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風飛翔番外篇II 霾外金光

無糟糕版本。=_=

想看糟糕請按右上角X… Orz (跪謝)

「你對別的女人也這麼兇嗎?」並肩外出吃飯,霾抱怨的揉著手腕。

天氣很冷,繩紋形狀的淤痕看起來更可憐,奎爾薩斯默默的拉過她的手,輕輕的揉。

「沒有。」他想了一下,「沒有。」攬著霾纖細的肩膀,順勢將她保護在寬大的披風下,「除非她們要求。」

「…誰會要求這個啊?」霾張大眼睛。

【Google★廣告贊助】

奎爾薩斯啞口片刻,「有的人喜歡這樣。」

「像你嗎?」她沒好氣。

「不是。」他倉促的回答,「我並不是喜歡。」然後沈默下來。

霾看了他一眼,也跟著沈默,卻偎緊他一些。

她從來沒真的對我生氣過。就算她發怒、哭泣,有時候慘叫,她也沒真的生過氣。

為什麼每次都很後悔,還是每次都這樣欺凌她呢?

抱過多少女人,他自己也記不清楚了。餓了就要吃,想歡愛就要飽足。但他明明很不喜歡肢體接觸的。

他第一個女人就曾笑著說,「你想用最小的接觸面積達到最大的效益?」

真的是這樣嗎?他不知道。

他的第一個女人是個豔麗邪氣的女法師,教他如何歡愛的女人。也是她教會他種種規矩,並且告訴他,有些女人希望獲得禮物和金錢,因為維持美麗需要經費。

不過在他抱了別的女人之後,她也非常乾脆的將他踢出去。

他學會了,每個人都是過客,誰也不擁有誰。這樣孤單的行走人世,在他年紀還輕,能力還很薄弱的時候,甚至被邪佞的大人看上,差點成了男人的玩物。

這張臉代表的只是災難而已。

他曾經認為,歡愛只是另一種食慾,但這世間的人充滿腐敗的氣味,無論男女。擁抱女人像是擁抱腐敗屍塊,不得不食,卻也食不下嚥。但通常他願意配合女人「特別」的嗜好,因為反對或抗拒只是讓流程更長而已。

他沒擁有過什麼,也不屬於任何人。

現在,他擁有了霾。但他對霾卻很殘暴。會不會有一天,她會受不了,然後離開他呢?

「…奎爾薩斯,你力氣放小一點好不好?」霾可憐兮兮的說。

他這才驚覺他應該又把霾的肩膀捏青了。摩挲著她的手臂,他又心疼又有種隱隱的安慰。就算會痛,霾也沒生氣。

「你在想什麼啊?」她笑,輕輕扶著他的臉,掌心溫潤。手指輕輕的揉著他的眉間,「都有皺紋了呢。」

「我會對妳好一點。」所以,別離開我。

「幹嘛啊,突然發神經?」她掂腳尖在他頰上輕輕一吻,「你對我一直很好啊,除了…那個以外。不過我知道你激動起來會怎樣啊,別真的殺了我就好。」

「…我不會殺妳的。」他侷促的說,「把我的頭砍下來都不會。」

「別這麼可怕的表情好不好?走吧,我好餓了。」霾拉著他,走入了世界盡頭小酒館。

***

單獨挖礦時偶遇了曾經和他固定過一小段時間的女人。那女人眼中出現了狂喜和悲慟,似乎還有一些恐慌。

瞥見她的婚戒。哦。

他平靜的走過,那女人喊住他,「奎爾薩斯。」聲音很小。

「嗨。」淡淡的,但他不怎麼記得她的名字了。

「你好嗎?」她緊張的摸著自己的頭髮。

「很好。」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冷冰冰的。」她的笑容僵硬,「我結婚了。」

「恭喜。」想起來了,她叫做瑪雅。他們好像在一起兩個月吧?後來她先破壞規矩,示威似的和一個大官的兒子上床,還帶來給他看。

規矩就是規矩。他對她還算滿意,這是個屍臭味比較輕的女人,還有點天真。如果沒破壞規矩,說不定他會繼續拜訪。

但規矩就是規矩。

她的笑容慘澹,「…我跟他結婚了。」

「嗯。」他平靜的回望她。

「…但我沒辦法忘記你。」她小小聲的,走向他。

「妳記得我的原則嗎?」他耐性的說明,「我不跟有配偶的女人。再說,我已經停止了。」

現在他無需覓食。他擁有了自己的人,他身心的饑渴早已緩和。

「…有人可以讓你停止?」她露出濃重的失望,「不可能的。」

「是有。」他不欲多談,轉身就走。

「你不想問為什麼我會找那男人上床嗎?」瑪雅在他背後叫,「為什麼你老是這樣冷冰冰的?連忌妒都不會?我以為你對所有女人都是相同的,你怎麼可以被別的女人擄獲?」

「妳又不是我的…」他回嘴,愣了一下。

為什麼他肯定,霾就是他的呢?很多女人都對他說過「我愛你」,都曾經哭著要他不要走。但他從不覺得那些女人是他的。

憑什麼他可以肯定,霾是他的?

垂著雪白長髮的臉孔抬頭,露出脆弱迷惘的神情。他突然很想趕緊回去,回到霾的身邊。

即使下起大雨,他也沒有感覺。等他回到旅館時,已經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

霾露出驚喜又擔心的神情,「哎啊…你怎不避雨一下啊?」她伸出手。

很想擁抱她,但卻只是伸手握著她的手,輕輕吻她掌心。

「很癢欸!」她又笑又叫,將他推去浴室,「先去洗澡啦。」

洗過澡以後,霾幫他梳頭,看著鏡子,她的神情非常溫柔。她是我的,我的。一遍遍的強調,像是可以讓不安褪去。

「…我今天要休息喔。」她的臉孔有些微紅,「…還很痛。」

「好。」他溫馴的回答。

霾低頭親吻他的白髮,憐愛的。他的心很滿很滿,但也很空虛。若有一天,有那麼一天,霾不在了,怎麼辦?

到現在他還說不出那三個字。「霾,我好像沒說過我…」他很努力,但說不出來。

「你今天是怎麼了呀?」她輕笑,「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也早就知道了。我也是,我很愛你的。」

「…就算我對妳這麼壞?」

「你或許只是怕失去我。」

他猛然回頭,臉孔幾乎跟雪一樣白。

「你真的很傻欸。」霾抵著他的額,「好啦,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我是你的,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我不會讓妳死。」

人都是會死的,不管是人類還是夜精靈,生命很脆弱。但她沒說什麼,「你不介意的話,我就算變成亡靈,也會跟著你。」

「我不介意。」他緊緊抱著霾的腰,將臉埋在她芳香的胸口,「我完全不介意。」

「你真的很傻欸。」她輕笑。

霾的意思是昏暗、烏雲的意思。但陰霾之上,卻有閃爍的陽光。他的霾,就是那耀眼的光。

他閉著眼睛,雪白長髮垂在臉上,輕輕的貼在她的胸口,聽著她穩定的心跳。

而月光遍撒,紗簾微微漂蕩。

—還真不知道寫這篇幹嘛…XD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