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風飛翔(完)

「…總有一天,我會被你宰了。」我有氣無力的說。

他將眼睛轉開,白髮在風中漂蕩。「…沒有那麼嚴重。我是熱情洋溢。」

見鬼的熱情洋溢。我看著脖子上的吻痕和咬痕,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跟個食人妖交往。

也說不定是吸血鬼。

天氣轉寒了,走出旅館的時候,我瑟縮了一下。奎爾薩斯自然而然的將我攬過來,用寬大的披風裹著我。

「…這樣怎麼走路?」

「我可以抱妳走呀。」

【Google★廣告贊助】

「你只會走回旅館。」

「…跟太聰明的女人交往,就是有這個缺點。」

這個笨蛋。笨到令人發笑的地步。

我們的野團漸漸固定,有了一群不錯的戰友名單。但我很要求守時,時間到人沒來的話,我立刻挑別人。後來名單越來越擴大,有人建議我們開個公會。

我倒不是很想開什麼公會,更不要說奎爾薩斯。我倒是開了個鬆散的私人頻道,這算是密語法術的創新。但加入的人越來越多,後來我們固定的副坦出去開了第二團十人隊伍,之所以會往二十五人隊伍前進,那倒是始料非及。

我要管的事情越來越多,但我堅持只負責戰略擬定和帶隊,戰利品分配我和奎爾薩斯都不太在意。但誰也不能左右我挑人,因為組織鬆散,反而比較有紀律。

雖然這不是我們要的。

但我不排斥這個發展。原本我們可以雙雙歸隱,過著普通冒險者的生活。但是奎爾薩斯越來越頻繁的「惡夢」,卻不容許我們這麼悠閒。

我想,總有一天,奎爾薩斯得面對那個惡夢,如果那天來臨,我一定要站在他身邊。

這些磨練對我們是有好處的。

除此之外,我甚至和珍珠約好,帶著奎爾薩斯去見他,順便見見珍珠選中的男人。奎爾薩斯很不想回暴風城,我懂。但我希望他見見我的家人,能夠更深入了解人際關係這回事。

這次會面倒是很平順,珍珠的男朋友弗德和她氣質有些像,都是很溫潤的人。奎爾薩斯雖然一直繃著臉,但後來和弗德成了不錯的朋友。

他冰雪凝鑄的臉孔,漸漸有了暖意。

我也知道他待人比較溫和了。因為常常有感激的人上門道謝。他獨自去挖礦的時候,遇到有困難的人,會出手相助了,不像以前那麼冷漠無情。

他開始像個人類,而不是雪山。

在一個寒冬的夜晚,火爐的木柴啪啦作響。

他支著手肘,坦率而柔情的看著我。我伸手輕撫他臉孔的一個小小疤痕。

「霾,北域的大門開啟了。」

「我知道。」

「我會去面對我的命運。」

「我知道。」我笑,「我跟你走。」

他緊緊的抱住我,而我望著窗外的寒星。

「妳是我的風,我的翅膀。」他輕輕的說,「即使是末路,我也希望妳在我身邊。這很自私,對吧?」

「你不讓我跟去,我會宰了你。」

他笑了。像個孩子般。

(第一部完)

「不過你不可以帶繩子去。」霾堅定的說。

「啊?為什麼!?」

「那邊冰天雪地欸!綁著很痛的!」

「我都綁得很鬆!是妳掙扎的太厲害…」

「…不要再說了,閉嘴!說不行,就不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