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再提 之十一

寒假都還沒過完,莫問就回來了。

他非常開心的撲上來抱住無語,她只能僵硬的拍拍莫問,在心底默默唸心經。

「這麼早就回來?」無語乾笑。

「…家裡…沒什麼好玩的。」他含糊的說,「我去爺爺家過年,今年堂哥堂姊都有回去哩。妳呢?在家好玩嗎?」

無語的爸媽都在大陸,她也懶得飛去。好不好玩?她想到那個悲慘的「大人約會」,只覺得淒涼。

【Google★廣告贊助】

「…還好。」無語振作了一下,「只在爺爺家?沒外出嗎?」

莫問像是報告行程,一五一十的說,聽到莫問被堂哥帶去聯誼,無語不禁精神一振。

「…有遇到喜歡的女孩子嗎?」她真想放串鞭炮。若是莫問交了女朋友…她就可以安心的祝他們雙宿雙飛,心臟和理智也不會受考驗了。

「太幼稚了。我不喜歡。」莫問故作大人的說。

「你也才十九歲。」無語有點洩氣。

「二十。」他很堅持,沈默了一會兒,「…妳交過年紀最小的男朋友差幾歲?」

「八歲。」無語鄭重的說,「而且不打算往下探底。」

他可憐兮兮的看著無語,像是被拋棄的小貓。無語覺得有點頭暈,啊幹,她是做了什麼壞事,要受這種美色的折磨。

她發現唸心經用效太微,趕緊回想最近的「大人約會」。果然立刻心如止水,足以抵抗年輕的肉體。

「年輕人還是要多出去走走,認識朋友。」她老氣橫秋的教訓,「大學生活的幾個必修學分,就包括了戀愛和社團啊~這就是青春哪~」

「我本來想參加文藝社,但御明硬要我陪他去跆拳道社…」他低頭咬指頭。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死禽獸佈局佈真遠啊!

「現在他管得到你嗎?」無語拉長了臉,「下學期就去參加。」

他乖乖的點頭,有點侷促的。「寒假的時候,我…我跟御明說話了。」

「…你笨到跟他走呀?!」無語用最大的聲量嚷起來。

「沒有!」他也喊了,「我只是在巷口跟他講了兩句話。」莫問聲音低下來,「…我可以盡量不恨他,但也沒辦法再相信他了。」

「他一定說,他就是太喜歡你了,情不自禁,變成這樣,他也很後悔。但他希望你能夠看清那個老妖怪的真面目…」無語沒好氣的說。

莫問張大了眼睛,「…妳怎麼都知道?」

廢話!交了四任男朋友,每任的道歉都一樣。真懷疑男人的道歉是否都刻在DNA裡頭,無須學習完全是本能。

「因為我是歷經滄桑的大嬸。」無語皺起眉。

「…才沒有那麼老呢。頂多是姊姊。」莫問咕噥著。

氣氛又變得曖昧又尷尬,莫問不說話,只是玩著無語外套袖子的一顆鈕扣。

「…我爸,大概準備再婚了。」莫問低低的說,「所以…暑假可以住在這裡嗎?」

「說不定那時你就搬家了。」無語有點心疼。

莫問搖搖頭,垂首不語。

遲疑了一會兒,無語伸手摸了摸他的頭髮。「你愛待著就待吧。」

莫問用令人發顫的美麗眼睛看著她,在她掌心印了很輕卻很多下的吻。

是我的錯。無語洩氣。她開始回想她的四個前男友,和上次的「大人約會」,才勉強可以把自己留在文明人的範圍內,不至於變身成禽獸。


蝴蝶:看起來只能善意斷尾了。

不忍心讓無語這樣的女人命運悲慘,只能說當積德了,我欠妳一個周瑜。

小偽娘也是男人,長大了還是會狼心狗肺的。

停在這兒,對大家都好,再寫下去,換我想燒書。

這就是人生啊阿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