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風飛翔(九)

最近冒險者公會很奇怪,發出來的任務單都在地下城。

奎爾薩斯不知道為什麼放棄了戰場,一直跟我接冒險者公會的地下城任務。但召募隊友的工作都是我在做的,因為他依舊厭惡和人交談。

或許居民和冒險者都畏懼他,但他們也像是看著大明星一樣興奮的來跟從我們的隊伍。但他根本無視這些人,只跟我交談。但他的冷漠和俊美(人類的眼光),的確引起許多少女的如癡如狂。

(尤其是人類的少女)

我們第一次吵架是就是為了跟過我們團隊的女生。

【Google★廣告贊助】

有回我想跟他商量任務的行程和注意事項,敲了他的門。但他擋在門口不讓我進去。

我困惑的抬頭看他,他的臉上卻凝著嚴霜。

「親愛的,是誰來敲門哪?」他的房間傳出膩得化不開的甜嗓。從門縫中,我看到他床上的被單裡有個半裸的女人。

我看看他,又看看那個女人。我滿心想說話,發現我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對不起,打擾了。」我低頭道歉,走回自己房間,把門鎖上。奎爾薩斯兇暴的敲門聲,我裝作沒有聽見。

其實,他沒有錯。我們什麼關係也不是,就只是親密點的朋友。我聽說人類是種奇怪的生物,尤其是男人。他們無須生殖的時候也必須發洩慾望。

這我懂。但懂和不舒服是兩回事。

就在他開始破壞門的時候,我從窗戶跳出去,半空中變身成烏鴉,飛得很遠很遠。

我不知道該去哪裡。這段日子我習慣和他相處,甚至不自覺的依賴他,這是不對的。我冷靜下來思考。

我總得有一點謀生的能力。我應該回到月光林地,然後回主城洗天賦。我繼續當我的月梟,先不要去冒險者公會了,我想就算是打獵也夠我基本生活。

這世界這麼大,要避開奎爾薩斯應該很簡單。

擦去頰上的一滴淚,我從月光林地飛到主城。我有心理準備,我一直都在準備別離這件事,我承受得住。

滿懷心事、憂鬱的走進師傅的樹屋,驚愕的看見奎爾薩斯,他眼中燃著冰藍的怒火。

…我突然覺得,跟個太聰明的人同行真的不是好事。

「果然。」他昂起下巴,怒火沖天的睥睨著我,指頭快要陷入我肩膀的肉裡面,「妳果然回來洗天賦。不用跟我商量一聲,跟我談一談嗎?!然後呢?能夠跑多遠就跑多遠?」

我倔強的一抬頭,「我為什麼要跟你商量?該跟你商量的是你床上的親密愛人吧?又不是我。」

「…妳明明知道妳若願意…」

「我不願意!」我大聲起來,「我不像你們人類那麼欠考慮,隨便就沖昏頭。我疼愛未出生的小孩子,我把生育當作非常神聖的事情而不是娛樂項目!但我不想影響你的決定,我尊重你!但我沒有辦法、我沒有辦法若無其事!我做不到…我…」

我哽咽住了。我們什麼關係都不是。我們之間沒有束縛沒有誓言什麼都沒有,我不該不舒服。

但我不舒服,我該死的不舒服!其實我最想做的是打奎爾薩斯兩個耳光,衝進去和那個女人拼命。但我不能那樣做,我只能走。

不然我還能怎麼辦?我只能這麼辦!

「妳很在意我。」他露出一絲笑容。

「這不是重點!」我怒吼。

「這是重點。」他若無其事的抓著我的手臂往外拖,「好,我答應妳,絕對不跟其他女人有關係。」

「我不要你許這種註定會違背的承諾!」我勃然大怒,「我也不可能放棄原則跑去暖你的床。」

「那換暖妳的床呢?」

「你去死!」

「好吧,我不想死。」他拽著我大步前進,「但我不要失去妳。總有一天,我的魅力會溶解妳頑固的原則。」

「你慢慢想吧!」我拼命掙扎。

「聽著。或許我會想要滿足慾望。但這世界上我唯一想要的只有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叫做霾.風翔。之前我覺得妳只是被嚇傻了,或者妳只是憐憫我,我抱其他女人沒有愧疚。」

他笑,自滿的。「現在開始,我會愧疚了。」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放開我!」

「妳懂。誰讓妳當初那麼好心救了我呢?」他把我像是一袋麥子扛在肩膀上,「人的一生啊,這樣的錯誤,犯過一次就夠了。」

「…奎爾薩斯,你是個混帳。」掛在他肩膀上,我哭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