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再提 之四

但沒想到,她會找了兩個彪形大漢,像是去打架,不太像是搬家。

「有打折吼。」當中特別壯碩的皺眉。

「有啦,八折。」無語叉著胳臂,「不用看了,莫問是男的。」

這兩個彪形大漢開始喃喃的抱怨牢騷,「…七折!」

「七折半。」無語老實不客氣的點著他們的胸膛,「我收你們的價格已經低破表了。再討價還價,論文就拿回去自己寫!你以為運動類的論文很好寫喔?」

他們又嗡嗡的抱怨,「…上車啦。」一台極大的箱型車開了過來。

看看後面,莫問小聲的說,「我的東西很少。」

「你不懂,這是擺陣。」無語泰然自若的微微笑了笑。

擺陣?

越接近舊居,莫問的話越少,臉孔越蒼白。他好想逃走,把那段不堪的記憶忘個乾乾淨淨…但他不斷的做惡夢,最信賴的人卻…

一隻柔軟的手覆在他緊握的拳頭上。繃緊了一會兒,他握著無語的手,像是可以得到面對的勇氣。

等他們到了,鎖匠已經待命了。站在門口,他實在提不起勇氣走進去,但無語挽著他,「這只是個普通的房子。你惡夢的根源不在這裡。」然後把他拖進去。

勉強自己直視…真的欸,就是普通的房子而已。他甚至只在這兒住了兩個月。

很快的,他投入打包和搬家的工作。想要盡快離開這個再也不想回來的所在…但惡夢真正的根源卻開門和他面面相覷,讓他手裡的箱子都掉了下來。

不,不要!

但無語卻擋在他面前。「看起來…你就是那個禽獸。」

眼前是個高大卻斯文的男孩子,帶著黑框眼鏡,現在表情卻很猙獰。「妳是誰?妳在我家幹什麼?」

「幫莫問搬家呀,你沒長眼睛看嗎?」無語掏出銀煙盒,慢騰騰的點火,示意那兩個彪形大漢先把東西搬下去,「你叫李御明是吧?某大英文系一年級,建中,螢橋國中,老松國小。從小就當班長,現在是班代表。國高中曾是跆拳道校隊,也是隊長,對吧?」

李御明猙獰的表情摻入一絲絲戒備,「莫問告訴妳的?莫問,你居然出賣我…」

無語毫不客氣的朝他噴煙,「他連名字都要發著抖才能告訴我了,最好徹底忘掉你這禽獸…他會告訴我什麼?」

她眼神轉冷,「我只是要讓你知道,我比你想像的還了解你。」無語輕輕一笑,「若不是莫問拼命阻止,我也得顧慮他的名聲…不然我是想把驗傷單直接送上去的。」

「…妳沒有證據!」李御明緊緊握拳大吼。

「你一定不看CSI對吧?我勸你有機會看一看。」她冷笑,「驗傷過程是很屈辱…但科學比你想像的還要犀利,明察秋毫。」她往前兩步,逼視著李御明,「你要讓我取樣一下,比對DNA嗎?」

李御明臉色大變的退後一步,「…那是他自己願意的。」

「嘖嘖,真是可愛的開脫之辭啊。」無語的眼神更冷,「有沒有掙扎,驗傷單上面可是很清楚的。強暴和正常性交距離可是一整個銀河系那麼大啊。愛上男人沒有錯,有情慾也沒有錯。但男人強暴女人是畜生,男人強暴男人就不是禽獸?有個『愛』的大義就可以為所欲為,你做夢吧你!」

她讓李御明消化一下,把煙蒂毫不客氣的往水杯裡一丟,又拿了一根煙出來點。

李御明神情陰晴不定。莫問向來懦弱,只能依附著他,幾乎沒有朋友。他去哪裡認識這個該死的老女人?莫問的親戚他幾乎都認識,確定沒有這號人物。

腫著睡眠不足的黑眼圈,凌亂的頭髮,還穿件很沒品味的背心長裙,活像個孕婦似的,又老又肥又醜。而且煙囪似的不斷抽著煙。

人渣。

「妳以為妳是誰?那是莫問和我之間的問題!」他吼了起來。「過來!你以為這樣就可以算了?…」他想扯出躲在無語身後的莫問,卻痛得跳起來。

無語面無表情的把煙按在他手上,皮笑肉不笑的,「哎唷,你別這麼粗魯,瞧我燙到你了。」

她大踏步,揪著他胸口,把點燃的煙擱在他眼睛底下,就在鏡片前冉冉的飄,「別動喔。你動作太大,燙壞你漂亮的臉皮怎麼辦?仔細聽好,莫問現在是我的助理,我罩他是應該的。莫問的驗傷單和檢體放在我那兒,他個性慈軟,我可是非常記恨。你敢靠近他半步,讓他流半滴淚,咱們破罐子破摔,什麼臉皮都不要了。看是誰的前程毀得比較快…」

她的聲音更低,「你去問問你的老師們,林無語是什麼人,小畜生想跟我鬥?!不想畢業儘管來!」

將李御明一推,她吹了聲口哨,那兩條大漢就上來,一左一右像門神。

莫問根本就是嚇呆了,上了車還渾渾噩噩。「…我沒有驗傷單。」

「對啊。」無語打了個呵欠,「但他不知道。」

莫問瞪大了眼睛,低頭細想,突然笑出聲音,笑著笑著,嗚咽了起來。「…謝、謝謝妳…」

「不用謝啊,煮幾頓好菜給我吃就是了。」她眨了眨眼。

他破涕而笑,「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