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再提 之二

雖然難啟齒,但無語還是淡淡的勸他去驗傷,莫問神情大變的後退,拼命搖頭,眼淚幾乎要掉下來,非常徬徨無助。

偏頭想了一下,「也罷。也不是偽造不出來,交給我就是了。」

欸?!

一室整齊乾淨,半是滿足半是嘆氣的,無語落坐在好幾個月坐不到的沙發上。莫問吸了吸鼻子,把紅茶和7-11買來的蛋糕送上。「…老天,真根本是貴婦的生活。」無語感動莫名,「坐坐坐,一起吃下午茶。」

才剛喝一口,電話就響了起來。無語悶悶的放下杯子,「…不是寄過去了?還打來吵什麼吵…」她皺眉,「喂!」

趁她在講電話的時候,心神略定的莫問張望著這小巧的屋子。雖說小巧,但一個人住實在太大。而且裝潢實在…很荒唐。

或許幫她裝潢的設計師想弄出一個柔美浪漫的情懷,又讓屋子看起來大一點,所以客廳和寢室只有一堵矮牆隔著。用紅色絲簾與白色紗簾補上應該是牆壁的部份。

但無語應該很不擅長打理家務,白沙被香煙染黃,而且看起來踩破或扯破不少次,莫問打掃的時候,才發現還有一截樓梯可以爬上去,也擺張床,這大約是客房…但床上床下滾來滾去的,通通是書,宛如颱風過境。

正在考慮要怎麼撥亂反正的時候,無語喊了起來,「…我不喜歡代筆!兩千字不是字喔?論文資料我幫他準備好就很強了,為什麼這種報屁股的雜文…九週刊?那比報屁股還不如!叫那位偉大的教授動一下腦子,兩千字而已啊!」

電話那頭聲音大了起來,連莫問都聽到了。

「沒靈感?你他媽我就有靈感?你別去上什麼談話節目就有啊!…好啦,兩千字一萬塊,要不要拉倒。」

電話那頭的聲音更激動了。

「我要掛電話了。」無語冷冷的說。

應該是達成了協議吧?因為無語悶悶的打開擺在寢室的電腦。

「…林姊姊,你是作家?」莫問興奮莫名的問。

「哈!」她正在搜尋檔案,「剛打給我的才是教授兼作家。」她戴上眼鏡,「我是他們背後的邪惡組織,專門謀殺他們豐厚的預算。」她瞇了隻眼睛,「我是專業捉刀人。」

林無語大學畢業就去當了助編,在那種大出版社出相入將,好歹幹到副總編輯。但作了五六年就爬這麼高的主因…是因為她負責的作者都很挺她。

說破了不值一文錢。她對文字的敏感度實在很高,翻譯爛到捶心肝的原文書,經過她的手,就文通字順。不管是怎樣荒僻的資料,哀求的拉拉她的裙角,她就可以生出一大堆堪用的正式資料,還附帶一些更有趣的稗官野史。

但讓作者這麼愛她的是,她無須改動太大,就可以成功救援,把敗梗爛尾導向他們要的情緒。

但她找資料的能力實在太強,有回外派寫人物傳記時,那個教授對她非常讚賞。暗暗的問她要不要打工。幫忙整理資料,負責論文潤色。

結果居然大好評。漸漸的,她外接的case比正業還重。她也看在薪水差強人意,又不用在辦公室上演「龍虎生死鬥」,不用人趕,她就投入自稱「捉刀人」的個人工作室。

原來這是三百六十五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