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再提 之五

他在床上坐了很久,書包提在手上,卻找不到站起來的勇氣。

莫問已經搬到小閣樓住了。這個小巧的房子,原本就是挑高的格局。當初無語的設計師滿懷浪漫情懷,弄出一個除了廁所有門外,其他都是開放空間的裝潢。據說廁所的門還是無語強烈要求才有的。

所以小閣樓只有欄杆,木梯爬上來一覽無疑,還兼任無語的小型圖書館,滿牆雙軌道的豪華書架。

坐在床上雖然看不到無語,卻可以看到她的煙裊裊升起。

他不討厭這樣的格局,甚至不討厭無語的煙味。說不定…半夜因惡夢驚醒時,因為熟悉的煙味,和樓下透亮的燈光,讓他能夠安下心來,壓下苦味的恐慌和污穢感。

無語正在等他。今天他終於鼓起勇氣要去上學,無語淡淡的說,她很久沒晒到太陽,想開車出去走走,順便送他去。

深深做了好幾次的深呼吸,他站起來,腳步沈重的走下樓。

等這麼久,無語只是把煙按熄,沒有什麼不耐煩。「走吧。」

「妳…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他小小聲的問,困窘的低下頭。

無語先抬起他的下巴,「低頭這個習慣不好,還是面對吧。」她不在乎的一笑,「大概是你煮的飯很好吃。你不知道我之前過著怎樣可憐的日子…」

想到附近的餐飲,她就一陣悲傷。步行所即的範圍內,只有一家「好難吃小吃店」,和一家「普通難吃牛肉麵」。7-11還行,但她已經吃了兩三年了。

「我的手藝很普通啊。」他不好意思的笑,「比不上我媽媽和奶奶…」

「不要再讓我扼腕了。」無語拿起車鑰匙,「我想到會很傷悲。」

站在門口,莫問卻臉孔蒼白,不住的發抖。他覺得頭暈、腹痛,冷汗涔涔。他不想去學校…不想面對崩毀的世界。

從小御明就跟他一起,總是御明帶頭。他的所有記憶幾乎都跟這個好友共有。他個性畏羞內向,常被欺負,但御明都保護著他,雖然不免霸道脾氣壞…但的確是御明給了他一個安逸的小小世界。

但那個世界崩毀了。

無語耐心等了一會兒,她招手,「來來,莫問,我給你一個魔法。賜你勇氣。」

「…什麼?」他呆呆的低頭。他雖然只有一七五,但比起無語還是很高。無語扶著他的臉,和他額碰額。

「請賜予這孩子勇氣。聖父、聖子、聖靈…阿門,哈理路亞。」煞有其事的在胸口比著十字。「感覺好多了吧?」她不動聲色的挽著莫問,踏出大門。

「…嗯。」他摸著讓無語碰過的額頭,「…但我覺得…妳好像在唬我。」

「啊,這麼早就被發現了嗎?」無語拍了拍頭。

莫問被她逗笑了,等他回過神,已經在車子裡了。「無語是天主教徒?」

「我是睡教徒。」她一本正經的說,「只信奉睡覺。」

一路上,莫問被她逗得笑得岔氣,咳個不停。她滿肚子新鮮典故,旁徵博引,妙趣橫生,跟她相處如沐春風。

到了校門口,她煞車,「…要我陪你走一段嗎?」

他很希望自己可以說不用,但他的膝蓋不斷發抖

。「可以嗎?」

「當然可以啊,」無語把車開往停車場,「都到這兒了,順便晒太陽。」

「今天是陰天。」他咕噥。

「只是有雲遮住了嘛,陽光無所不在。」她泰然的說。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