,和熟練的戰鬥技巧,完全是超水準的戰鬥專家。但因為坦職極度缺乏,他才放下他的深雷。

「我要什麼,關你屁事?」一雙大手按上了我的肩膀,我回頭,奎爾薩斯的怒氣快破表了,像是環繞著冰藍的怒燄,「我會允許別的男人保護我的女人?我給你三秒消失在我視線內。超過時間,我還得費神把你的屍體拖出去扔掉!」

「奎爾薩斯先生,難道不能…」阿瑞斯試圖說理。

「1…」奎爾薩斯暴怒的開始數數。

他閉上嘴,用最快的速度走出酒館。

奎爾薩斯收攏手指,我開始覺得肩膀有點疼。「妳背著我跟那混帳見面!」

我就知道。「你看到滿桌子地圖和資料沒有?我在做功課。」

「為什麼要跟那種嘔吐物扯那麼多?!妳應該把他轟出去!」他根本沒聽我的解釋。

「這是酒館,公共場合。我不可能…」我試著說明,雖然我知道他都聽不進去。

「妳應該給他一錘,十字軍震擊,掛命令…不對!象徵意義來說,應該掛復仇聖印…然後這樣…然後那樣…他想逃的時候叫他懺悔…」他滔滔不絕的怒罵。

「…我是德魯伊!」

唉,天哪。我怎麼會愛上這種男人哪。我笑了起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









Facebook 留言
Facebook 留言載入中...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