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再提 之九

這件可比卡車相撞般重大車禍的「事故」,讓他們小小的家好一陣子陷入辦喪事似的肅穆安靜。

現在莫問連筆電都搬上樓,打掃都等到無語睡了。煮完三餐就逃之夭夭,要無語先吃,他「胃痛」。

連要去洗手間,都偷偷摸摸的潛行。

每次聽到後面傳來小老鼠似的聲響,無語都得忍住不動。哪怕清個喉嚨,他們家那個超級害羞的偽娘,連洗手間都不要了,連跑帶跳的奔回樓上。

無語只能仰頭問蒼天。

【Google★廣告贊助】

她這個被親的人一夜就沒事,那個親人的卻害羞整個禮拜,連面都不敢見。將來他真得交得到女朋友嘛?

一開始的確很震驚啦,但仔細想想,他也沒什麼朋友往來,又內向到這種地步。現在的女孩子又傲又嬌,大約他也應付不來。

據說他家裡女性親屬是壓倒性的多,跟父親又不親。難免會對貌似懂很多的室友有孺慕之情。青春期嘛,總是會亂發作的。

但她能釋懷,躲在閣樓的小偽娘沒辦法釋懷啊!

沒想到這種沈悶的氣氛,居然因為這種窘境破冰。

她剛起床,坐在床上發呆,就聽到正在煮晚飯的莫問發出婉轉淒涼的慘叫。她還以為那個禽獸居然入侵到家裡,光著腳跑到廚房…

莫問跳到椅子上,顫顫的指著流理台的肥大蟑螂。

…周郎救我啊!為什麼我身邊只有這樣的偽娘…

她頹唐的去找了自己拖鞋,心裡默念往生咒,轟殺了那隻嚇得莫問花容失色的蟑螂。莫問還掩著臉,動都不敢動。

硬著頭皮,她拿餐巾紙替蟑螂裹屍,然後扔進垃圾桶全葬。

「打、打死了嗎?」莫問的手還不敢放下來。

「肚腸都流出來了,應該…」

莫問又發出頻率更高的慘叫。無語頹下肩膀,也好啦,最少她不會因為當太久的修女,鑄下無法挽回的大錯。不管皮相再可口,內在娘到這地步,她也萌不起來。

「其實,我也很怕蟑螂。」無語坦承,「每次都用無視大法祈禱它趕緊走。」

莫問終於把手放下來了,楚楚可憐。當男生真糟蹋了他。無語默默的想。

「可、可是,妳為什麼…」他訥訥的問。

「因為你害怕啊。」無語聳肩,「其實誰不會害怕呢?只是害怕是轉身逃避,抬起臉面對叫做勇敢。只有這麼微小的差距而已。」

「…無語,妳討厭我嗎?」他沮喪的從椅子上爬下來。

「我幹嘛討厭你啊?」無語嘆氣,「真的沒什麼事情,你都想得太嚴重了。」

就因為那隻捨身取義的蟑螂,他們和好了。最少莫問沒再躲著她,又恢復往日平靜又和睦的室友生活。

不過莫問有回問她,「…無語不交男朋友嗎?我看妳整天都在家。」

「我在等周瑜那樣的人物。」她埋首在電腦之前,漫應著,「文武雙全,胳臂能跑馬,還可以跟我把酒言歡,而不是只想拐我上床。」

他卻一臉落寞的走了。

但之後他看到蟑螂不再尖叫了,而是準頭很差的用掃把亂打。這算…有進步嗎?

無語發悶了一會兒,放下手底的工作,改成尋找「青春期」的資料,並且認真的研讀起來。

當初真該生他一兩個孩子啊…現在她真的束手無策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