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風飛翔(十五)

那天我繃著臉打完卡拉贊,可能是我的心情非常惡劣,所以隊友都很聽話,包括最桀傲不馴的奎爾薩斯。其實我沒有發脾氣,只是聲音冷了點,指令簡短了些。

不過倒是意外有效率的打完。

我現在能夠明白其他RL喜歡裝兇的主因了。

不過這對奎爾薩斯一點用處都沒有,他又高又強壯,要把他摔出房門是個艱難的任務,只是讓我的瘀青更多而已。

最後我放棄了,變身成大貓,往床裡一躺,理都不想理他。

【Google★廣告贊助】

他也上了床,從背後抱住我。「我發誓,自從承諾以後,我沒跟任何女人有接觸!妳知道我沒對妳說過謊!」

「但你還是想吃其他女人。」我冷冷的回答。

他僵硬了一下,「我是男人!當然會有這種想法…」

「人類的爛男人!」我大聲起來,「矮人不會、地精不會,夜精靈也不會!德來尼男人簡直是修士了,當然更加不會!只有人類的男人才會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處於發情狀態,希望可以吃掉眼睛看到的每個女人!管他什麼種族。」

他語塞片刻,「…妳看,妳知道的嘛,這是天性。我很努力克制了啊!」

「獸性!什麼天性…」

「隨便啦!」他也吼起來,「但我就、就…就只有妳啊!」

我安靜了下來。

他很小就失去雙親,甚至染上自己父親的鮮血。他幾乎沒有擁有過什麼,不管是人還是物。他非常寶愛他的深雷,那種頑固令人吃驚。因為那是他唯一擁有的「物」。

他在意我,非常非常在意。在意到…有時候會膽怯的地步。他對別人都冷血無情,予取予奪。但確定關係之後,我不說好,他不敢吻我。

對。他只有我而已。

但他對人際關係真的太不了解了。我非好好教育他不可。我現在有一層憂心,夜精靈壽命比人類長沒錯。但棺材是裝死人的,不是裝老人的。

我要比他早死怎麼辦?

我不要他投入巫妖王的懷抱。我希望他一生傲氣,昂首前行。

「…你在摸哪裡?」我冷冷的問。拜託,都變身成大貓了,他還越摸越下面。

他氣悶的收回手指。

「聽著。我不懂你們人類的天性或是道德觀,但有種東西是放諸各種族皆準的。對伴侶忠實。你要吃別的女人,可以。我們先分手,我絕對不會怨懟。」

「我不要失去妳。」他咬牙切齒、乖戾的說。

我變回人身,跪在床上,扶著他的臉俯看。「聽好。我說過,不要欺騙我。如果你跟別的女人上床,我就算再怎麼愛你,我也會走得遠遠的。我相信你了解我的個性,我走了就不會回來,你拖我回來也只是一具軀體,我絕對抗拒到底…」

這一定要教會他。萬一我死了,他另外愛上別人,他必須懂得忠實的意義,才不會失去所愛。

但他卻瞬間失去血色。「…妳剛說什麼?再說一遍。」

「你拖我回來也沒用。」

「不是的,再前面。」

「我走了就不會回來。」

「不是這個,再前面!」他突然很激動的抓著我的手臂。

我有點悶,這不是重點吧?

「我就算再怎麼愛你,也會走得遠遠的?」

他的血色褪盡,像是窒息般,喉頭上下。「妳…愛…?」他說不出來。

這一刻,我突然非常哀傷。他這一生,太早失去父母的愛,但需要溫暖是人的渴望。他原本有機會從別的地方感受到溫暖,但他這惹禍的俊美卻隔絕這種希望。

「是,我愛你。」

他緊緊閉上眼睛,喉頭逸出一聲模糊的嗚咽。

我很難過,真的非常非常難過。我對他過往的傷害一點辦法也沒有。他就這樣魯莽野蠻和命運搏鬥、衝撞,從幼年到現在。

他的願望這麼卑微,而我們的關係已經這麼密切了。但他還是不敢求。

「你也很愛我吧?」一串淚順著我的臉頰滑下。

「…嗯。」他還是不敢睜開眼睛,「我願意為妳而死。」

真是個笨拙的男人。為我死?這樣我怎麼會高興?但我抵著他的額頭,他伸出手緊緊的擁抱我。

「不會有其他女人吧?」

「死也不會。」

我點點頭,「我說過,我是直來直往的女人。」

他睜開眼睛,臉孔居然漲紅。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臉紅。「不准說!開玩笑,應該是我說的!霾,我要妳!」

我想笑,真的很想笑。「…好啊。別真的殺了我。」

***

我就知道,叮嚀也是白叮嚀的。我趁他精疲力盡、熟睡的時候爬去浴室,到處都是淤血。

這個魯莽的白癡。

看看天色,我呻吟一聲。我大約錯過了早餐和午餐。現在我餓得要死,卻沒膽子吵醒奎爾薩斯。

舉步維艱的下了樓,我記得帥哥老闆那兒有些食物可以買的。

他吹了聲口哨,非常邪惡的笑了笑。我沒好氣的把金幣扔給他,但他還握著麵包不放。

「霾,妳的手環是不是太緊了?」他嘖嘖出聲,「瞧瞧花紋,還是繩紋哩!」

我一把將麵包搶過來。「我會轉告奎爾薩斯,你對我如此『關心』。」

「…喂!別這樣啦!我還不想死啊!霾,別這樣啦!」

這些血精靈實在是…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