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再提II 楔子

(啾曰:雖算後續,但也是當時蝴蝶寫來自娛的斷頭文)

楔子 何須提

我叫林無語。

該死的,其實我根本不想寫什麼日記,只是我的心理醫生建議我,最好每天都寫點東西,讓心情有個發洩的出口。我不懂這對我有什麼幫助,我明明是去看長期失眠的,但這個庸醫標準的頭痛醫腳,腳痛醫頭,堅持我有憂鬱症。

真不該跟她講我和莫問分手的事情。但她堅持我有巨大創傷才會導致失眠和抑鬱,我實在擠不出材料--我既沒有被虐待,也沒有真正的被性侵,勉強可以講的,也只有跟莫問分手這件事情。

我跟莫問在一起兩年多,從他大一到大三。大四的時候,他愛上一個柔弱又有陰影的學妹,決心從被保護者轉職成保護者,我不會說我不受絲毫影響,但也沒嚴重到發神經。

其實男孩子長大成男人,就不會甘於被保護的角色。這些我都明白。可惜因為我個性的關係,被吸引來的都是比較柔弱模糊的男人…男孩。然後就走入相同的輪迴,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雖然跟他分手後不久,我就換了電話和手機號碼,並且搬了家,但不是因為失戀的創傷。而是我實在討厭半夜三點半,我睡得正沈的時候,那個準備當男子漢的「男人」,打電話來哭訴新女友的任性和對我的想念。

既然已經分手了,我就沒必要去當前男友的媽。

我猜是認床和工作壓力才導致長期失眠,跟失戀才不會有任何關係。我是大人了,年紀越來越向四十接近,又不是第一次失戀,哪有什麼很大的反應?

但沒有人相信我沒事。我既沒有整夜垂淚,工作也正常運作,甚至我還會出門看電影。到了戀情末期,莫問越來越不樂意作家事,我也乾脆的請了清潔公司派人定期打掃,搬家後依舊保持這個習慣。

吃飯更是小事情,我又不太重視吃這件事。

我只是失眠而已,好嗎?別把我看成癌症末期。

但那個該死的庸醫不相信,連我的客戶們也都不相信。那個庸醫威嚇我,若是不把日記帶去給她看,她就不開安眠藥給我。我的客戶們怕我自殺,搶著跟我約時間喝咖啡,怕我在家憂鬱到自殺…我就知道不該找客戶看病,那個庸醫的書還是我幫著順稿的,她又是其他客戶輾轉介紹而來。

我很想不受威脅,但我需要安眠藥。

所以,我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始寫這些流水帳,但我實在不是寫日記的料。反正她只要看到我的日記裡頭有字就好了,日期不記也無所謂。

我真的要說,我很好,一切都OK,沒什麼事情。我每天工作十小時,其他的時候看影集,只要能睡滿八小時,我就別無所求了。

所以,別再找我喝咖啡了,我真的會被這些熱情的客戶們弄到咖啡因中毒。

***

但你知道的,當一個女人到了三十八歲,所有的親戚好友都會陷入歇斯底里的焦慮。如果我離過婚,保證人人心安理得,但我連一次婚禮都沒有,就足以觸發所有人的強烈不安。

我的父母早就放棄讓我結婚的念頭了,但我姑姑卻不肯死心,大約是自己兒女都婚事都底定,她百無聊賴,遂把重心移到我身上。

最糟糕的是,我和她住在同個城市。當初什麼地方不好搬,我要搬來台中呢?我應該搬到玉山頂峰才對。

我可以不接電話,但這個時髦漂亮的老太太會狂敲我msn,我又不能封鎖自己的親姑姑…我封鎖過一次,第三天警察來敲我的門,怕我死在家裡。

後來我跟她交換條件,她安排相親,我去參加,成與不成都無所謂,她以後就不再來煩我。

我相信這次相親讓她感覺很差,因為我頭髮還在滴水,妝也沒化,隨便拉了件洗到發白的牛仔背心裙就來了,她事後批評的很嚴厲,說我活像個邋遢的孕婦。

但是被押來的相親對象比我還糟糕。他還穿著警察制服…我想十個小時前說不定還是乾淨筆挺的,不過現在上面不但沾滿塵土,額頭還貼著一塊紗布,但他臉孔和手起碼洗過了。

男方介紹人是他的阿姨,和我姑姑有著相同的尷尬,他也和我一樣,遭了相同的白眼。

這麼一來,不免起了一種惺惺相惜的敵愾感。

他叫夏雷震。好一個非常響亮的名字。

言不及義的捱完那頓飯,他的阿姨和我的姑姑在喝咖啡時藉故退場,我們雙雙鬆了口氣。

「好了,押送犯人的典獄長們都回去了。」我放棄筆挺優雅的坐姿,舒服的彎腰駝背。

他笑了起來,魚尾紋和眼袋都很明顯,我絕對不會說他是個帥哥。但他沒有警察那種慣有的油條感,顯得心平氣和,應該常常皺眉,卻不兇惡。如果換套西裝,我會以為他在學校教書。雖然他身高應該破一八○,長得很壯,但書卷氣掩蓋了那種威脅性。

他目測應該四十出頭,但我們聊了幾句,我很訝異他大我十歲。

「你看起來太年輕了。」我挑了挑眉。

「妳是說,我該拿根拐杖才和年紀相符嗎?」他也學著挑眉。

後來我們談天的方向完全沒有按照長輩們的期望。他是刑警,快五十的人了,談起工作還是一派熱情,我又超愛看CSI這類的警匪劇,聽得津津有味。而他覺得我是個有趣的人。

我們並沒有交往,但互換了手機號碼。因為我既不打算結婚,而他已經娶了工作。但彼此拿來當個掩護,並且成為朋友,似乎沒什麼不好…

最少起初的時候是這樣。

但我不該告訴他我是個「捉刀人」,並且跟他解釋工作內容,更不該讓他知道我對整合資料頗有一套。

對於這一點,我一直後悔不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