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風飛翔番外篇 光之羽,風之翼(上)

那個女人一點也不像夜精靈。

那樣無畏坦白又純真的眼神,真是讓人看了就討厭。奎爾薩斯默默的想。

夜精靈的眼神通常都是淡漠高傲的,表面上的禮貌,只是種虛偽。他一向都討厭夜精靈,當然也沒抱過夜精靈的女人。

喜歡危險刺激的女人多的是,他從來不欠女人。就像現在,光光從世界盡頭小酒館走到占卜者旅館,起碼有十個女人用挑逗的眼神邀請他,有的甚至還尾隨。

剛好他餓了。

「過來。」他對尾隨的女人偏偏頭,「就是妳。」

【Google★廣告贊助】

那女人受寵若驚的想要上前挽住他的手臂,卻被他推遠點。「只有床上。」

人活著只有兩個目的:食慾和性慾。其實這兩者也很類似。大部分的餐點都平凡無奇,甚至難以下嚥。但為了維生,還是必須吞下去。

女人也一樣。

不是說她們的身體或容貌有什麼問題,只是…難以下嚥。他漠然的看著身下的女人婉轉嬌啼,表情扭曲激情,但就這樣。

總之,她們會很滿意,他的慾望也可以得到最低限度的滿足,就像難吃的飯菜還是可以果腹一樣。

事情一了,他很快的沐浴更衣,床上的女人露出極度嬌媚的笑,但他覺得很厭倦。

既然不再飢餓,對於殘羹剩飯就不可能有興趣了。

他扔了幾個金幣在被單上,女人的笑轉為憤怒。「喂!我可不是妓女!」

「沒那種意思。」他淡淡的說,「給妳買化妝品用的。女人的美麗很花錢,我明白。」

有了適當的理由,女人遲疑了一下,收下了錢。「我們什麼時候再見面?」

「再說吧。」他比了比門。

女人還想說什麼,他淡然的,「妳不懂規矩?出來尋找刺激還不懂規矩?」

她閉上嘴,忿忿的著裝,摔門出去。

真是無聊的人生。一生都在覓食,不管是哪一種飢餓。他湧起一種微微的厭倦。

***

當然,有些比較懂規矩的女人不讓他用金幣打發,她們自薦枕席,但要求的東西就比較複雜。

「我要這個。」她掏出一個印記,「不要錢。」

「暗影之墓的獸人才有。」他覺得很麻煩,「上床之前妳就該說了。」

「說了你就不會讓我上床了。」那女人有張狡黠的臉孔,「你只會喊:下一位。你這麼厲害…應該沒差吧?」長長的指甲劃著他的胸膛。

拿開她的手,「知道了。」

他殺入暗影之墓。他不覺得有什麼掩飾的必要,趕緊打完,趕緊交差。記得把這女人列入不往來名單。他討厭被利用的感覺。

表面上看起來,他的確很危險。但他在沙場打滾多年,完全知道自己的底限。他聖盾還沒開,聖療也還沒使用。這票雜魚在他眼中不值得一笑,雖然身上都是血跡和傷口。

但他知道自己可以熬得住。再可怕的情形他都熬過去了。

但有人在治療他。這讓他簡直怒不可遏。

我不需要任何幫助。把你們的偽善收到一邊去!他怒氣勃發,我真正需要幫助的時候不是這個時候,那時候你們在哪裡?!

當將眼前的敵人都清除完畢,他的憤怒和嗜血卻尚未饗足。眼前有個模糊的人形,他衝上去,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臂,高舉深雷。

這觸感不對。這不是獸人的手臂,而是纖細的、女人的手臂。

「…我不是你的敵人。」嬌弱的顫聲,他的深雷凝在空中,沒有揮下。

血流進他的眼睛裡,讓他眨了眨。視線漸漸清晰,他發現,他正抓著一個少女,還是他最討厭的夜精靈。

剛剛治療他的人,大約就是她吧。

非常厭惡的凝視這個小小的偽善者。她坦白純真的眼神更讓人發怒。裝得這麼純潔,還不是想尋找刺激和危險?搞不好連規矩都不懂。不要作自己也不懂的事情,白癡。

想把她嚇跑,結果少女意外的孔武有力,居然一拳將他打倒在地。重傷不是理由,輕敵也不是理由。

他打從心底湧起一個乖戾殘酷的渴望,想要把這個小姑娘撕成碎片。等制服了她,奎爾薩斯卻湧起一股類似好笑的感覺。

一個這麼嬌嫩的小鬼,連架都不會打。跨坐在她身上,還掐著她的脖子,居然連又哭又叫都不會,只會喘息著瞪著他看。

但這樣蠢的女人,卻有憂鬱又純真的眼睛,和非常美的脣形。

讓人很想…好好憐愛她,或是將她撕成碎片。她若繼續保持這種樣子,不僅僅是奎爾薩斯,早晚其他男人會愛上她,同時將她撕成碎片。

他俯下頭,鹵莽而懲罰的吻了她,甚至咬破她的嘴唇。

希望她能因此學到些什麼。別救任何人。這世界就是這麼殘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