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風飛翔 楔子

御風飛翔

「道路無盡蜿蜒,呼喚著我。

探險者公會說,夜色鎮的麻煩很多,而且對暴風城早已不再寄望。我不知道我 能做什麼…但那裡或許會有我要的答案。

我又踏上了旅程。」

我翻閱著殘缺的日記。

其實撕得只剩下幾頁了,僅僅剩下西部荒野和湖畔鎮,剩下的都被我撕了。

當時痛苦的心情已然模糊,只剩下一點點憂鬱。

【Google★廣告贊助】

那時候的我依舊天真,還相信真誠、溫柔、理想。為了追求一個答案,從遙遠的家鄉來到東部大陸。曾經我以為,我追尋到的那個人,就是我的答案,後來才發現是個荒謬的誤會。

不過是幾年時光,我卻覺得已經漫長到接近沒有止境。

但所有的痛苦都會淡忘。終究我們會往前走,終究我們會褪去一些純真和理想,然後體會到,真正應該注視的,不過是當下的此時此刻。

曾經是那樣冷淡,封閉自己,活得像是行屍走肉。但現在,我和自己相處得比較好了,陌生人的善意讓我感激,冒險的生活也顯得有趣多了。

沒有歷經痛苦和折磨,就無從學習感激和知足。沒有徹底讓孤寂腐蝕,不能了解人世燈光的溫暖。

我很高興我熬了過去,並且知道了真正的答案。

現在我是個平凡的冒險者,並請遵從著平衡之道。

我是霾.風翔。一個還未滿百歲的夜精靈德魯伊。在我族中,我尚未成年。但我早已有了蒼涼的心境。

不過就因為知道什麼是蒼涼,所以我也學會寬容。

自從走出來以後,我開始喜歡人群。我喜歡聽這些善良陌生人的故事,甚至我開始喜歡往世界盡頭小酒館跑。人類的酒對我來說根本就是蜜水,醉不了人,但我喜歡他們紅撲撲、愉悅的臉龐。

我在這裡聽了許多故事,甚至當中還有我雙胞胎妹妹珍珠的。也因此,我知道她過得很好,甚至有個人類的愛人。

若是兩年前我一定會設法阻止。因為那時的我,像個惡毒的巫婆,整日流淚咀咒人類男子,並且執拗的認為他們的骨子裡寫滿背叛。

但現在,我不這麼想了。

最少,還在一起時,他們很幸福。想起他們,我總會微笑,然後舉起我的酒杯遙祝。

我喜歡現在的自己,我喜歡這樣平靜的生活。或許我在愛情的酒杯裡啜飲過眩目的美酒,但我也在當中吞下蝕心的毒藥。

夠了,真的。我不去求也不願求,我只想注視當下。

我想隨風飛翔,不在讓任何人束縛我的翅膀。

但我想,命運隨意傾倒美酒或劣酒到人的酒杯中,我們沒有選擇。終究還是無論清濁,都得一氣喝下。

***

他會引起我的注意,是因為他走進酒館的時候,原本囂鬧的酒館徹底安靜下來。抬起兜帽下的臉龐,薄冰藍的眼睛閃爍著寒光,一頭雪白的頭髮,臉孔卻是年輕人。

我不太會判斷人類的美醜,但從酒侍的反應看起來,應該是好看的。但她們雖然露出「驚艷」的神情,還是又將頭轉開,像是有些害怕。

不僅僅是她們。我發現,酒館的客人都轉開臉,有種像是恐懼的氣氛籠罩著原本熱鬧的酒館。

大概是因為我沒將臉轉開,他盯了我兩眼。我不懂有什麼好害怕的,所以也望著他看。

他露出一絲冷笑,走到櫃台叫了一杯酒,一飲而盡,又離開了。

「…老天啊,真像啊…」

「聽說他是那個人的後代…你相信嗎?」

「跟畫像一模一樣哪,聽參與過戰役的老兵說,別無二致…」

「但那個人有結婚嗎?」

「呆喔,貴族的特產是啥?就是私生子啊!」

我完全聽不懂。只聽到他們一直講「那個人」、「王子」什麼的。我對人類王國的歷史認識很少。勉強只聽懂了那個白髮青年很像某國帶來災禍的王子。

但又怎麼樣?就只是像,不是嗎?就算真是那個王子的私生子,又怎樣?他們還是不同的兩個人吧?

我承認,我還是不太了解人類。即使我在人類之間已經住了這麼久的時間,我依舊不能了解他們的偏見。

但就算我不想知道,我依舊知道了他的名字。

他叫做奎爾薩斯。但沒有人認為這是他的真名,至於姓,更是無人知曉。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